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女工日记 连载中

火葬场女工日记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唐曼真石为主角的小说 主角唐曼真石小说免费阅读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主角叫唐曼真石的小说叫《火葬场女工日记》,是作者冰儿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5章

唐曼接上了师傅,师傅的眼睛是红的,一看就没有睡好,嗓子也哑了。

“师傅,对不起,让你操心了。”

“这是当师傅应该做的,不必内疚,也不用道歉。”

唐曼没有问师傅去什么地方?

“往前开。”

唐曼往前开,然后上了202国道,一直往东开。

一个多小时后,师傅让她下了便道,村道,并没有进村子,而是在村子边的一条路开进去,一直到了山脚下。

“下车吧。”

“师傅,天黑透了,这个时候上山危险。”

“上山。”

牢师傅在前面走,唐曼就跟上了。

半山腰,师傅在一座坟前站住了,是新坟。

唐曼就害怕,冒冷汗,她在白天如果看到坟,她都会紧张。

“这是那个女孩子的坟?”

唐曼愣住了。

“师傅,骨灰盒在寄存大厅,这坟......”

“你感觉一下,这坟是不是空坟?”

唐曼的汗就下来了,擦了一下汗。

“你十分的紧张吗?”

“师傅,我害怕,非常的害怕。”

牢师傅就抓住了唐曼的手。

“小曼,别害怕,世界上,最让人害怕的是活人,死人并不可怕,人是害怕死罢了,才会说,害怕死人。”

牢师傅抓住她的手后,她就不那么害怕了。

“你绕着坟转三圈,你感觉一下,坟是不是空的?”

“师傅,这不可能感觉得到。”

“小曼,你听师傅说,人身上有一种波,每一个人都会有,但是并不相同,你和那个死去的女孩子的波极其的相近,所以你和她的波搭上了,人死后这种波也存在,只有火化了,这波才会消失,如果这坟里有尸体,你会有异样的变化,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你能感觉得到。”

唐曼心里很恐惧,怎么会这样呢?

“你别害怕,没事的,师傅在这儿。”

唐曼绕着坟转了三圈。

“师傅,除了害怕,没有其它的感觉。”

“下山。”

上车,开车就走。

“师傅,到底怎么回事呀?”

“去酒馆,我跟你讲。”

牢师傅又闭上了眼睛。

唐曼开车去了酒馆,一个古典式的酒馆,牢师傅喜欢来这儿,有的时候自己喝酒,一坐就是半天。

唐曼和师傅在一个小包间里喝酒。

牢师傅给唐曼讲了。

她和张师傅找到了这个女孩子的家,因为那骨灰盒是空的,后来家里人说埋了,就是那个坟,唐曼没有感应,那说明,是空坟,那么尸体就应该还在火葬场,在某一个地方,所以唐曼才会做那样的梦,她们之间的波几乎就是相同的,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那么,这种情况出现了,会发生什么,现在谁也预料不到。

“师傅,送到火葬场就是火化的,为什么没有火化呢?”

“家属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一直没有说出来,这个就不便于再多问了。”

“师傅,那要怎么做呢?”

“我和张师傅找尸体,你还会梦到那个找你的人,就是那个女孩子,记住了,你不要再躲,她不会伤害你的,你也不用害怕。”

“那只是梦,不是真实的。”

“对,人身体不火化,波就会存在,你们的波相同,搭在一起了,她是想告诉你什么,那只是波的一种形成,并不是真实的,梦也不是真实的,只是一种意识,所以你不用害怕。”

“嗯。”

牢师傅是这样说,她还是害怕。

回家,她就睡了,她要梦到那个女孩子。

果然,她又梦到了那个女孩子,她没有躲,在办公室里,唐曼坐在椅子上。

女孩子推门进来了,她看清楚了女孩子的脸,就是那个女孩子,长得清纯,漂亮。

女孩子流着眼泪,唐曼竟然感觉到了心疼了,莫名其妙的一种心疼。

“你是怎么死的?”

唐曼问,十分的紧张。

“你感觉得到心疼了吗?我的那种心疼。”

女孩子说话很轻,很轻。

唐曼点头。

女孩子坐下了,坐在她的对面,她不哭了。

“你帮我。”

“为什么要找我帮你呢?”

“我们有着几乎是相同的波,你能感觉到我所感觉的,我也只能用这种波来和你交流,因为这里面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我死得冤。”

“我可以帮你。”

女孩子说了,她是被人害死的,并不是简单的车祸,一个人追她,她不同意,纠缠她,最后这个人开车撞死了她,这个人的家里有钱,找到她父母,给了很多的钱,她的父母并没有同意,他们也觉得这里面有事情,这个人的家人就找她的尸体,想毁掉证据,她父亲给她做了这个假的骨灰盒,最后还弄了一个假的坟,她父母为了保存证据,没办法那样做了,撞死她的人相信了。

可是这家人是她们普通人弄不了的,她的父母也没办法,只能是整天的以泪洗面,期待着出现转机。

“可是我也是普通的人,那个人是谁?”

“姓台。”

唐曼知道本市最大的商贸公司就是姓台的,总是上电视的一个男人,那是那个撞人者的父亲。

“我恐怕......”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找一个人,这个人是我同学的父亲,是一个转业的军人,正直的人,是法官,他能帮我,姓毛。”

唐曼锁着眉头。

“那我试试。”

“我的尸体在火葬场,有一个专门的地下室,这个地下室只有一个人知道,就是一直在这里打更的刘大爷,他是一个好人。”

这个女孩子消失了,唐曼一下醒了,天快亮了。

这梦并不长,但是竟然会这么久。

唐曼没有再睡,坐在窗户前看着外面,她要帮这个女孩子,但是她也害怕,姓台的是这个市最有钱的人。

早晨上班,她依然是早早的去,收拾好办公室,坐在那儿等师傅。

牢师傅进来。

“你回家休息,这种状态不适合干活,容易出错。”

“师傅,我......”

“回家休息,中午在那家酒馆等我。”

“牢师傅,我给您当徒弟呗?”

一个化妆师嬉皮笑脸的说。

“让你师傅听着了,抽你。”

那个化妆师伸了一下舌头。

唐曼回家休息,她确实是很困。

她回家就睡了,没有梦到那个女孩子。

中午起来,就去酒馆等师傅。

唐曼不知道师傅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