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女工日记 连载中

火葬场女工日记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唐曼真石小说章节目录 《火葬场女工日记》全文阅读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唐曼真石的小说叫做《火葬场女工日记》,它的作者是冰儿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3章

化妆室六个,是分成级别的,一等级化妆室,二等级化妆室,三等级化妆室,唐曼只能是在一级化妆室呆着,就是普通死者的化妆室,化妆相对是简单的,当然,这个简单是相对的,许多的禁忌还是有的。

“小曼,今天跟我进二级化妆室。”

牢师傅换好衣服,没有拿自己的化妆箱。

唐曼跟着师傅进了二级化妆室。

尸床上有尸体,蒙着白色的单子。

“小曼,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很重要,要记住了,我不重复第二遍。”

牢师傅走到尸床旁边。

“你站在左侧看着,今天你不用动手,工具箱打开。”

唐曼把工具箱打开了,站在左面。

牢师傅把尸单轻轻的拉开,唐曼吓得一激灵,牢师傅抬头看了一眼唐曼。

“吓着了?”

“师傅,没事。”

唐曼确实是吓着了,那尸的头都是扁的了,面目全非。

牢师傅从兜里掏出照片来,按到了粘板上,那是一个帅气的男人,三十多岁。

“车祸,这只是二级化妆室的。”

唐曼是第一次看到,一级化妆室都是正常死亡的人,所以看着,慢慢的适应了,也没有觉得害怕。

唐曼的手心冒出了汗来。

“脑袋要恢复,这需要点力气。”

牢师傅到材料柜子里拿出来了材料,填充,双手按压,看得唐曼腿都软。

半个小时后,牢师傅进行缝合,脑袋裂开了,要缝合上,不然还要走形的。

整个头恢复用了二个多小时,然后就是面部。

面部大部分的骨头也是碎了。

牢师傅在侧面动刀,划开皮肤,然后手探进去,把骨头扶正,归位,加了材料,固定胶。

面部用了一个半小时,整个人就和粘板上的照片差不多了。

“这基本上就完事了,但是在化妆前,要用黑线上脚,白线束手。”

唐曼不问为什么,只是听着。

牢师傅从化妆箱里抽黑白线,一样一根,那是一束的线,竟然没有抽乱,这个不知道要抽多少线练习出来的。

“上脚下打扣,束手上打扣,记住了,千万不能错了。”

牢师傅的手法非常的熟练。

然后开始化妆。

“这个妆不同于正常死者的妆,他们在死后,分泌出来的某一些东西是不同的,上妆就是不同的,好的化妆师是以接近死者生前最自然的面目为准则来化妆,不走样,不走形,不走神,尤其是神,很难,这妆很分重妆轻妆,重妆重而不重,轻妆轻而不轻......”

唐曼是第一次听到师傅对自己讲这些,她从来没有听到过,看来师傅是真的在教自己了。

这次的化妆一共是五个小时,完事后,唐曼看着粘板上的照片,就是一个人,她很佩服师傅,死者家属进来。

“小曼,收拾工具。”

牢师傅出去了,唐曼收拾完,出去,家属就出来了,把一个黑包给了唐曼。

“不要,真的不要,这是我们......”

“这是规矩。”

唐曼不知道是什么规矩,她忐忑的收了,进办公室。

“师傅,这个......”

唐曼放到桌子上,她是不安的,容易被师傅骂。

“小曼,这是规矩,死者的家属送黑包,是为死者送的,那样他们觉得死者才会安心,不收家属是不高兴的。”

“噢。”

唐曼第一次知道了这样的规矩,也是第一次听到黑包。

唐曼回到家里已经快两点了,这个活儿时间有点长了。

唐曼看了一会儿书就睡了。

她惊醒,尖叫,是梦到今天牢师傅给化妆的那个男人,竟然一下笑了,她满身上汗。

“小曼,做噩梦了吧?”

唐曼的母亲听到声音进来了。

“噢,没事。”

“去冲个澡,换衣服,去罗兰西餐厅。”

唐曼都忘记了这件事情。

她开车去罗兰西餐厅,她坐在车里,看到了窗户边上坐在一个男人,应该是那个男人,穿的有板有眼的,这不是她喜欢的风格,可是她得进去。

她进去了,那个男人看到她,有点兴奋,这是很满意的意思,唐曼对自己的长相还是自信的。

她坐下。

“我叫唐曼,化妆师,给死人化妆的那种化妆师。”

她小声说,那个男人一愣,半天才尴尬的笑了一下。

“你紧张了?”

“没有,没有,我很好。”

唐曼把手伸出去。

“我这手一天要摸几个死人,敢握吗?”

这个男人汗都下来了,犹豫了半天站起来。

“对不起。”

男人逃走的,唐曼笑起来,自己点餐,还点了酒,师傅说,干这儿要学会喝点酒。

其实,唐曼心里并没有高兴,她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忧伤,这也许就是她以后要走的路,她完全就断定不了,自己这个化妆师能干多久。

唐曼晚上八点多回的家,她父母都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看来这件事他们已经是知道了。

唐曼坐下了。

“批判开始吧!”

唐曼的父亲说。

“这事不怪你,休息。”

唐曼的父亲这是有话说不出来,她母亲也没有说,也说休息。

唐曼回房间看书,她喜欢读书,每天都会读书。

唐曼再次被吓醒了,梦到火葬场有一个人在找她,一个模糊的人,一直在找她,这个人让她害怕,模糊的面目,她看不清楚是谁。

一身的冷汗,一直到天亮,她也没有睡踏实。

早晨起来上班,她总是比师傅要早到一些,收拾一下办公室,然后就坐着等着牢师傅。

牢师傅进来了。

“小曼,今天没有你的活儿,回家休息去。”

“牢师傅,你这是偏心眼儿。”

有一个化妆师说,牢师傅瞪着这个化妆师,这个化妆师当时就不说话了。

“师傅,我没事。”

“我让你回家休息就回家,看看你的脸色?”

昨天没睡好,确实是脸色不太好。

那个在梦里找自己的人,她想不过就是梦罢了,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在那个地方呆着,出现这种情况是自然的,但是,事情并不是唐曼所想的那样子。

唐曼回家,她是一个不愿意逛街的人,也不愿意聚会,访友的人。

她去书店,买了两本书,靠在床上看书。

她睡着了,惊醒的时候,又是梦到了那个人,在火葬场里满世界的找她,她在火场葬的大楼里,逃着,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