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女工日记 连载中

火葬场女工日记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火葬场女工日记唐曼真石小说免费试读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由金牌作家冰儿独家原创的小说《火葬场女工日记》,主要描写了主角唐曼真石凄美而纯洁的爱情故事,小说的世界观非常宏大,内容十分精彩,非常推荐阅读,唐曼真石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2章

办公室里,场长说。

“坐吧,你别急。”

唐曼没有坐,看着场长。

“坐吧,没事了,你师傅送到医院了,一会儿你过去看看。”

唐曼坐下了。

“小曼呀,你不适合当化妆师,你暂时离开这儿,工资照常的开,一直到你转走。”

唐曼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

“好。”

唐曼站起来,知道这事要和父亲交涉,和场长没有关系。

她去了医院,牢师傅已经醒了,唐曼“哇”的就哭了,伏在牢师傅的身上。

“师傅,对不起,如果我上班就没事了,我的活你干了,才出事的......”

“傻丫头,别哭了,是事总是要出的,这和你在不在的没关系,师傅没事。”

“师傅,到底出了什么事?没有人告诉我呢?”

“没什么事,师傅就是太累了,五十多岁的人了,身体出点毛病,也正常,不用担心。”

唐曼看着师傅惨白的脸,心疼。

“小曼呀,师傅也劝你一句,别在这儿干了。”

“我父亲找场长了,对吧?”

牢蕊没有说话。

“师傅,这化妆师我是当定了。”

唐曼回家,和父亲交涉。

“你不用再关着我,如果再关着我,我就从楼上跳下去,当化妆师有什么不好的呢?”

“化妆师连对象都找不到,你没看到邻居看你的眼神吗?你没有听到别人议论你什么吗?”

“谁都会有死的时候,到时候也许给他们化妆的就是我,这是神圣的职业。”

唐曼最终是胜利了,但是也只是暂时的,这点她很清楚,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干多久。

对于化妆师,她谈不上喜欢,但是和牢师傅似乎有着一种割舍不掉的情感在里面,虽然只是短短的四个多月,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唐曼每天下班后,就去照顾师傅,师傅没有结婚,只有她一个人生活。

也许是那天的眼泪让牢师傅感动了,唐曼看到了牢师傅的笑容,对她说话,也不是冷冷的了。

牢师傅住了七天院,出院后就上班了。

唐曼再化妆,牢师傅就坐在一边看着。

“那儿不能那样做,你不想当一个普通的化妆师,就要努力。”

唐曼知道,十二个化妆师,除了她和牢师傅,那十个化妆师,还有一个男的化妆师,他们都不怎么和她说话,有点看不起她的意思。

“师傅,我的化妆水平行吗?”

唐曼问了一句。

牢师傅半天才说。

“幼儿园水平都达不到,你没入门呢。”

唐曼愣住了。

“晚上你去我家吃饭,师傅给你做饭,很久没做过饭了,也不知道能怎么样。”

后面的话似乎就是自话自说了,牢师傅出去了。

唐曼化完最后一个妆,去冲澡,换衣服,回到办公室,牢师傅已经走了。

唐曼开车回家,家里没有人,父母都去上班了,这个时候她是放松的。

吃过饭,看一会儿书,就睡了,她习惯在阳光中睡觉,温暖的感觉。

起来后,她去买东西,然后开车去牢师傅的家。

牢师傅的老宅子有六七百年了,两进的房子,一个人住着,有点阴森。

她进去,牢师傅说。

“自己泡茶,女孩子要学会泡茶,优雅的。”

唐曼对茶确实是没有研究,也不懂。

牢师傅去炒菜,唐曼到厨房。

“你回屋坐着喝茶。”

唐曼回屋喝茶,客厅阴仄,半透的窗帘拉着,她想拉开,她喜欢阳光,可是不敢乱动,牢师傅这个人最不喜欢别人碰她的东西,她非常清楚这点,当初到火葬场的时候,指定牢师傅是她的师傅,场长就告诉她这一点了。

六个菜,竟然非常的精致,唐曼都呆住了。

“师傅,你......”

“吃惊?这是女人应该会的。”

吃饭喝酒,那菜不只是好看,也好吃。

牢师傅依然喝酒,白酒,也给唐曼倒上了半杯,她从来没有喝过白酒。

她今天喝了,竟然感觉还可以接受。

牢师傅喝了半杯酒后,去了后院,她回来的时候就拎着一个箱子,非常漂亮的箱子,但是看着有点阴森森的。

“这个化妆箱送给你,是我上一个徒弟用的,也是我送给她的。”

唐曼有一些犹豫,还是接过来了。

箱子是真漂亮。

“箱子太漂亮了。”

“十三使者,上面雕刻着十三个不同的人,还有两种花儿,黑白花儿,是整块阴沉木抠出来的,打开看看。”

唐曼把箱子打开,愣住了,那里面的化妆工具和她现在所用的,竟然多出了很多,有一些都不认识。

“还有两层。”

唐曼把上面这层拿出来,下面竟然是各种线,黑的,白的,红的,蓝的,粗的,细的......

“师傅,这......”

“我慢慢的教你怎么用,还有一层。”

下一层打开,竟然是头发,分别放在小格子里,三十个格子,已经放了一半了。

“这......”

“我慢慢的教你,记住了,以后你再化妆的时候,就带着这个箱子,用完后,整理出来,现在是什么样子,以后也是什么样子,尤其是那些线,还有头发,不能乱了,然后放到办公室的柜子,有一天你不当化妆师了,把箱子还给我。”

“是,师傅。”

唐曼此刻心里是发毛的,比第一次进化妆间还紧张,她说不出来,那是怎么样的感觉。

晚上八点钟,牢师傅让唐曼回家了。

她拎着那个箱子,感觉很重。

回家,唐曼的父亲和母亲坐在沙发上等着。

“你们找我有事?”

唐曼看出来了,拎着箱子站在门口。

“我们找你谈谈。”

“如果是工作的事儿,就不用了。”

“后天你休息,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你见见。”

“我不处对象。”

“你也不小了......”

“好,我见,地址。”

这已经是第几次说不清楚了,她这段时间就是不想处对象,如果不同意,他们会没完没了的。

地址是罗兰餐椅,那地方她到是喜欢。

第二天上班,她换好衣服,箱子摆在办公桌上,等着牢师傅。

“小曼,那箱子可是牢师傅死去徒弟用的哟。”

有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不上她。

“我知道呀,我师傅告诉我了,这恐怕是最好的化妆箱了。”

“小曼,那可是死人用过的......”

“闲的是吧?”

牢师傅进来了,他们吓得都不说话了,他们怕牢师傅,包括那个男的化妆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