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侯门娇女 连载中

重生之侯门娇女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叶流光 主角:叶青栀齐云毅

重生之侯门娇女叶青栀_重生之侯门娇女叶流光

《重生之侯门娇女》小说介绍

重生之侯门娇女》是最近热门的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叶青栀齐云毅,《重生之侯门娇女》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叶青栀齐云毅的小说主要讲述了:新帝登基,头一件事便是灭了怀宁侯叶氏满门。阿舒,看在你的份上,朕以公侯之礼厚葬叶家,你还不满意吗?叶青栀看着齐云毅用最温柔的语气,说出最无耻的话;满意?去他的风光大葬,谁稀罕!有幸重生回到十四岁,叶青栀磨刀霍霍;先下手为强,砍了渣男,以绝后患。只是,一回头,被那位“谢修罗”逮个正着;完了,叶青栀吓哭了......再后来,谢言朝轻轻擦干她的眼泪,说:“阿舒,别怕,有我在,你心中所愿皆可实现”原来,谢言朝是煞神,却是她的守护神...

《重生之侯门娇女》小说试读

第18章

“多谢老夫人,那我这就不打扰您了。”胡氏知道叶老夫人不待见她,立马走人。

叶青栀瞧着她脸上堆满了笑容,哪里还见着半分方才凄凄惨惨的哭相。

见着人走了,叶青栀忍不住问道:“祖母,您真的答应她了?”

叶老夫人点点头,“答应了,看她那撒泼打滚儿的样子,不答应她能在地上躺一天。”

叶青栀沉默了片刻,叶家是世袭的簪缨高门,诗礼传家,如胡氏这般全然不顾形象之人,微乎其微,但胡氏是叶家妇,这般言行若是传出去,旁人笑话的也是叶家失了颜面。

“大伯母这般做派,无非是逼您妥协,答应她的要求,一次应了,便有下次,如此下去,岂非是得寸进尺,永无尽头。”

叶老夫人唇角微扬,似笑非笑地看着叶青栀,“阿舒,你可有良策?”

“这等举止毫无任何规矩可言,礼仪有失,那便按规矩处置,下次若她再躺地下撒泼打滚儿,只管叫几个力气大的婆子,堵了她的嘴,绑起来,叫她再不能撒泼。”叶青栀方才正是在琢磨该怎么应对胡氏这般行径,思来想去,既是对方无礼,那便按无礼来处置。

叶老夫人微微点了下头,笑着说道:“我们阿舒手腕倒是干净利落。”

“那祖母是赞同阿舒的做法了?”叶青栀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叶老夫人,她也不知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叶老夫人笑容微敛,正色道:“别说高门贵族,便是普通的诗书人家,皆是讲究体面的,不顾体面的人,快刀斩乱麻自然是好。但人呀,太复杂,如胡氏这般,风光时她便是体面人,遇到不顺意之时,什么体面什么礼仪规矩,她通通不在乎。”

“你对她不够了解。”叶老夫人提到胡氏,眼眸中的厌恶丝毫不加掩饰,但说起这个人,她却又是客观而理智的,“胡氏此人其实知道分寸,如昨日那般实则是情急之下,她没来得及多想所致。她的懂分寸都用在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上。”

叶青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阿舒明白了,祖母您答应她,不是妥协,而是你们之间这么多年的相互妥协。”

妥协,实则是你让一点,我让一点。

叶老夫人笑了笑,“正是如此,她心里在想什么我都知道,你三姐姐再有几个月就及笄了,及笄礼过后便要开始相看人家了,胡氏自是想给她找一门好亲事。若是能让贵妃帮忙,再好不过。”

“我虽不喜胡氏,但雨儿始终是你大伯唯一的嫡女,若是她能有个好归宿也好。”这才是叶老夫人答应胡氏的最重要原因。

叶青栀淡笑,“大伯母怕是舍近求远了,若是祖母您亲自为三姐姐择婿,必然比求姑姑更好。”

姑姑叶贵妃为人实则不苟言笑,虽然待娘家侄儿侄女不错,但叶青栀觉得比不上祖母慈爱。且叶贵妃居于深宫,哪家有好儿郎,她其实并不甚清楚。反倒是叶老夫人,高门大户聚会,少不得要给叶老夫人专门递帖子,请她过去坐坐。

“阿舒聪慧,看得分明,而有的人则是自作聪明。”叶老夫人无奈摇头,“罢了,不吃点亏是不知道疼的。”

叶青栀深以为然。

“阿舒,明日你也一起去给你姑姑请个安。”叶老夫人吩咐道。

叶青栀垂眸犹豫了片刻,“祖母,这次我能不去吗?”

“怎么了?”叶老夫人诧异了,孙女儿一向和女儿亲近,而且女儿无子,叶青栀便时常入宫陪伴,怎么今日却反而说不去了呢。

叶青栀咬了咬唇角,“我和姑姑之间产生了矛盾,我还没想好怎么同姑姑说开。不是姑姑的问题,是我不好,是我之前太鲁莽,我想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怎么和姑姑解释,只是我现在还没想好。”

昨日听了祖母的一番教诲,叶青栀方才明白,她刚回来时,实在太过莽撞了,虽知未来,却没有想清楚眼下形势,只一味地想扭转乾坤,全然不顾方式方法。

那次在宫中,和叶贵妃变相吵了一架,说起来,原是她不对。没有证据,空口白牙就说齐云毅心存歹意,态度突变,却又不能说突变的理由,难怪叶贵妃没给她好脸色。

“你姑姑素来疼你,她不会怪你的,你既然知道错了,虽然没想好,先去见见你姑姑也无妨,这也是告诉你姑姑,你没想和她生分。”叶老夫人温声笑道,“你就去请个安,旁的什么也不说,有祖母在呢。”

叶青栀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给叶贵妃请安也是变相的示好,这样也好,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

翌日,叶湘雨早早地起床梳洗打扮,又对着镜子照了好几遍,确认无误后方才出门。胡氏放心不下,生怕叶老夫人临时反悔,陪着叶湘雨一同去了叶老夫人院子里等候。

不多时,叶老夫人也穿戴好诰命服饰走了出来。叶老夫人是怀宁侯老夫人,又是贵妃之母,因而其品级为超一品,是所有臣妇中最高品级,品级越高,所配诰命衣服便越是华丽。叶老夫人素日在家中是**戴这样繁琐的诰命服,只有进宫时方才这样穿。

胡氏看的眼睛都直了,心中暗道,有朝一日她也要穿上这样的衣服。

叶湘雨悄悄拉了拉胡氏的衣角,心中暗自哀叹,自己的亲娘终究是没见过什么世面。尤其当她知道她能进宫,是靠胡氏躺在地上撒泼换过来的,这种感觉更是强烈。

可是,她能有什么办法呢?谁教她生在胡氏肚子里。

叶湘雨刻意让自己不要去想胡氏的丑态,朝叶老夫人福了福身,“祖母,我们这就出发吗?”

“走吧,马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叶老夫人点了点头。

叶湘雨这才莞尔一笑,转头与胡氏道了句:“娘,我去了,您先回去吧。”

胡氏却说:“我送你上马车。”

叶湘雨微微拧眉,其实她并不想让胡氏送她,但她想了想,终究没说出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