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女工日记 连载中

火葬场女工日记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唐曼真石小说已完结 《火葬场女工日记》精彩阅读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主角是唐曼真石的小说叫做《火葬场女工日记》,它的作者是冰儿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14章

唐曼轻轻的掀开蒙尸布,她一下就傻了,呆了。

这个人竟然是风水,风水......

唐曼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牢蕊一下站起来,过去把蒙尸布蒙上了,把唐曼扶回办公室。

给她喝水,她的眼睛发直,眼泪不断的在流着。

牢蕊没多问,把纪永叫来了。

“你送唐曼回家,记住了,送到家里,然后给她父母打电话,这是她父亲的电话,别多嘴,别多问。”牢蕊吩咐。

纪永送唐曼回家,把她父亲叫回来了。

牢蕊很清楚,这是遇到了什么,就是认识的人,而且关系非常的不错,牢蕊就是遇到过一次,那种心情能理解。

牢蕊给风水的父母打了电话。

约他们见了面儿,说了这件事情。

那风水的父母是知道唐曼的。

唐曼在初中的时候,父母忙,总是到风水家去吃饭,高中的时候也是。

那风水是喜欢唐曼的,这点他们清楚。

“看看能不能缓一下,让唐曼来化这个妆,也算是送他一程。”牢蕊说

“这个,这个......已经是第六天了,事故也认定了,处理完了,还是入土为安吧!”风水的父亲说。

牢蕊叹了口气说:“也好,那我今天晚上就把给他化妆。”

“辛苦您了。”

牢蕊随后就去了唐曼家。

唐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

唐曼的母亲也回来了,牢蕊大致的把情况说了一下。

她进房间和唐曼谈的。

“人死了,我和风水的父母谈了,但是人死了六天了,不想再等了......”牢蕊的话没说完,唐曼一下就坐起来了。

“什么?”唐曼问,把牢蕊吓得一激灵。

“你怎么了?”牢蕊问。

“你说死了六天了?不可能,昨天同学聚会,风水还去了,说了一句奇怪的话,如果他死了,就让我给化妆......”唐曼当时就懵了。

死了六天了?昨天还看到了。

唐曼马上给一个同学打电话。

“昨天风水喝了多少酒?”唐曼问。

“没少喝,你的保护神惹祸了?”同学问。

唐曼马上挂了电话,又给另一个同学打,确定,风水昨天就在场。

风水拉着唐曼的手,出酒楼的,她真切的感觉到了,怎么会这样呢?

“师傅,不可能。”

牢蕊也明白了,沉默了。

这样的事情,用科学是解释不清楚的。

风水是死的不甘心,他有爱没有放下,是爱让风水在七天内,可以成形成人的存在,过七天,便是魂灵而存了。

如果不是遇到了,永远也不能理解。

牢蕊沉默了半天,给唐曼解释了。

唐曼是不想信的,但是事实发生了。

“这个妆我化。”唐曼站起来。

“天黑后,我们一起过去,你再休息一下,我开车来接你。”牢蕊站起来,走了。

唐曼一直就站在窗户前,抱臂而思。

撑伞落花,西风瘦马。

天黑下来,牢蕊给她打电话,她才激灵一下,从回忆中,惊醒。

唐曼洗了脸,换了衣服,下楼,上车

“你行吗?”牢蕊问。

“师傅,行。”唐曼控制着眼泪。

唐曼在回忆中,她才明白,其实,她爱着风水,这个有点傻的男孩子,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他无时无刻的不是在保护着自己,为自己打过多少架,为自己喝醉过多少次,她都记不清楚了......

眼泪一直成线的在流着。

“小曼,化妆的时候不能哭,不能掉眼泪,如果你控制不了,就算了。”

“我能,师傅。”唐曼捂着脸“哇”的一声哭出来。

进火葬场,唐曼就不哭了。

进办公室,换衣服,进了二级化妆室。

风水车祸,头部除了擦伤外,没有其它的伤,他的伤是身体,被拖拉成了三断。

风水的父母明天天亮的时候就会来,准备告诉别,火化。

“小曼,你坐在一边看着吧,我来。”牢蕊说。

“师傅,您指导我吧!”唐曼掀开蒙尸布是从下面,并没掀开头部,她怕受不了。

下面断成了三断。

“下面恢复没有那么复杂,过后要穿上衣服的,你尽力就行了。”牢蕊说。

唐曼把三断的尸体摆好,对接。

“以前,这种情况是要打钉的,现在用胶水,尸胶,比打钉稳固,轻松,别粘到手上。”牢蕊从化妆室的一个柜子里,拿出胶瓶来。

现在对接。

“师傅,有一个位置缺了一块骨头。”唐曼没有表情的,声音冷得成霜。

“死者的家属都希望有一个全尸,但是现场没有找到,只能是补尸补骨,格柜下面第三个格里有。”牢蕊说。

牢蕊一直在抽烟。

唐曼过去,把格子抽出来,看了一会儿,找了一块骨头,拿过去。

“师傅,有点大了。”唐曼说。

“工具柜子里有磨机,用的时候小心。”牢蕊不动。

唐曼从工具柜子里拿出磨机,磨骨。

磨骨的声音是钻心入耳的,得有相当的承受能力。

牢蕊一直没动。

半个小时后,唐曼说:“师傅,接完了,下一步。”

下身的恢复,唐曼没做过。

“上肤泥,颜色自己调和到和他的皮肤同样颜色,然后穿上衣服,衣服风水的父亲拿过来了,我去取,记住了,不要掉眼泪。”牢蕊出去。

半天才回来,衣服拿来了。

唐曼的肤泥也上好了。

牢蕊过去看了一眼说:“很不错,穿衣服,化妆。”

唐曼把衣服穿上,把下面盖下,要掀上面的尸布,牢蕊说。

“别急,出去透透气儿。”

两个人出去,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牢蕊又点烟。

“师傅,给我一根。”唐曼要烟。

牢蕊没动,唐曼自己拿烟点上,抽了一口,咳嗽起来。

“抽烟对身体没有什么好处。”牢蕊把唐曼的烟拿过来,扔到地上,踩灭了。

再进化妆室,看到风水的脸,唐曼马上就不行了。

“师傅,我不行。”唐曼的手在哆嗦着,化妆笔掉到地上两次。

“好了,你出去吧!”

唐曼出去了,出去就蹲到地上,捂着脸大哭起来。

牢蕊四十分钟后出来了,问:“你还要看一眼吗?”

“不了,明天告诉别的时候再看吧!”唐曼感觉心脏要碎了。

忘水流沙,风水你在哪?

唐曼稳定情绪,上车,牢蕊把唐曼送回去,告诉她,明天早晨六点,开第一炉。

唐曼后半夜才睡了。

五点多起来,开车去了火葬场。

牢蕊竟然在办公室,唐曼一愣,师傅怎么来得这么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