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女工日记 连载中

火葬场女工日记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火葬场女工日记唐曼真石小说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章节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由网文大咖“冰儿”的编写的悬疑灵异小说《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唐曼真石为主角,主要讲述的是: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4章

唐曼惊醒了,一身的冷汗,一个梦连续做了两天,她想,也许是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师傅说过,想来当化妆师的人不少,但是能留下来的没几个,都是逃走了,能坚持下来的人,都很坚强。

唐曼从小到大就是这样,从来不认输,她是不会逃走的。

第二天上班,她没有和师傅提这件事情,没有必要,反而让师傅会多想。

今天是一级化妆室,三名死者。

唐曼第一天上班来的时候,师傅就教她,敬畏之心,对死者的敬畏之心,否则就别谈什么化妆。

唐曼进过一次二级化妆室后,感觉到在一级化妆室就轻松了不少,虽然没有动手。

她还是十分的小心,在这儿不能有一点马虎。

她一直在想着的是,那个梦,那个总是在梦里找自己的人,让她害怕,不安,那个人是谁,面目是模糊的,最初她以为那只是梦罢了,可是这梦竟然是连续的。

她没有和师傅说。

一直到那连续的做了七天的梦,她害怕了,每次她都在躲藏着,她害怕被找到。

那天她请师傅吃饭,说了这件事情。

牢师傅愣了半天,看着她,把她看得直发毛。

“你怎么才说呢?”

“我以为只是一个梦,并没有在意,可是已经是第七天了,我感觉快被找到了,我害怕。”

“七天了,时间有点晚了,三天的时候你就应该说了。”

牢师傅这么一说,她的冷汗就下来了,她刚来的时候,听其它的化妆师小声在说什么,她听得一个囫囵,但是也知道在说什么,似乎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她问过,没有人告诉她,似乎都在躲着她,为什么,她一直不知道,不清楚。

“师傅。”

“小曼呀,连续七天同样做一个梦,那容易是真实的,你想想,你从小到大的,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唐曼在想着,然后摇头。

“梦里的人你看不清楚,这事就不太好办,你想想,你来火葬场,除了化妆室,你去过其它的地方吗?”

“师傅,你告诉过我,不要去其它的地方,除了化妆间,办公室,我去过骨灰存放厅,是一个师傅带着我去的。”

“是谁?”

“张师傅。”

“到那儿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师傅说,让我熟悉一下这儿,带着我去了骨灰存放厅,她带着两个家属过去的,办什么事不知道,我就在那儿看了,我看到一个女孩子,和我年纪差不多,长得挺好看的,我当时是想,太可怜了,那么年轻,我心很酸,眼泪差点没掉过来,没经历过这些,除了这些,没有其它的。”

“噢,这事你也别担心,我找张师傅问问。”

唐曼回家,不敢睡,她害怕了,看书,看书也看不下去,什么都干不下去,满脑袋就是那件事情。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牢师傅打来电话。

“你来火葬场,自己害怕不?”

“师傅,不害怕。”

唐曼知道,牢师傅去找张师傅了,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了。

唐曼的父母都睡下了,她悄悄的出去,开车去了火葬场。

她从来没有在晚上来过,远远的就看到了火葬场那昏暗的灯光,发黄的那种灯光,让她不安,放慢了车速,一个是对死者的尊重,一个就是她有点害怕了。

进去后,牢师傅就站在门口,这是担心她害怕。

唐曼下车走过去。

“师傅。”

“别害怕,没事的。”

唐曼跟着师傅往骨灰存放厅去,进去,灯亮着,这里面一排排的架子,摆着各式各样的骨灰盒,有上千之多,张师傅坐在那儿,看到她们进来,站起来。

“小曼,你别紧张。”

张师傅也让她别害怕。

“小曼,你看到的那个女孩子的骨灰盒找到它。”

唐曼想了半天,她记得,十三排十三号的位置。

她往里走,感觉身体发冷,这里就是夏天也发冷,发阴,阴冷,这恐怕就是阴气吧!

牢师傅和张师傅在后面跟着。

她站在那个骨灰盒前。

“就是这个。”

牢师傅和张师傅对视了一下。

“好了,你们两个先到办公室喝点茶。”

张师傅说完,往骨灰存厅的档案室走去。

唐曼和师傅去了办公室,她给泡上茶。

“师傅。”

“你不用害怕,没事的。”

张师傅半个小时后进来,看了牢师傅和她一眼。

“小曼,你到外面等一会儿,不用害怕。”

唐曼出去,就靠在门口,她是真的害怕了。

唐曼听到里面小声说话,有意的,那是怕她听到,她更紧张了。

牢师傅和张师傅在里面说了有半个小时,她们才出来。

“小曼,送你师傅回家,别想那么多,不会有事的,明天你就休息一天。”

唐曼送师傅回家,师傅就说了一句,没事,然后闭上眼睛,一直到师傅家门口,她叫师傅,牢师傅才醒。

“明天你休息一天。”

牢师傅进门。

唐曼知道是出事了,她想哭,可是哭不出来。

她回家,不敢睡,靠在床上,看书,一会儿竟然睡着了。

她又梦到了那个人,那个面目模糊的人。

一直在找她,她感觉已经是没有地方藏了,她跑着,哭着,叫着,没有人......

她醒了,天亮了,爬起来,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昨天,牢师傅和张师傅让她找那个女孩子的骨灰盒,这里面肯定是有事儿了,她们两个人办公室,小声说了半个小时。

唐曼吃过早饭,开始坐立不安,她在等着师傅的信儿,今天肯定是要给她一个说法的。

一下到中午,唐曼等得心急,就给师傅打了电话。

“别急,晚上我给你打电话。”

唐曼听师傅的声音,似乎哑了,看来这件事并不太好办,这让她更恐慌了。

唐曼这一下午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天黑了,师傅打来了电话。

“你换一身黑色的衣服,身上不要带红,不管是什么,然后开车到小西路的车站接我。”

唐曼换好衣服,下楼开车去小西路的车站去接师傅,小西路离她家不远。

唐曼不知道,发生这件事的原因,那个梦里总是要找自己的人,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