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女工日记 连载中

火葬场女工日记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唐曼真石小说全文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火葬场女工日记》的小说,是作者冰儿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10章

唐曼接过钥匙。

"大爷,我不要和场长争论什么,这事就让他来管。"

"小曼,大爷是怕出事,没有其它的意思,因为十八年前出过事情。"

"大爷,您也快退休了,算了。"

唐曼和毛法官去地下室,场长跟着,刘大爷回家了。

"这个老刘头,我非得整治他一下不可,倚老卖老。"

"场长,刘大爷是怕出事,他是好意,你别错怪了他。"

"你也是,我还没说你呢?"

唐曼不说话了,进地下室,看那尸体,唐曼竟然能感觉到一种波的存在,似乎她们的思想相通了一样。

她站了有十几分钟后,说离开。

场长伸手,唐曼犹豫了一下,把钥匙给了场长。

回去后,毛法官说,有什么情况马上就告诉他。

夜里,那个女孩子又进了她的梦里,流着眼泪。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唐曼说,她不紧张了,也不害怕了。

"是呀,我们又见面了,谢谢你帮我。"

"也许我们有缘分,没办法,现在没有证据。"

“证据被他们销毁了,我也在找,只有一个办法,让台小强亲自开口,这个有点难,我接近不了他,只有你来办,但是我担心会出事,台小强就是一个**。”

"要怎么做呢?"

"我接近台小强,我的波和你的波已经是相合在一起了,只要台小强起了邪恶之念,波就会被他接受到,他会在梦里说出来,心中最害怕的事情,你给他的包里放上录音笔,就可以拿到口供。"

唐曼犹豫了,害怕了。

"我知道,这很危险,我犹豫了很久。"

"让我考虑一下。"

女孩子消失了,唐曼激灵一下醒了。

她坐在窗户前,看着夜空,她帮不帮呢?

早晨起来,今天她休息。

她给毛法官打了电话。

"帮我查台小强的行踪,他喜欢去什么地方,平时都干一些什么......"

"唐曼,你干什么?这事不需要你来做,台小强是一个**。"

"这事必须得我来做。"

唐曼说了。

"这样?那我来安排,我让人保护你,等我电话。"

唐曼是十分的紧张,最后会怎么样,谁都预料不到。

第二天,中午下班,毛法官来电话说,台小强在hougou吃饭,他让唐曼放心。

唐曼背着包,去了hougou,毛法官把照片发到了她的手机里。

她进去,看到了台小强,和一个人在吃饭,一个男人,一身的白,长得挺帅气的,说话也很轻声。

她以为这样的人很嚣张,说话大声吼,没有什么文化,看着根本就不是。

唐曼坐下了,houggou除了他们,没有其它的人。

她点了两个菜,还没吃,台小强就走过来了,她的心狂跳起来,她紧张。

“您好,一个人吗?不如一起吃,我请客。”

“我们认识吗?”

台小强是一个斯文的败类,她知道。

“这不就认识了吗?我叫台小强。”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唐曼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您很漂亮。”

台小强说完,就回去了,接着喝酒,一直到她吃完饭,没有再来骚扰她,她结账的时候,台小强摆了一下手,她的账已经结完了。

唐曼看了他一眼,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就走了。

她上车,擦了一下汗,她感觉那是一条狼,自己在慢慢的靠近,那是找死,她真后悔干这件事情。

第二天一班,牢师傅问她。

“你在干什么?”

唐曼犹豫了一下说了。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们只帮到这儿,你偏偏还往前走,前面是什么?是井,是坑,无底的井,无尽的坑,不管你是掉到井里,还是坑里,你都难爬出来。”

“师傅,那女孩子找我了,只有我能帮她。”

牢师傅摇头。

“干活。”

进一级化妆室,牢师傅坐着看了一会儿。

“你别走神,我到外面透透气。”

牢师傅出去,唐曼就非常的小心在化妆,她很清楚,除了对死者的敬畏之心,还需要安静之心。

两个活儿,近两个小时,她出来,回办公室。

纪永,还有两个化妆师在。

“小曼,一会儿下班去吃饭?”

“今天我有事儿。”

“纪永,你别瞎忙了,最后依然是一场空,狗咬尿泡。”

“滚蛋。”

纪永收拾东西。

“算了,今天我陪你去吃饭,但是我选地方。”

“真的?”

这些人都看着唐曼。

唐曼接到了毛法官的短信,说台小强还在昨天的那个地方喝酒。

他们到了那个餐厅,唐曼坐下,对着台小强,那边依然是两个人,还是昨天的那个男人和台小强。

台小强看到她,很优雅的摆了一下手,接着去说话。

台小强的举动,从道理上来讲,是没有什么,看着也不是败类的样子,很文雅。

越是这样的人,越要小心。

吃饭,喝酒,纪永献殷勤,唐曼都一一的接受了。

十几分钟后,台小强就往这边来了。

唐曼紧张。

“真巧,二位,一起吧。”

唐曼摇头,纪永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拒绝的应该是他,他没有,竟然同意了,还把菜拿到那边。

唐曼只得跟着过去,坐下喝酒,聊天。

唐曼看着台小强,她感觉得到,那种波已经被台小强接收到了。

台小强去卫生间的时候,她把录音笔放到了他的包里,录音笔是毛法官给她的,钮扣大小。

唐曼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她心跳得飞快。

台小强回来了,这个人说话很内涵,表现得也绅士。

唐曼在半个小时后,提出离开了,台小强也没有勉强,还送她出来,也没有和他们要电话,这个人水太深了。

出来后,唐曼看着台小强。

“你什么意思?”

“小曼你听我说,这个人我认识,是台丰的公子台小强,这个人我们招惹不起,我不敢不过去。”

唐曼看了他半天。

“你还是男人吗?”

唐曼决定让纪永跟着来,也是有让他保护的意思。

唐曼看到马路对面站着两个人,那是毛法官安排的。

“滚。”

纪永还要说什么,唐曼走了。

这样的人,连朋友都不能做,唐曼很清楚,她完全就没有想到,纪永会这样,同时也清楚,这台小强可不是好招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