无敌医婿 连载中

无敌医婿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紫尘静雪 主角:鲁北姚珃

《无敌医婿》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鲁北姚珃小说全文

《无敌医婿》小说介绍

《无敌医婿》小说一经问世就吸引了众多读者,剧情张弛有度,扣人心弦,绝对是熬夜必看佳作,小说概述:H市的病毒特级研究室里,病床上浑身插满针管,闭眼奄奄一息的病人,在床边男子低下头的一瞬间突然睁眼,眼神狠决,不顾手臂上续命的营养针被扯掉,反手把床边男子手里所拿的注射器刺入了男子肩膀。...

《无敌医婿》小说试读

司机努力压制着偷袭他们的农民,然后也抬头说道:“小姐,先报警吧。”

然而在司机抬头的一瞬间,那个农民奋力一挣,吧司机掀翻在地,然后爬起来就跑。

楚玫下的惊叫了一声,颤抖着手,打通了楚天行的电话。

不一会儿,救护车和楚天行一起赶到,鲁北送往医院,楚天行带人挖出来了那个瓦罐,发现里面确实有一段一段的白骨,立马带回了警察局查验。

医院里,鲁北醒过来,觉得后脑勺像被打开了一样,**辣地疼。

“醒了?”楚天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

“你为什么要带楚玫去哪里?你怎么知道里面埋着瓦罐?你为什么知道那起凶杀案?”楚天行站在病床尾,目光锐利地逼视着鲁北。

“你这样像审问犯人一样,对一个病人,不好吧?”鲁北龇牙咧嘴,想抬手摸一摸后脑勺。

“你没事,医生说了,你只是被重击了一下,脑袋没事。回答我的问题。”

“我是偶然去那边,听一些小孩子在附近玩,说出来的。”鲁北随意编了个谎言。

“你撒谎?!”楚天行目光复杂地看着他。

“没有。”

“哼,那你怎么知道得如此清楚,连埋在那个位置都知道。”

“因为听小孩子说完,我好奇,去里面探过一次。”鲁北也觉得自己太冲动了,都没想好,就去挖证据,把自己搞得就像凶手一样。但是那个位置,真的只是上一世,他看电视报道时,无意中记住的啊。

没办法,他之所以能在医药研究方面有天赋,是因为他能过目不忘,不然那么多医药典籍,每个半辈子,都无法熟透吧。

“哼,鲁北,我劝你,配合一点,不然我把你作为凶手同伙抓起来!”楚天行有些恼怒说道。

“哦对了,我记得楚小姐的司机,抓到那个凶手了,他有没有同伙,问问他不就知道了。”鲁北依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他跑了。”

“什么?!”鲁北不可置信地看着楚天行,他记得上一世,他也是自己跑回来被抓的,怎么这次会跑了?

难道是因为时间提前了?

“那你们总该调查清楚,那所房子的情况和所住之人了吧?还不去抓人么?”

“查到了,他叫刘根,可是不知道他现在躲哪里去了。”楚天行紧紧盯着鲁北,他已经问过楚玫,楚玫把所有的都讲了,作为一个林梦梦口中的书呆子,居然还会开锁。

林梦梦也说这两天这个小子变得不一样了,为什么会不一样?

“或许我知道他在哪里。”鲁北沉思良久,他突然想起,上一世,在看到这个案子,凶杀被抓以后,在面对采访,凶手说过他在一个亲戚那里躲过一段时间,那个亲戚好像很体面,住在富人小区。

当时这个新闻出来以后,那个亲戚还因此丢了工作,因为包庇罪犯。

“爸,哎鲁北你醒了?”楚玫推门而入。

“你来干什么?”楚天行冷哼一声,看着自己的女儿。

“我来看看鲁北,他是因为救我受伤的。”楚玫明艳的脸上,有一丝不自在。

她在鲁北奔向她那一刻,内心被纠起了一团恐惧,紧接着,她被鲁北抱住,然后听到头顶,鲁北传来一声闷哼。

她再抬头,就看到了他额角的鲜血,她是有中度晕血症的,可是,那一刻,她内心慌乱、恐惧、担忧让她居然没有晕过去,直到父亲赶到,她居然一直支撑着鲁北的身躯,司机本来要帮忙,她都制止了。

她低着头,不敢看他流血的额头,后来还有一些血滴低落到了她的脖颈里,仿佛低落到了她心上一般,滚烫,让她更加晕乎乎的。

心里涌上很多情绪,她都强制压下去。

可是她还是很担心鲁北,她知道她出现在病房里,肯定会让父亲不快,甚至会引起误会,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

“我没事,你还好吧?”鲁北头上缠着绷带,扭头看向楚玫。

“我很好,谢谢你。”楚玫尽量克制住语气里的颤抖,看着他的眼神,她有些忍不住想问他,痛不痛。

“刚刚你说,你知道他在哪里?”楚天行语气冷硬地插嘴问答。

“是,但我也不确定,我可以先去看看。”

“哼,我怎么知道你说的真假。”楚天行不动声色,但内心已经开始想,要不要借这个机会,卖林梦梦一个人情,给这小子惹点事。

可是他又有些不确定,他不怕许富昌,但他不知道姚家对整个小子的态度。

“你说你是听一群孩子说的,孩子在哪里?”

“我不知道。”

楚天行漫不经心,鲁北也感受到楚天行并不是在思考案情,而且是在想其他事情,他并不想揣度楚天行,既然他没什么大事,也没输液,那就去看看那个凶手,是否躲在上一世被报道的亲戚家。

“我现在就去确定,凶手是否在那个地方。”鲁北起身,下床想走。

“你说在哪里,我会派警员过去。”

“在海棠城,富人区,你们警察出动,怕是有点不方便。”

“等一下,爸爸,我跟他一起去吧。”楚玫突然出声。

“不可以!”

“不要。”

楚天行和鲁北都同时拒绝。

楚天行冷哼一声:“楚玫,你越来越放肆了,最近怎么总是莫名其妙跟着外人乱出去?!”

“我……”楚玫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她看到鲁北已经走出病房,急忙追出去:“鲁北,那个,你小心点……”

“我会的。”鲁北没回头,继续往前走。

走到门口,鲁北有些气馁,自己没钱啊,看来要找他爹的助理了。

这时,楚玫的红色小轿跑停到了他面前,司机打了打喇叭。

鲁北愣了愣,上了车。

楚玫还记得他,没车没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