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女工日记 连载中

火葬场女工日记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火葬场女工日记》唐曼真石完结版在线试读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由金牌作家冰儿独家原创的小说《火葬场女工日记》,主要描写了主角唐曼真石凄美而纯洁的爱情故事,该小说文笔流畅,细节清晰,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强烈推荐,小说主要写了: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15章

唐曼没有想到,牢蕊来这么早,干什么?

“师傅,来这么早,有事儿吗?”唐曼问。

“陪你,我经历过了,先告个别吧,你只是风水的朋友,如果过于失态了,对你的影响就不太好了。”牢蕊说。

唐曼没有想到,师傅会想那么多。

“没有什么可怕的。”唐曼说。

“我经历过了,和你一样年轻的时候,我哭得死去活来的,人烧了,一股灰,可是给活人留下的,却是痛苦。”牢蕊说。

唐曼明白,如果自己真的在告别厅,哭得死去活来的,那别人就会认为,自己是风水的恋人,风水未婚妻,不然没有人会那样哭的。

“师傅,我还是要告别的,最后一面儿了。”唐曼坚持着。

“好吧,完事你就回家休息几天。”牢蕊说。

唐曼出来的时候,风水的父母过来了,还有亲朋好友,还有几个同学。

告别厅,唐曼再见风水,眼泪不断的流着。

她熟悉这里的哀乐,熟悉这里的公式一样的,悼词,熟悉这里的味道......

唐曼腿发软,在风水被推走的时候,她跪到了地上,头扣在地下,无声的抽泣着......

唐曼是被牢蕊送回家的。

唐曼在家里休息了一个星期,再去上班,那个女孩子的母亲就找到了唐曼,没说什么,说过来看看唐曼,那意思明显。

“我和师傅商量下,定个时间,通知你们。”唐曼说。

女孩子的母亲走后,唐曼提到了那个女孩子的妆。

“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化妆不过就是一个妆罢了,女孩子的父母,恐怕是......”牢蕊说。

“恐怕什么?”唐曼说。

“我建议你不动手,我动手,你就说参与了。”牢蕊说。

“师傅,做人这样不对吧?我化妆,那又怕什么呢?”唐曼说。

“小曼,你和那个女孩子的波很近,如果两波相合,也会出现其它的问题,我也只是分析,猜测。”牢蕊说。

牢蕊分析的是,女孩子的父母坚持让唐曼给化妆,而且是一等再等,过了百天了,应该是早点入土为安,可是并没有,这就有问题了。

牢蕊说:“告诉女孩子的父母,后天化妆。”

唐曼点头,打了电话,通知了女孩子的父母。

唐曼并没有觉得怎么样,家属找她,就是对她的认任,何况是一个和自己年纪一样的女孩子,也是觉得可怜,这并没有可怕的。

事实上,唐曼还是经历得少。

然而,唐曼没有想到,晚上就出事儿了。

她睡到半夜的时候,就醒了,睡不着。

起来倒杯水,喝水。

喝过水,她走到镜子前站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人很憔悴。

她突然想打扮一下自己。

拿出化妆品,她开始化妆。

一个多小时,她就站在镜子前化妆,可是这妆化的,跟死人妆一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吓得一哆嗦。

她突然有一种控制不住的想法,那个女孩子父母拿过来的红裙子,还在她的车里。

她竟然悄悄有下楼,把红裙子拿出来,回到自己房间,穿上了。

镜子里的自己,脸是呆板的,失去了活气儿。

“我美吗?”

唐曼激灵一下,冷汗就下来了,她分明没有说话,可是听到了声音,镜子里的自己,嘴动了,她并没有动。

“我美吗?”

镜子里的自己嘴又动了,声音比刚才大了,而且表情也变得凶狠起来?

唐曼腿软了,意识到什么,往后退着,她脱掉了裙子。

“我——美——吗——”声音突然变得凄厉,尖锐划破夜空。

唐曼的母亲推门进来了,呆呆的看着唐曼。

“你在干什么?”

唐曼的母亲惊慌失措。

唐曼一头的汗水,说:“我没事,没事,您休息吧!”

唐曼的母亲狐疑的出去了。

唐曼马上把红裙子收起来,装到盒子里。

她冲澡,回到床上,她还紧张,害怕。

床惶惶

夜无粮

鬼在梁

人在床

奈河路上凄凉凉

红裙脏

孟婆汤

路边桑

没有囊

破衣空肚人慌慌

......

凄惨的声音,让唐曼缩在了一角。

唐曼的父母进来了,看着缩在一角的唐曼。

“小曼,这半夜的,你在干什么......”

显然,他们也听到了。

“爸,妈,我没事,没事,马上就睡了。”

唐曼的父母出去后,唐曼就慌了,怎么会这样呢?

似乎有一些事情,并不是自己愿意做的,穿红裙子,她是鬼使神差的。

唐曼熬到了天亮,吃过早餐,就匆匆的开车,去了火葬场。

她等着师傅牢蕊来。

牢蕊来了,一进办公室,看到唐曼的脸,锁住了眉头。

“你这脸色发青呢?遇到了什么事情了?”牢蕊盯着唐曼。

“师傅......”

唐曼把发生的事情讲了。

唐曼坐下,喝茶,半天才说:“你就坐在这儿呆着,我安排一下活儿。”

牢蕊出去了,她找其它的化妆师,把他们的活儿做了。

牢蕊回来了,坐下喝茶。

“你不用紧张,没事儿,明天天黑后,化妆,一会儿,你跟我走,你开车。”牢蕊喝口茶,又出去了。

唐曼不知道牢蕊带着她去干什么。

牢蕊回来了,拿着包,让唐曼跟着走。

唐曼开车,往东走,上了202国道。

“师傅,去什么地方?”唐曼问。

“红村。”牢蕊说。

唐曼知道红村,很偏远的一个村子。

国道,乡道,村道,进了红村。

“靠边停吧。”牢蕊说。

车停下,牢蕊下了车,唐曼跟着下了车。

牢蕊在前面走,往小河边去了,在小河边,牢蕊坐在一块石头。

唐曼想,这是牢师傅的老家吗?

“坐吧,我和你说点事儿。”牢蕊看着河水。

唐曼坐下了。

“你遇到的事情,恐怕很麻烦,到红村来,是找一个叫黑婆吉克的人,是萨满巫师,是女真族,其实,原本我也是不相信这个的,但是在我当化妆师第五年的时候,我相信,我接触了萨满巫师,青囊师,蛊师......似乎这儿就离不开这样的人一样......”

唐曼听着,也明白了,自己所遇到的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

所以解释的,镜子里的那个自己,在说话,事实上并没有说话,那就是幻觉,这是最为合理的解释,那么幻觉又是什么呢?深究,似乎又没有道理了。

唐曼知道北方的萨满教和巫师的存在,但是她从来没有认为,那就是正道。

现在牢师傅带着她来了,她还是紧张的。

对于巫师,唐曼有着一种畏惧,从心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