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女工日记 连载中

火葬场女工日记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火葬场女工日记》免费阅读 唐曼真石在线阅读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火葬场女工日记》是冰儿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火葬场女工日记》精彩章节节选: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17章

女孩子的父母并没有额外的要求,只是请求,唐曼给化妆。

然后拿出一个盒子来。

“这是我女儿生前最喜欢的东西,戒指,耳环,口红,希望能帮着戴上,涂上。”唐曼接过盒子。

“放心。”唐曼说。

“这个盒子呢,是送给唐曼老师的,这个是送给牢师傅的。”盒子放到了唐曼的面前,一个黑包放到了牢师傅的面前。

“这个不要。”唐曼说。

牢蕊瞪了发睛唐曼说:“你们放心,我们会尽全力的。”

事情谈完了,他们走后,唐曼他们送给她的盒子锁到柜子里。

那另一个盒子打开,戒指,耳环,口红,都挺特别的。

唐曼也把红裙子拿过来了,都准备好。

天黑下来,牢师傅换上了和唐曼换上了黑白两色的衣服,拎着工具箱,拿着死者的东西,往第三等级化妆间走,长长的走廊,昏黄的灯光,让唐曼紧张起来。

她跟在师傅的后面,走着。

到电子门那儿,牢师傅输入密码,门开了。

往里走,两个化妆室的门是错开的,门对门,必死人。

牢师傅走到南侧的门前,又输入密码,门开了,进去。

里面没有窗户,但是灯光打得很好,仿日照的灯光,墙上有一幅画儿,很诡异的画儿,和唐色的似乎是一种类型的。

里外间,里间有沙发,休息的地方。

“把茶泡上。”牢蕊说。

唐曼进里间,烧水,泡茶,劳师傅在准备着,工具都摆到了工具车上,还有死者的用的东西,都摆得整齐。

唐曼把茶泡上了,说:“师傅,喝茶吧。”

牢蕊走过去,坐到沙发上,说:“一起喝,别着急。”

坐下喝茶。

“师傅,我有点紧张。”唐曼说。

“紧张很正常,能进第三等级化妆室的人,没有几个,都想进来看看,这儿是什么样子的。”牢蕊说。

唐曼说:“这里根本就看不出来,是化妆室,装修很艺术,就如同家一样。”

牢蕊说:“是呀,家恐怕也没有这么好吧?”

牢蕊拿起旁边的遥控器,按了一下,音乐响起来了。

是《雨的印记》,出自国外最擅长描写爱情的音乐家YIRUMA之手,这让唐曼到是没有想到。

很好听。

喝了几杯茶后,牢蕊站起来。

走到操作间,按遥控器,墙上的投影就出现了。

“我升台了。”牢蕊说。

“劳师傅,您稍等,送尸工在做准备。”画面上的人,是后台的师傅,唐曼并不熟悉,只是见过面儿。

“好的。”劳蕊回里间坐下了。

《雨的印记》让唐曼慢慢的放松下来。

“一会儿这个音乐可以吗?”牢蕊问。

“可以。”唐曼说。

一会儿,声音传来。

“劳师傅,您可以升台了。”

牢蕊和唐曼出去,按钮升台,尸台升上来,蒙着尸布。

“先净身吧!”牢蕊说。

工具台推过来,唐曼开始净身,劳师傅坐在一边,点上烟,看着唐曼。

“其实,你就当是普通的化妆就行了。”牢蕊说。

唐曼没说话,就是干活。

净身后,穿衣服。

尸体穿衣服非常的麻烦,好在是裙子。

所有的都穿好了,出了一身的汗。

“绊线。”牢蕊说。

唐曼从工作台上抽线的时候,就抽乱了,她看了一眼师傅。

“别急,一根线,缓慢的抽,不可急,也不可慢。”牢蕊说着。

线抽出来,绊手绊脚。

“好了,休息一会儿,你也擦一下汗。”

