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女工日记 连载中

火葬场女工日记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火葬场女工日记》无错版 唐曼真石完结版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火葬场女工日记》是冰儿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唐曼真石,内容主要讲述: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7章

唐曼开车去看牢师傅。

牢师傅感冒了。

“师傅,今天我就在这儿陪您吧。”

“不行,我不习惯。”

她听一些化妆师说过,牢师傅的脾气古怪,果然是。

“师傅,刘师傅把钥匙要回去了,他阴森森的,我有点害怕他。”

“不用害怕他,他就那样。”

唐曼开黑后回家的,回家吃过饭,看书,睡觉。

她没有梦到那个女孩子,她到是想梦到了,想知道那个女孩子的一些事情。

上班,牢师傅竟然早早就来了。

“小曼准备一下,穿上黑色的衣服。”

他们的工作服有三套,一套黑色的,一套白色的,还有一套前白后黑,她当时也没有多想,工作服,在这儿就是黑白就可以了。

但是,师傅一直让她穿的就是白色的,黑色的从来没让她穿过。

唐曼没多问,因为她来的第一天,牢师傅就警告过她,是警告,别多嘴,不需要有问题,到告诉她的时候,自然就会告诉,所以,她不多嘴。

“今天你动手,二级化妆室。”

唐曼一下就紧张起来,拿化妆箱的时候,差点没摔了,一下包住了。

她看了一眼牢师傅,牢师傅就当没看到一样,站起来。

纪永说话了。

“牢师傅就是偏心,我来了两年了,没有进过二级化装室。”

“那是你师傅不行。”

牢师傅瞪了他一眼,出去,唐曼紧跟着。

进了二级化妆室,尸体蒙着。

“今天我说,你动手,集中精力,不要走神。”

掀开了尸布,唐曼“啊”的一声,退后好几步。

牢师傅并没有发火。

“这是火烧的,先清理,刮到骨头出来,只处理脸部。”

唐曼从化妆箱里拿出刀来,这个时候她才知道那箱子里的十几把刀是干什么用的了。

“从一号刀开始,你拿错刀了,刀是从大号到小号,不要跳刀。”

唐曼做清理,头皮都要炸了。

清理做了一个多小时,她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休息一会儿,喝点水。”

唐曼感觉自己的腿都是软的,坐下喝水。

“记住了,永远要对死者有一个敬畏的心理。”

“知道了,师傅。”

清理完成后,牢师傅看了一眼粘板上的照片。

“你看照片,记在心里,不要总是抬头看,那样是做不好活儿的。”

唐曼看照片,这是一个中年的男人,有点胖,她记着,看着。

“师傅,我记住了。”

“揉泥吧。”

唐曼从材料柜里拿出一袋子泥,这是一种材料。

“揉泥的方法有三种,记住了,平揉,叠揉,最后一种是桃花揉,是最难的,也是最复杂的,你现在就平揉,我做一下示范。”

牢师傅把泥拿出来,揉泥,平揉,手法真是熟练。

唐曼揉,牢师傅就把小棍儿拿在了手里,上来就一下,打得唐曼叫了一声,手背上立刻就出了红道子。

“再揉。”

唐曼背着,瞪着眼睛。

“还来脾气了?”

牢师傅冲着她的臀部就猛的来了一下,唐曼叫了一声,眼泪要掉下来。

“给我揉。”

唐曼揉着,半个小时后,牢师傅说。

“不笨,伏泥。”

伏泥,就是往死者的脸上伏泥。

“先低,后高,找到肉质感,那死者有点胖,掌握好,厚度。”

唐曼做着,牢师傅指点着。

两个小时,完活了。

“你看看你弄得什么?我让你记住了,那个死者的长相,要记在心里,这都走样了,你自己看看。”

唐曼看着,确实是不行。

“看着。”

牢师傅拿起刀来,平抹,推刀,背行,手法非常的快,就那么几分钟,几十下,让唐曼完全的就傻眼了,和照片的人一样,神都是一样的。

“好的师傅不仅仅是像,而是神。”

“谢谢师傅指点。”

“收拾工具。”

牢师傅出去了,家属就进来了,四名家属,看到人就开始哭。

唐曼收拾完,回办公室,把化妆箱放好。

“我先回去了,那黑包归你了。”

“师傅,我不要。”

“少废话。”

牢师傅走了,家属进来一个人,把黑包放在桌子上。

“谢谢您,非常的好。”

“我们应该做的,节哀。”

唐曼冲澡的时候,臀部很痛,她照镜子看了,被师傅抽得都破了,手背也破了,疼。

唐曼上车,打开黑包,里面竟然五千块钱,她觉得太多了。

回家,睡了一觉起来,纪永打电话给她。

“唐曼,晚上一起吃个饭好吗?”

唐曼犹豫了一下,她想,自己来火葬场,还真没有好朋友,那些化妆师因为她跟了牢师傅,都嫉妒她。

她答应了。

出去吃饭,纪永说,他们这样的人,在外面找对象根本就找不到,说是化妆师,都跑了,如果他们两个在一起,到是不错,都是化妆师。

唐曼笑了,说实话,她没有看上纪永,就算是纪永不是化妆师,他也没有戏。

“我听他们说,你追遍了火葬场所有的女孩子,为什么没成呢?”

纪永一下脸红了,低头,半天没说话。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说。

“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没关系。”

她和纪永聊天,知道了牢师傅在火葬场化妆的技术是最好的,人说话也有力度,场长都得给七分的面子,而不是三分的。

多少人想当她的徒弟,牢师傅就是不收,第一个徒弟死后,她就说了,不再收徒弟。

“那个徒弟是怎么死的?”

“你千万别问牢师傅,容易被抽嘴巴子,这事没有人敢提,也没有人知道是怎么死的,但是是死在了化妆室了,三等级化妆室里,抬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了。”

唐曼听完,心一紧,将来她肯定要进三等级化妆室的。

“那三等级化妆室里,是什么样的死者呢?”

“不知道,我连二等级都没有进去过。”

“你来两年了,怎么会呢?”

“十二个化妆师,除了三个师傅进过二等级,三等级化妆室,还有一个人乐梅,都叫她乐乐,是张师傅的徒弟,进过二级化妆室,其它的人没有进去过。”

“为什么呢?”

“你不知道,很容易出事的。”

“会出什么事情?”

“这个......”

“好了,不说这事,吃饭。”

纪永很能喝。

“化妆师都喝酒吗?”

“可不是,那女化妆师一个比一个能喝,就你师傅,当年把场长给喝得三天没爬起来。”

“为什么要喝酒呢?”

“每天和死人接触,算是消毒吧!”

纪永笑了一下。

这些,让唐曼是真的没有想出来,竟然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