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女工日记 连载中

火葬场女工日记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火葬场女工日记》新书在线阅读 唐曼真石小说无广告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唐曼真石的书名叫《火葬场女工日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冰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19章

唐曼听到“咣”的一声,吓得大叫一声,冷汗一下就下来了。

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声音不知道,在这停尸厅里,发出了回响。

唐曼往前走,就是第二道门,推开门,发出“吱”的一声,唐曼一哆嗦。

现在任何的一点声音都会让唐曼紧张,害怕。

进去,就是骨灰盒,还有纸棺,骨灰盒各种各样的,小楼式的,平台式的,棺式的......石头的,木头的,玉的......

摆了成百上千,一行行的,还有那纸棺,外红内黄,看得头皮发麻。

唐曼紧走几步,往另一道门去,推开门,进去,是骨灰存放室,九排十三行。

唐曼瞄了一眼,往另一个门去,就要穿过去,从九层的骨灰架子穿过去。

她不得不走,走到中间的时候,她突然就站住了。

她不想看那些骨灰盒,但是两个架子之间,两个人要侧身而过,她不经意间的,就看到了一个骨灰盒,那骨灰盒上的照片,竟然是高中的一个同学,男同学。

她激灵一下,愣了一下,想,人生无常。

唐曼匆匆的穿过去,推开第四道门后,就是化妆室的走廊了,她松了口气。

过了走廊,就是办公室,可是她发现一个问题,让她不得不站住了。

她眼前看到的并不是什么办公室,而是停尸厅的走廊。

她完全就傻了,怎么走回来了?

可是她一直是在往前走的,记得没错,这不可能。

唐曼腿在哆嗦着,她拿出手机,打电话,手机打不通,看了一眼,没信号。

火葬场除了地下的停尸室,所有的地方都是有信号的,可是竟然没有。

唐曼傻了眼了。

她往前走,停尸厅门确定是锁上了。

玻璃的门,唐曼是急了,拿起角落的灭火器,就把玻璃给砸了。

她出来了,往院子里走,院子里很静,很静。

她看了一眼手机,是下午两点钟了,这不可能,她完活的时候,看了一眼手机,是10点20分,怎么也不可能是下午两点,而且手机还是没有信号。

她往门卫去了,门卫的门没关,她进去,竟然没有人。

一个人也没有。

她试着打了一下手机,没信号。

她往自己的车那儿走,上车,打火,竟然打不着。

唐曼有点懵了,下车,撒腿就跑,跑出了火葬场。

她顺着马路往前走,竟然没有一台车,没有一个人,这不对呀!

火葬场这条马路,平时也是车来车往的。

唐曼往前走,没有车,没有人。

唐曼坚信,不会有问题的,从火葬场到家的路,走路要一个半小时。

然而,唐曼经过了一个小区的时候,竟然也没有,小区的门卫也没有人。

唐曼知道,是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

她坐在马路边,腿软得不行,突然一个人往这边走过来。

她看着,站起来了,终于有人了。

那个人竟然是师傅牢蕊。

牢蕊走过来,唐曼跑过去,一下抱住了牢蕊,哭了。

“师傅,我害怕......”

“别害怕,没事,跟我走。”

牢蕊拉着唐曼的手,往回走,又返回了火葬场。

“你跟我说,你走的路线。”牢蕊说。

唐曼就说了,牢蕊说“你跟我走。”

牢蕊进了停尸厅,进了芳华厅,看着,然后又出来,按照唐曼走的路线,又走了一圈,回到芳华厅。

“小曼,出了点问题,但是不用害怕,能解决的。”牢蕊说。

“师傅,什么问题?”唐曼的声音都变了。

“嗯,三间,所谓三间就是天间,人间,地间,人们常说的天堂,人间,地狱三间,错间而入,就如同一个不存在的门,看不到的门,你进了那门,就进入到了三间中的一间,就现在的情况而看,你并没有到达真正的三间中的一间中,而是在路上。”牢蕊说。

唐曼听着就糊涂。

“那如果是人间,正是我们的间,这个还需要从另一个地方进入吗?”唐曼问。

“这三间不是我们认为的三间,都是不同的三间,人间也是不同的,说白了,就是另外的空间。”牢蕊说。

唐曼听明白了,他误入三间中的一间了。

牢蕊带着唐曼,往骨灰存放间去了。

“问题就在这儿,你想想,遇到了什么?”牢蕊问。

“我想起来了,我的一个高中同学......”

唐曼慢慢的往里走,到到高中同学骨灰盒那儿,停下来。

“就是这个,没错。”唐曼说。

“问题就在这儿,我们从另一排穿过去。”牢蕊在前面走。

出了骨灰存放室,就是化妆室的走廊,走出去,直到到院子里,很多人都在,场长,主任,还有化妆师......

他们看到她们,愣了一下,跑过来,有人抱住了牢师傅,有人抱住了唐曼。

唐曼心里是一个劲儿的转呀,转呀!难受。

场长让大家回去休息,显然,这些人在找她们。

场长办公室,他看了唐曼一眼说:“这件事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你去。”

唐曼说:“这和你没在关系。”

牢蕊说:“行了,没事了,让您担心了,我们回去休息了。”

牢蕊和唐曼出来,上车,唐曼开车。

“去唐色。”

“师傅......”唐曼是真不想去,鬼里鬼气的地方,她想想就害怕。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唐曼还发懵。

去唐色,进那个房间,服务员进来了,牢蕊要了一号餐,送茶,喝茶。

菜上来了,酒也摆上来,牢蕊说。

“你把唐爷叫来。”

服务员点头。

一会儿,一个男人进来了,二十多岁,长得很帅气,唐曼以为这唐爷得多大年纪了呢!

介绍一下,唐爷坐下,给牢师傅倒上酒。

唐爷是唐色的老板。

“牢姐,您叫我有事吧?”唐爷问。

“三间。”牢蕊说。

“什么?又有人进了三间?十年前的任敏进了三间,不知道是那一间,到现在还没有出来......”唐爷说着。

唐曼明白了,原来十年前有人进过三间了,还没有出来。

这三间在火葬场存在,是因为阴气的存在,而存在的。

“是呀,她进去了,我给找回来了。”牢蕊说。

唐爷站起来,又坐下了。

“牢姐,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三间你虽然可以看到进去的门,但是出来也是千难万难。”唐爷说。

唐曼听完,懵了,师傅竟然可以看到进入三间的门?

“好了,不说了,现在没事了,我的徒弟我不救,谁救呢?今天求你一件事儿,给我画一幅画儿,门。”牢蕊说。

唐爷犹豫了半天说:“您这是要......”

“没事,我送给我徒弟。”牢蕊说。

唐爷看了一眼唐曼,小声说:“这能行吗?”

唐曼不知道,能行指的是什么?

牢蕊点头,然后就是喝酒,唐爷喝了一杯,就走了。

唐曼问了,牢蕊说:“什么都别多问,画拿来后,挂到家上的墙上就行了,就当是装饰画儿。”

唐曼一听,也不敢多问了,怎么个解呀!无解方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