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侯门娇女 连载中

重生之侯门娇女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叶流光 主角:叶青栀齐云毅

重生之侯门娇女叶流光_重生之侯门娇女叶青栀齐云毅免费阅读

《重生之侯门娇女》小说介绍

《重生之侯门娇女》是作者叶流光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重生之侯门娇女》精彩节选:新帝登基,头一件事便是灭了怀宁侯叶氏满门。阿舒,看在你的份上,朕以公侯之礼厚葬叶家,你还不满意吗?叶青栀看着齐云毅用最温柔的语气,说出最无耻的话;满意?去他的风光大葬,谁稀罕!有幸重生回到十四岁,叶青栀磨刀霍霍;先下手为强,砍了渣男,以绝后患。只是,一回头,被那位“谢修罗”逮个正着;完了,叶青栀吓哭了......再后来,谢言朝轻轻擦干她的眼泪,说:“阿舒,别怕,有我在,你心中所愿皆可实现”原来,谢言朝是煞神,却是她的守护神...

《重生之侯门娇女》小说试读

第1章

“你不是答应过我,留青钰一命吗!”女子的嘶吼声响彻金銮殿,她双眸赤红,堪比额间的凤凰花钿。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南齐王朝的皇后叶青栀。

叶青栀看着龙椅上那个威严俊朗的男人,气的浑身发颤,“齐云毅,你曾亲口允诺,只要我答应嫁你,你就会放过青钰,给叶家留一条血脉。如今我嫁了,你却出尔反尔,齐云毅,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齐云毅从龙椅上站起,一步步走下来,脚步不慌不乱,整个人镇定极了,他缓缓开口道:“阿舒,朕是允诺过,只要叶青钰安分守己,朕便留他一命。但是,是他自作孽,当众辱骂朕不说,还煽动太学同窗造反闹事,阿舒,朕若不杀他,他便要杀朕。”

手揽住叶青栀的双肩,齐云毅温声与她说道:“阿舒,朕没得选。看在你的份上,朕会以国舅之礼将他安葬,包括你父亲,也以公侯之礼厚葬。”

“国舅之礼......”叶青栀低声喃喃念道,语气苍白而无力。

齐云毅见她已经停止了歇斯底里,心中稍安,看着面前美丽的女子,目光越发温柔,“阿舒,所有事情都过去了,往后你我夫妻两心相印、琴瑟和鸣。你永远都是朕的皇后,是朕最心爱的女子。”

然而......

“谁稀罕你的国舅之礼!”叶青栀猛地将他推开,赤红的凤眸几欲滴出血泪。

她看着他,眸光幽冷得如同千年寒铁,“你当初在我面前装可怜装无助,哄得我求了姑姑认你做养子,姑姑无子嗣,既有了你这个养子,叶家便尽心竭力扶你上位。半年前先帝驾崩,帝位果然落到你头上。你得偿所愿,转身却将屠刀伸向姑姑,伸向叶家。姑姑赐死,叶家灭门......”

回想起那满地的献血,叶青栀绝望地闭了闭眼,是她的错,她瞎了眼错看了齐云毅,害了叶氏满门。

“朕跟你解释过,朕的生母是叶贵妃杀的,朕身为人子,难道不该报仇!”见叶青栀冥顽不灵,齐云毅也怒了,言语间再不复方才的温言细语。

叶青栀冷笑一声,“杀姑姑是为母报仇,屠叶氏满门是斩草除根。你做了你该做的事,我也该做我该做的事了。”

语罢,她拔下头上的凤钗,猛地朝齐云毅刺去。

“保护陛下!”殿门口一道娇声响起。

嘶......

长剑刺穿了叶青栀瘦弱的身躯,她手中的凤钗在齐云毅面前停住,随后无力地垂下。

“阿舒......”

叶青栀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其实她知道她没那个能力杀了他,纵然杀了她,叶青钰不会活过来,叶家所有人都不会活过来。

她叶氏青栀永远都是叶家的姑娘,绝不做仇人的妻子。

......

“姑娘怎么流了这么多汗?”芸姑连忙伸手将汗擦去,“可是做噩梦了?”

叶青栀呆呆地靠坐在床头,是梦吗?不是,她清楚地记得发生过的每一件事,那彻骨的痛是真真切切地存在。

重生,话本子里都鲜少出现的奇事竟真的发生了。

“姑娘,你怎么又笑了?”芸姑看着面前一脸傻笑的姑娘,顿时愣了,自家姑娘可别是魔怔了。

叶青栀回过神来,“啊,没什么,芸姑,就是忽然觉得上天待我不薄,高兴......”

上天恩赐,让她重新回到十四这年,这一年,姑姑叶贵妃还在,父亲母亲还在,龙凤胎弟弟叶青钰也在,叶氏一门都还在,如何不喜,如何不乐。

“姑娘你是叶家的嫡出小姐,贵妃娘娘最疼爱的侄女儿,陛下也赞你才貌双全,京城第一贵女说的可不就是姑娘你。”芸姑笑呵呵地说道,自家姑娘什么都好,家世样貌才学性情,无一不是最好的。

“对了,芸姑,青钰呢?父亲母亲呢?”叶青栀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她的亲人们。

芸姑答道:“侯爷有公务要忙,还没回来呢,小少爷没见着人影,估计跑哪儿玩去了。夫人这会儿在花厅呢,这不是中秋佳节要到了,贵妃娘娘赏了好些东西,方才夫人还着人来请姑娘过去看看。只是我见姑娘还睡着,便推了。”

父亲和弟弟不在家,那就去见见母亲,叶青栀连忙下床,“芸姑快把我衣裳拿来,我这就去。”

叶青栀迅速地穿戴好,然后提了裙子就去了花厅。

“娘亲,阿舒来了。”人还没到,声音先到了。

叶青栀几乎是连跑带跳蹦进花厅的,果然见着母亲白氏端坐在上方,“娘亲,阿舒好想你。”然后,直直地扑在白氏怀里。

“这孩子,昨儿不是才见了,怎么弄得好像许久未见似的。”白氏出身书香门第,温娴雅致,说起话来也是格外温柔。

叶青栀在母亲怀里蹭了蹭,撒娇道:“父亲曾教阿舒,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不是许久没见了。”

白氏面上闪过一抹红晕,这话分明是夫君与她调笑时说的情话,却不想被女儿听了去,如今“活学活用”。

“五皇子,小女言行无状,还请见谅。”厅中还有外人在,叶夫人着实尴尬不已。

五皇子!

叶青栀猛地抬起头来,当今皇帝儿子有很多,其中行五的便是齐云毅,那个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男子。

果然,一抬头正对上齐云毅含笑的眼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