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侯门娇女 连载中

重生之侯门娇女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叶流光 主角:叶青栀齐云毅

重生之侯门娇女 小说_重生之侯门娇女叶青栀齐云毅免费阅读

《重生之侯门娇女》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重生之侯门娇女》由叶流光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青栀齐云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新帝登基,头一件事便是灭了怀宁侯叶氏满门。阿舒,看在你的份上,朕以公侯之礼厚葬叶家,你还不满意吗?叶青栀看着齐云毅用最温柔的语气,说出最无耻的话;满意?去他的风光大葬,谁稀罕!有幸重生回到十四岁,叶青栀磨刀霍霍;先下手为强,砍了渣男,以绝后患。只是,一回头,被那位“谢修罗”逮个正着;完了,叶青栀吓哭了......再后来,谢言朝轻轻擦干她的眼泪,说:“阿舒,别怕,有我在,你心中所愿皆可实现”原来,谢言朝是煞神,却是她的守护神...

《重生之侯门娇女》小说试读

第8章

叶青栀不知谢言朝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只道了句:“你过一会儿再走。”语罢,提剑就离开了。

人虽然走了,可叶青栀这心还是七上八下的,坐在那里,思绪万千......

忽然听到喧闹声,其中还夹杂着谢言朝三个字。

叶青栀起身走到窗边,轻轻推开一点缝隙,微微往下探头,只见谢言朝被人拦住,那人正大声咒骂着谢言朝。

“谢启轩?”那人叶青栀倒是认识,谢家大公子谢启轩。

“哟,这不是谢三公子吗?怎么,见到兄长,都不问候一声?”谢启轩语气里充斥着阴阳怪气。

谢言朝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让开。”

谢启轩哪里肯让,反而把脸一拉,朝四周众人道:“大家看到没有,谢三公子就是这么对嫡长兄说话的。”

谢启轩是谢国公发妻王氏所出,王氏早亡,后来明嘉长公主下嫁承恩公府,虽是继妻,可到底是皇女,谢启轩便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因而谢言朝还没出生,他便生出不满了。

今日碰巧遇见了谢言朝,谢启轩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打定主意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踩他一脚。

谢言朝压根不想理会谢启轩,对方不让,他索性一把将人推开,然后大步而去。却不料谢启轩早知谢言朝会这么做,刚被推开,立马快步跑到谢言朝前面挡着。

“放肆!谢言朝,我告诉你,只要你还姓谢,我就是你嫡长兄。”谢启轩把“嫡长兄”三个字咬的重重的,“长幼尊卑的道理,你母亲没教你,那今日我这个兄长便要好好教教你。”

啪!

回应他的是一记巴掌。

谢言朝自然是不用手的,而是手中剑。

剑虽未出鞘,但剑鞘打在脸上,再加上谢言朝的力道,谢启轩疼的直吆喝,众人看去,只瞧着半边脸上清清楚楚映着剑鞘的红印子。

“当街殴打嫡长兄,谢言朝,你好大的胆子,我......”谢启轩捂着脸,忍着疼把话说完了,“我要去京兆府告你。”

当街动手,周围人可都看得清清楚楚,他就不信谢言朝能全身而退。然而,谢言朝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径直大步走开了。

谢启轩捂着嘴,正要往京兆府去时,“谢大公子......”忽听得一道娇声,谢启轩寻声望去,只见叶青栀缓缓从茶楼中走出,“谢大公子这脸伤的可不轻啊,还是赶紧去找大夫上药才是。”

一看是叶青栀,谢启轩的脸色越发不好看了,他姑姑是谢皇后,却远不如叶贵妃得宠,谢、叶两家也是死对头,如今他脸疼的厉害,肯定伤得不轻,这等丑态却被叶家的姑娘看了个正着,着实丢脸。

“不劳叶小姐费心。”谢启轩沉声道,“叶小姐,不关你的事,你还是速速离开为好。”

对方的语气态度并不好,叶青栀也不恼,面上挂着得体的微笑,“方才我正在品茗,却不想外面闹哄哄的,一时好奇,这才出来瞧瞧,却不想原来是谢大公子你。谢大公子,我可不是故意要看你笑话的,只是动静儿太大,实在令人无法安心品茗。”

谢启轩顿时脸黑如墨,叶青栀这话摆明了说他当街闹事,有失体统。

“惊扰了叶小姐,我改日派人送些礼物赔罪便是。”两家就是在不和,但是该有的礼数却不能缺,更何况谢启轩眼下只想立刻去京兆府状告谢言朝,并不想在这儿和叶青栀耗时间。

叶青栀摇摇头,“谢大公子客气了,区区小事,用不着赔罪,不过,我看谢大公子也是守礼之人,当也明白长幼尊卑的道理。”

长幼尊卑?

谢启轩皱眉,这是他方才教训谢言朝的话,叶青栀提到这个是何意?

“你什么意思?”

叶青栀笑了笑,“明嘉长公主是君,谢大公子是臣,臣质疑君的教养,这恐怕是逾矩了吧。”

谢启轩脸色更沉了,该死的,就是因为那个女人是长公主,所以父亲一直不敢休妻,反而还要想方设法地讨好她。

“明嘉长公主深居浅出,或许不爱听闲言碎语,但是还有谢统领呢。”叶青栀依旧笑语盈盈,“谢统领曾在战场上立下汗马功劳,如今又任职御林军统领,官居三品,谢大公子你是几品官?可在谢统领之上?”

谢启轩是几品官,他不过是同大多数世家子弟一样,未曾科考,成年后,由家族安排,在朝中领了个闲职,至于官品,也就是个七品小官。

“长幼尊卑,实则现有尊卑,再则才是长幼,谢大公子,你若真要去京兆府告状,还是好好想想清楚。”

叶青栀言尽于此,便再也没理会谢启轩,提了裙子就走开了。

周遭围观的人听了叶青栀这番话,顿时也没了看热闹的心思,摆明了就是谢启轩就算去京兆府告状,闹到最后也讨不了好,所以他就是单纯嘴欠,结果反害自己白挨了一顿打。

双雯陪着叶青栀走到街上,忍不住道:“小姐,您该趁着谢统领还在的时候,就出来为他说话的。奴婢瞧着谢统领不是个爱听热闹的,他人不在,小姐您为他说话,他恐怕也不知道。”

“让谢言朝欠人情,这想法我早就打消了。虽然接触不多,但我觉得他这个人可并不在乎什么人情不人情的。”叶青栀耸了耸肩,谢言朝大概属于铁面无私那种人。

双雯不解,“那小姐为什么要帮他?”

“我瞧着谢言朝连看都没多看谢启轩一眼,再说他这个人本来就寡言少语的,肯定不喜欢解释。我若是不说,真闹到京兆府哪儿去了,也是桩麻烦。京兆府尹季大人家的姑娘可是很有可能会做我大嫂的,都是亲戚,我既遇见了,顺手帮一把也是应该的。”

叶青栀的兄长叶青煦早过了及冠之年,怀宁侯夫妇已经在相看人选,季心澄便是其中之一。

双雯看了看自家小姐,季小姐和大公子还是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小姐真是因为季小姐,所以才站出来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