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飘在自己的墓碑前看着众人假哭号丧 连载中

她飘在自己的墓碑前看着众人假哭号丧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小时倾 主角:安无忧蓝桉

她飘在自己的墓碑前看着众人假哭号丧心中渗出凉薄冷意_安无忧蓝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她飘在自己的墓碑前看着众人假哭号丧》小说介绍

安无忧蓝桉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她飘在自己的墓碑前看着众人假哭号丧》,小时倾是《她飘在自己的墓碑前看着众人假哭号丧》这本书的作者,这是一本大家都在搜索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偌大的安家宅院一直人流攒动,本应该是热闹非凡的情景,然而现场的气压却格外的低,安家的宅子四处挂满了白绫。...

《她飘在自己的墓碑前看着众人假哭号丧》小说试读

当初蓝夫人为了眼不见心不烦,将蓝桉扔在了距离蓝家最远的郊区庄园!

距离蓝家所在的b城,还有三个小时的车程,进城后杂七杂八的事情再耽搁些时候,他们到蓝家宅院怎么也要四五个小时。

“我叫蓝睿!”最终还是蓝色西服男人先打破了车里的宁静。

蓝睿等了许久,结果还是都没等到眼前这个安静的瓷娃娃似的蓝桉少爷开口问他些什么。

想想蓝桉的身世自己自己所知道的传闻不仅在心中微微叹息,也不在计较什么。

时间又再次静止了下来,蓝睿就只能自己开口介绍了。

“按照蓝家的辈分算起来,我算是你表叔。”一表三千里的表,换在蓝家其他少爷小姐面前,就是借蓝睿个胆子他也不敢如此说。

然而蓝桉只目光移了移,依旧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蓝睿心中轻轻啧了一声,这还没回到住宅呢少爷架子倒是先端起来了!

可惜了,若不是当年大少爷和夫人年纪轻轻就因公殉职,这蓝桉少爷怎么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

这次的联姻说的好听是两家连亲,可蓝家谁不知道这不过是蓝夫人不过是将蓝桉少爷推出去做了一颗交换利益的日子罢了!

说的好听是连亲,而蓝家攀上安家这门亲在如何也只有送蓝桉入赘安家的份,若真是那么好的连亲蓝夫人怎么可能压着自己的儿子反而把蓝桉送了出去?

如今定亲宴即将尘埃落定,当初摸不清底细的人这会儿可算是瞧了个明白,虽不知是何缘故,可也回过味来这安家夫人的意图了。

安家可没表面看起来那么的风平浪静!

蓝家夫人和着安家夫人柳叶算计了安家继承人安无忧的婚事,而安无忧又是个有手段的,就这样被算计了婚事岂能甘心?

安夫人怎么样也是安无忧的生母,蓝夫人再不济也有蓝家在后面撑着,而这无依无靠的蓝桉只怕进了安家的门只怕也不会有个什么好结果。

安家继承人岂是那么好算计的?即使蓝桉在这中间一直只是一颗无辜被人利用的棋子,可那又如何,没人会去可怜一颗棋子。

要真说起来蓝睿还真是误会这会儿的蓝桉了,他了没有故意端起少爷的架子,也不是故意晾着蓝睿。

只不过这会儿他努力搜刮着他脑袋里关于蓝家家那些少得可怜的信息,毕竟那些记忆已经距离他很久远了!

蓝睿又絮絮叨叨又说了一些,可蓝桉这明显神游无所谓的样子,蓝睿也都要被他弄没脾气了!

蓝睿继续讲起了这次的蓝家和安家的联姻,以及一个月后订婚,一些需要蓝桉避讳注意的地方,这些也是管家在他离开蓝家宅院前交代蓝睿要告诉蓝桉的。

讲完了,蓝睿也不再去刻意注意蓝桉是否听了进去,反正他的义务是尽到了,不听惹到谁了,倒霉的也不是他,管他爱听不听呢。

“我什么时候结婚?”从上车开始后就一直缄口不言的蓝桉却突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问出了声音。

“啥?”蓝睿不敢相信的挠了挠耳朵。

“不是因为婚事才接我回来的吗?我什么时候结婚?”蓝桉并不觉得自己问出的话有什么不妥,反正在这些人眼中他不过是个好拿捏的小白兔。

“咳……”蓝睿被蓝桉直白的问话呛了一下,却又终于再扫了他一眼。

看不出来这蓝桉少爷小小年纪这么恨嫁的吗?他到底知不知道一旦和安家结婚到底意味着什么?

还是他真的心大到以为结婚后去了安家就能有什么好日子?安家也不比蓝家太平,只怕是出了狼窝,又入虎穴。

在蓝家就算那些人在如何膈应蓝桉的存在,至少也不会短了他吃穿,性命也会无忧。

而一旦趟进了安家豪门大宅的浑水,就算蓝桉溺死在浑水里也打不出半点水花来。

蓝桉问过话便又重新低垂下脑袋,遮掩住了他眼底所有的情绪变化。

看着蓝桉低垂的脑袋徒留给自己毛茸茸的发顶,蓝睿不知怎的竟生出了几分怜悯。

怎么也不过是个19岁的孩子而已,也许蓝桉少爷是认命了吧,不认命又能怎么样呢?

孤身一人的他怎么能扭得过偌大的蓝家呢?

也许蓝桉的未来也没那么糟糕?蓝睿胡乱的想着,他斟酌了一下话语。

“你回蓝家后夫人会找人给你上课,你跟着学就好了,订婚宴定在!下个月初八,至于结婚的时间还得看安家那边!”

蓝桉在蓝睿说话的时候仍然低垂着脑袋,修长白皙而有骨节分明的手把玩着手中的花朵不知在想些什么,没人看到他低垂着的眼眸一抹精光一闪而逝。

蓝睿说完没见蓝桉再问别的问题也就闭嘴不再言语,车子里除了几人的呼吸声,又重新回归了最初的平静。

再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路程中,一路沉默到b城,再从市区沉默到b市富人区蓝家本家宅院。

“到了,”戴墨镜的司机在一个巨大的铁门前停好车之后,回头提醒了一句。

“蓝桉少爷,到了!”蓝睿伸出手刚准备伸手叫醒身边闭目养神的人,却突然被抓住手腕。

“斯!疼!”蓝睿只觉得眼前一抹残影闪过,巨大的疼痛突然从手腕上传来,让他痛得直抽凉气。

“蓝,蓝桉少爷”还未挣脱手腕上的桎梏,一抬头对上一双狭长冷冽而又深邃的眸子,让人寒芒在背,如坠入深渊,蓝睿的声音在这目光下生生被掐断了。

“不,不好意思,刚刚做了噩梦!”随着蓝桉温软清冽的声音,这冻结的空间如如沐春风一般冰雪融化盛开出了花朵来。

只一瞬间,蓝睿再次看向的蓝桉不仅产生了自我怀疑。

此时的蓝桉完全一副睡眼惺忪,眸子湿漉漉的,眼底还微微泛红带着水汽,脸上更是满脸愧疚,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乖乖美少年!

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他的感觉吗?去不是手腕上的淤青和疼痛的**,蓝睿可能真认为如此。

“对,对不起!”少年微微皱眉,似是十分愧疚与懊恼。

“没,没事!是我唐突了!蓝桉少爷,到了!”蓝睿倏地把眼睛移开,却是有些不敢看蓝桉了。

美人凝眉什么的,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大,几乎要把他刚刚被蓝桉袭击出来的火气给散光了。

收回手臂,蓝桉连忙退出车子给蓝桉让出了道路。

下车后的蓝桉在众人眼里看起来仍然是那个单纯无害的小白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