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女工日记 连载中

火葬场女工日记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火葬场女工日记 唐曼真石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火葬场女工日记》是冰儿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曼真石,书中主要讲述了: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12章

突然,音乐响起来了,把唐曼吓得一哆嗦。

很轻很轻。

......

成魔还是成佛都是白骨累累的路

然业火化灰英灵不散

所以不孤独

那何为道义

不如遮蔽光

形同渡夜路上

不如提着霜披胄战苍茫

一醍醐败荣光

念浮图沐焰场

......

诡异的音乐,让唐曼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

这是《障月》,杀字不断。

唐曼问:“师傅,这儿......”

牢蕊笑了一下说:“只这一种风格罢了,不用去多想。”

唐曼看着六个菜,都是黑白配的,做得精致,黑色配白叶,白水配黑鱼......

这些都是用各种不同的材料制作出来的,看得出来,是一个懂画的人,有修养的人,但是弄出这么诡异的东西来,确实是让人不舒服。

牢蕊喝酒,吃菜。

唐曼是半天不动,牢蕊说:“品尝一下。”

唐曼挟了一小口,竟然十分的好吃,可以说,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

酒也是很香醇。

唐曼从包里把那个红布包着的东西放到师傅面前。

唐曼说:“你打开。”

唐曼拿过来,打开,是一个黑色的盒子,打开,里面是阴阳锁,先天阴阳鱼形状。

唐曼不懂,举着,让劳蕊看。

“到是一件不错的东西,但是不能放在家里,阴气极其的重,会伤人运气和元气。”牢蕊说完,喝了一口酒。

“师傅,怎么送这东西?不吉利。”唐曼马上就把阴阳锁放下了。

“这东西如果运用在风水上,墓穴里,是调和风水的,那就是好东西了,放到里面屋子的抽屉里,等到有用的人,换钱吧!”牢蕊吃菜。

唐曼把阴阳鱼收起来,放到里屋的抽屉里。

吃喝完了,牢蕊说:“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儿呆一会儿。”

唐曼从这个房间出来,就转晕了,暗廊竟然很多。

那个上菜的服务员突然在拐角出现,把她吓得“妈呀!”一声。

服务员说:“对不起,吓着您了,我带您出去。”

走了几条暗廊,出去了。

唐曼回家,后背还冒冷汗。

第二天上班,毛法官来电话说,台家全部被抓了,放心。

牢蕊今天请假了。

中午,唐曼要走的时候,那个在地下室女孩子的父母找到了唐曼,说请她吃饭,感谢她,同时也有事情求她。

“有事您说吧,吃饭就算了。”唐曼说。

“必须得去,不然我们的心里过意不去。”女孩子的父亲说。

唐曼和他们到了酒馆。

点菜,吃饭。

女孩子的父亲说:“那孩子喜欢穿红裙子,也喜欢化妆,这是她生前的几张照片,我想求您给她化妆,因为她喜欢你......”

唐曼犹豫了一下说:“我的技术不行,我让我师傅来吧。”

女孩子的父亲说:“还是您吧,好吗?”

唐曼看着女孩子父亲那期盼的眼神,不得不答应。

“这是她穿的裙子。”女孩子的父亲把一个盒子放到唐曼的面前。

“我会尽力的。”唐曼心里没有底儿。

尸体停放超过13天,化妆是有讲究的。

第二天,上班,牢蕊来了。

唐曼把茶泡好了,牢蕊进来,坐下喝茶。

“今天几个活儿?”牢蕊问。

“我们化妆间只有两个普通的活儿,师傅,您回去休息吧,我自己能完成,不过......”唐曼说。

牢蕊抬起头来,问:“不过什么?”

“那个女孩子的父母昨天找到了我,拿了红裙子,求我给化妆。”唐曼说。

牢蕊转头看窗户,然后站起来,走到窗户那儿,把窗户帘拉开了。

“有几年没有拉开这个帘子了,外面的阳光真好。”牢蕊背对着唐曼。

这师傅是什么意思?唐曼没有明白。

唐曼没有说话。

牢蕊站了有几分钟,回来坐下说:“先去干活吧,我在这儿等你,中午,我们喝一杯吧。”

牢蕊换衣服,进了化妆室。

今天的活儿是普通的活儿,一个活儿,一个多小时就能完成了。

唐曼专心化妆,这是化妆师最基本的,不管有多大的事情发生,一旦上活儿了,必须集中精神。

近三个小时,活儿完了,唐曼换上衣服,冲澡,回到办公室。

牢蕊伺弄花儿,窗台上的几盆花有,有两盆开着,血一样的红。

唐曼没有来当化妆师之前,听人说,火葬场的人都用人血养花儿,花儿才会那样的血红。

唐曼没敢问,怕被师傅抽嘴巴子。

“师傅,我活儿完了。”唐曼说。

“那走吧。”牢蕊放下喷壶。

上车,去了寒舍,看来唐色牢蕊也是很少去。

寒舍,牢蕊说:“人死超过13天,就很麻烦了,我算了一下,那女孩子死了99天,明天就是百天,这样的化妆,没有一个师傅是愿意接的,重阴,还是女孩子,双阴。”

唐曼的汗一下就出来了,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的汗珠来。

她清楚,她和这个女孩子的波,或者就脑电波完全是一样的,如果她不做,会不会有麻烦呢?

“师傅,可是我已经答应人家了。”唐曼说话,有气无力的,没底气。

“答应了,就得做,何况这个女孩子和你的波是几乎是一样的,但是非常的麻烦,这活呢,我得跟着。”牢蕊说完,把酒干了,唐曼马上倒上。

“师傅,对不起,我......”唐曼说。

“不用多说了,明天是百天,就明天吧,天黑后做这个活儿,过了百天,阴气又重一重,更麻烦了。”牢蕊这样说,让唐曼心里更紧张了。

“师傅,我担心我做不了。”唐曼说出来自己的担心。

“有我在,不用紧张,放松吧,不出差错就没有问题。”牢蕊看了一眼唐曼。

唐曼确实是心里没底儿,空空的。

回家,父母都在家,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

唐曼就明白了,这是给自己介绍的对像。

果然是,男人三十多岁,都是大叔了,唐曼根本没看上眼儿,油腻大叔的水准。

但是,唐曼不想惹父母不高兴,也就坐下来了。

聊来聊去的,知道,这个男人是一个公务员,还是副处长,看来是年轻有为,但是她不喜欢。

这个男人知道她是化妆师。

他表示可以接受,将来他会动用他的关系,给她换一个工作。

“不必,我会一直在这儿工作的,如果你能接受,我每天摸死人的手,就可以,不要现在试试?”唐曼把手伸出去。

那个男人尴尬的看着,说:“让我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唐曼想,你慢慢的适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