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女工日记 连载中

火葬场女工日记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免费试读 《火葬场女工日记》最新章节列表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主角叫唐曼真石的小说叫《火葬场女工日记》,它的作者是冰儿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9章

纪永请唐曼吃西餐。

唐曼说了一些发生的事情,有一些事情,她还是不能乱讲的。

唐曼讲完,不管纪永说什么,她好受了不少。

“小曼,昨天天黑后,我去单位取东西,我看到刘大爷从停尸大厅出来,那地方不是他去的地方,他只要守住大门就行了。”

“他拿了什么东西吗?”

“一个白色的尸单,包裹着什么东西。”

唐曼知道,恐怕刘大爷是去了地下室了,他去地下室干什么呢?

他怎么帮着那个女孩子的呢?

唐曼没有说其它的。

吃过饭,唐曼说回家,纪永走后,她马上开车就去了火葬场。

火葬场那昏黄的灯光,让唐曼就紧张起来。

她把车停在了火葬场五百米远的地方。

守卫室没有人,灯亮着,她进去了,进了一级化妆室,从这里可以看到院子里的情况,窗帘她拉开了一条小缝隙,这化妆室的窗帘是两层的,一层黑的,一层白色的。

唐曼看着,刘大爷出现了,拿着白色的尸单子,里面包着什么东西。

刘大爷进了门卫,唐曼就出来了,往门卫走,她推门进去,刘大爷大叫一声,把唐曼吓了一跳,他的反应是太大了。

那包东西就在椅子上。

“你干什么?”

刘大爷很严厉的问着。

“我到是想问问你,那尸单子里面包的是什么?”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别管闲事了,我帮你一次了。”

“刘大爷,我不想怎么样,我就是想问问,那个女孩子,怎么回事?”

刘大爷沉默了半天。

“把门关上。”

唐曼把门关上,刘大爷把灯关了。

“你干什么?”

唐曼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

“你不用害怕,我不想被别人看到,我们两个在一起聊天。”

刘大爷有脾气古怪,谁都知道,很少有人跟他说话。

“你坐吧。”

唐曼坐下了。

“我是那女孩子的二叔,而台家的台丰,就是台家公司的老总,救过我的命,一场车祸,是台丰把我从车里拉出来的,那车就着了,不然我就死了,可是台丰的儿子......我现在很矛盾,不过我想明白了,杀人偿命,台丰我自然会报答的。”

“那里面是什么?”

“唐曼,我话说到这份上了,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

“刘大爷,我和这件事扯上了,警察总是在找我,他们根本就不相信发生的事情。”

“这事会弄明白的,好了,你回去吧。”

唐曼不得不离开,看来刘大爷是想报复了,那他要怎么做呢?那尸单子里包的是什么呢?已经是两次了,他从地下室里拿了什么东西?那里藏着什么东西吗?

唐曼回家。

第二天上班,牢师傅早早的就来了。

“师傅,来这么早?”

“今天有一个麻烦的活儿,你帮我准备一下,要黑白的工作服。”

唐曼帮着准备完,牢师傅站起来,拎着工具箱往化妆室走。

“师傅,我给你打下手吧。”

“我要在三等级化妆室,你记住了,那地方我不叫你去,你永远也不要去,好好呆着。”

唐曼没有想到,今天师傅会进三等级化妆室。

唐曼在一级等化妆室,化了两个妆,今天她的活儿就完了,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师傅。

那些化妆师今天都不说话了,他们收拾完走了,纪永进来了。

“牢师傅进三等级化妆室了。”

“我知道。”

“今天他们怎么不说话了?”

“三等级化妆室里有活儿,都会这样的。”

“有那么可怕吗?”

“你刚来,不懂,去吃饭?”

“不,我等我师傅。”

“那我先走了,有事打电话。”

纪永走了,牢师傅下午四点多才从三等级化妆室出来,进办公室,就坐到椅子是,看样子是非常的累。

她给倒了杯水,看着牢师傅。

“没事了,你回家吧,我休息一会儿就回家。”

“我们一起走。”

“不用了。”

唐曼开车回家,毛法官打电话来。

“你的事,专家给出结论了,但是还不是非常的肯定,不过案子和你没有关系了,现在最麻烦的就是证据。”

“不是验尸了吗?”

“单凭验尸报告,很难定罪,认定不了。”

“当时事发现场应该是有监控的吧?”

“你想信,能存留吗?”

“那怎么办?”

“我还是需要你的帮助。”

“对不起,我只能帮到你这儿了,我可是一个嫌疑人。”

唐曼挂了电话,她很生气。

唐曼到家,吃饭,毛法官就来了。

她犹豫了一下,让毛法官进来了。

唐曼接着吃饭。

“你这个时间吃饭?”

“工作忙,才到家,我跟您说,这事我帮不了你了,我只能做到这些。”

“我很感谢您的帮助,真的,十分的感谢,台家的势力你也是清楚的,现在没证据不行......”

“你完全可以不管,她不过就是你儿子的对象罢了。”

“就算是没有这个关系,我是法官,我知道这件事情了,我也得管。”

“警察可以管这事。”

“你不懂,你还太年轻了,帮我。”

唐曼犹豫了。

“我保证你的安全。”

唐曼说。

“那我得去看看那个女孩子,我们的波相近,这样她会进我的梦里。”

“我沟通,你休息一会儿吧,我也许很快就会找你的。”

毛法官走了。

唐曼吃过饭,躺在床上休息。

一个多小时后,毛法官打电话,说沟通完了,可以去火葬场。

唐曼开车过去,进了场长的办公室,毛法官在,刘大爷也在。

“小曼,这事我竟然不知道,老刘头,你是火葬场最老的人,你隐瞒这件事,为什么?”

唐曼想,这件事恐怕在她来之前,已经是争执了很久了。

“场长,这是老场长交待的,那个地方,让我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我是场长......”

“两位,这事你们谈着,我带着小曼去地下室。”

“不行,谁都不能进。”

刘大爷火了。

唐曼把刘大爷拉到走廊。

“刘大爷,为了你的侄女,你不是也想吗?”

“小曼,大爷怕你搅进去,十分的危险,何况那地下室的尸体都是老尸,有的都三十多年了,很邪性的。”

“大爷,你想自己报复,那肯定是不行的,毛法官帮着我们,肯定是没问题的,我就是看一眼你的侄女,我们的波是相近的,她会告诉我有什么证据。”

刘大爷沉默了半天,把钥匙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