到里间休息,牢蕊说:“过百天的尸体,最难的一步就是尸蜡,要清除,才能上妆,如果不清上妆,人如蜡色,蜡僵,很难看。”

“怎么除?”唐曼问。

“工作台上有一个小锅,煮水,毛巾在锅里,三条,轮换着用,第一条是捂,然后用干毛巾擦,第二天就是从额头开始,搓擦,干毛巾轻抚而过,第三条毛巾从下巴到额头,然后干毛巾压盖五分钟就可以了,但是要轻,皮肤不能破了。”牢蕊说。

唐曼点头。

这个女孩子,和自己长得有几分像,照片在投影的墙上。

唐曼开始除蜡的时候,就感觉不对,有股风总是往自己的袖孔里钻。

唐曼说了。

牢蕊走过去,看了唐曼的袖口说:“松紧带子坏掉了,你也不检查,怎么搞的?”

唐曼不说话了。

牢蕊走到柜子,拉开抽屉,拿出一套衣服。

“换上。”

唐曼换衣服,就感觉浑身发冷了,那阴气已经侵入了身体里了。

唐曼换完衣服不一会儿,就哆嗦了。

牢蕊说:“小曼,停下来,到里间休息一会儿,我来。”

牢蕊接过活儿,开始除尸蜡。

一个多小时后结束了,牢蕊到柜子里,拿出一个很小的工具箱,带着密码锁的,对了半天的密码,才打开,看来牢师傅应该是很久不动这个工具箱了。

里面是什么,唐曼在里间看不到。

牢师傅从箱里里拿出来什么,在手里,把工具箱锁好,送回去。

她走到尸体旁边,脚位,把尸布拉下,盖住脚,手在里面动了半天,拿出来,就进里间,坐下,点上了烟。

“师傅,你......”唐曼问。

“阴气是在身体里的,不破不出,可是这个女孩子的,出来了,也是因为你和她的波儿相近的原因,阴气冲出身体,阴气已经在你的身体里了,就是她的一切都在你的身体里了,我用的是阴针扎脚底,让阴气从脚下排出去,一会儿化妆的时候,就没事了,集阴不重,一个月左右,你就能化解相合了,不会有问题的。”

牢蕊说,喝茶。

“师傅,我真的有点害怕。”唐曼是真的害怕了。

阴气在身体里,让唐曼感觉就是寒冷,现在比刚开始强了不少,但是依然是感觉到冷。

“没事,我盯着呢!”牢蕊说。

上妆,牢蕊就站在一边,底色,肤色粉,打飞刷,揉刷,这需要腕力,唐曼还是差一些,牢蕊告诉她怎么打,怎么揉。

最后就是耳环,戒指,口红。

上口红的时候,就在完事的瞬间,死者的嘴突然就微张,把唐曼吓得“啊!”的一声,跳到一边,牢蕊也是一哆嗦,她也看到了。

随后,一股蓝气就出来了,很淡的蓝色。

牢蕊愣了一下。

“小曼,小曼,躲开那蓝气,躲开......”

那蓝气如烟似气,就是追着唐曼。

唐曼被逼到了角落了,牢蕊从工具箱里抽出一撮头发,就往上抽,然而,晚了,蓝烟不见了。

牢蕊摇头,说:“蒙上尸布,收工。”

牢蕊按了遥控器说。

“收台,完工。”

尸台就降下去了。

“小曼,收拾工具。”牢蕊脸色不太好。

出了第三等级化妆室,场长,还有几名工作人员都在办公室,牢师傅进去,坐下。

“没事,谢谢你们,休息去吧。”牢蕊说。

“牢师傅,真的没事?”场长问,还看了一眼唐曼。

“没事,我能解决。”

他们走了,牢蕊说:“回家吧。”

洗澡,换衣服,开车回家。

唐曼是有质疑,蓝烟,还有场长的那些人,怎么会在办公室?

唐曼感觉就是冷,回家打开空调,捂上被子,还是感觉到冷。

但是很快睡着了,她并没有觉得事情的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