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女工日记 连载中

火葬场女工日记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唐曼真石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唐曼真石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火葬场女工日记》由冰儿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曼真石,内容主要讲述: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18章

唐曼天亮起来了,也不感觉到冷了,而且这一觉睡得很舒服。

心情似乎也很好,吃饭,准备去单位。

牢师傅打电话来说:“今天我们两个去公园看熊猫顺顺吧,很久没有去看它了,还挺想的。”

唐曼有点懵,多大人了,还跟孩子一样,没等回话,劳师傅就挂了电话。

唐曼开车接了牢师傅。

牢师傅说,今天安排好了,休息。

公园里,看熊猫,牢师傅就是呆呆的看着,一句话也不说。

唐曼也看着。

牢师傅有半个多小时后,才说:“到湖边坐坐吧。”

去湖边坐着,牢师傅问,骨串戴着没有?

唐曼尽管不喜欢这骨串,还是戴上了。

唐曼点头。

牢师傅说:“有什么异样你就告诉我,也许会有,也许没有,那女孩子的父母会找你的,也没有什么,不用去多想。”

劳师傅今天是来说事儿的,是提醒唐曼什么。

中午,去寒舍喝了点酒,就回家休息了。

唐曼没有想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那女孩子的母亲给唐曼打电话。

“唐师傅,谢谢您,老头子晚上在酒店安排了一桌儿,没有提前通知你,真是太对不起了,我们也请了牢师傅。”

唐曼本不想去,听牢师傅去,她犹豫了一下,也答应了。

“还有,送您的盒子,您看看,我等您,蓝天大酒楼八楼八号间。”那女孩子的母亲挂了电话。

唐曼开车去了火葬场,把那女孩子母亲送的盒子拿回家。

盒子在自己的房间打开的,唐曼打开的时候,脑袋就跟炸了一样。

里面是一件红色的裙子,一件蓝色,带着星星的裙子,还有一个手镯,这是什么意思?

唐曼慢慢的拿起裙子,一封信就在下面,她放下裙子,拿起信看。

小曼:

你好!

我是江曼的母亲,我女儿和你同岁,小名也叫小曼。

小曼意外死亡,让我们心痛。

你和我的女儿长得很像,年纪一样,我做了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也是晕了头了,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唯一的补偿的办法就是,我们拿你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

盒子里的东西是小曼生前用的东西,我知道你不会喜欢的,但是我总是觉得,有一天你能穿上它,戴上手镯,出现在我们面前,那就如同看到亲生女儿一样......

唐曼看到这儿非常的生气,这也是太自私了。

你女儿死了,她用过的东西让我来穿?

唐曼拿起盒子,想扔掉了,犹豫了一下,把盒子盖上,扔到了墙角,她根本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唐曼坐在椅子上,有些生气,她好心的帮了他们,反过来,还得寸进尺了,简直让人理解不了。

她马上就决定,不去酒楼。

牢师傅打来电话。

“小曼,我知道,你不想来,但是问题是要解决的,过来吧。”牢蕊说。

唐曼犹豫了半天说:“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唐曼去了,见到了江曼的父母,看着她的眼神,让她接受不了。

“小曼,吃菜。”江曼的母亲说。

“对不起,请叫我唐曼。”唐曼很冷。

牢蕊看了一眼唐曼,说:“对不起,我徒弟让我惯的,不过呢,说起这件事,恐怕你们就做得不对了,你们找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情,你们很清楚,双体双智,借体而存,这个是不存在的,所以说,以后,就不要打扰唐曼的生活了。”

牢蕊把话说得很明白。

“真对不起,我们也是一时的糊涂,需要什么补偿,我们都答应。”江曼的父亲说。

“不需要,以后不要打扰我就成了。”唐曼站起来就走了。

唐曼到楼下了,牢蕊追了出来。

一起到寒舍吃饭,牢蕊有一些话,说不出来,唐曼也看出来了,但是她没有问,这件事过去了,就过去了。

周六,本来是唐曼休息,有一位化妆师有事,调班,她就过去顶班了。

这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两个普通的妆,完成后,换完衣服,准备下班,场长打电话来。

“今天谁的班儿?”场长问。

“我是唐曼,替一个班。”唐曼说。

“你师傅今天也休息吗?”场长问。

“我师傅周六周日都休息。”唐曼还奇怪,这事场长应该是清楚的。

“这样,那你就到芳华厅去看一眼,这个活儿是加活儿,明天早晨火化,你看看能不能做,能做就做了,算加班。”场长说。

既然场长说了,也得给这个面子。

唐曼又把衣服换回去,去了芳华厅,这种是高级的停尸厅,单间。

唐曼进了走廊,感觉阴气很重,往身体里钻。

尸厅是透明玻璃的,密码门家属知道,还有就是这个死者的化妆师,场长办公室知道。

场长告诉她密码了。

唐曼站在透明琉璃那儿,往里看了一会儿,电子的烛光摇曳着,这是做出来的,唐曼最初是不明白的,烛光为什么要摇曳?

后来,牢蕊告诉她了,如果把真的蜡烛放到里面点上,门关着,没有风,也会摇曳的,因为阴气,仿成这种,也是对死者的一种敬重吧?

打开门,进去,阴气更重了。

唐曼走到玻璃棺边,把棺盖掀开,凉气冲出来,夹带着阴气。

打开尸布,还是让她唐曼一哆嗦,脸被毁掉了,应该是酸类的东西毁掉的,脖子有淤血,是被什么勒的,大致也明白了。

这种妆对于唐曼来说,还是有难度的,二等级的化妆,这种等级的化妆,唐曼单独操作,还是有一些问题的。

“打扰了。”唐曼说完,把尸布蒙上。

唐曼出来,本应该顺着原路回去的,可是外面的门竟然锁上了,因为下班后,就没有人在这儿了。

她往回走,有一条路,是通往化妆室的,就能出去,在经过四道门。

从停尸厅的走廊,往前走,经过18间停尸厅,然后第一道门,推门进去,就是停尸间,四层的冰箱式冷冻柜,排成了四排,长长的,亮着灯的,就是有尸体,唐曼头皮发麻,和牢师傅到是走过两次,自己单独走,她很害怕,没有人,都下班了,紧张。

突然,“咣”的一下,唐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