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农女是锦鲤 连载中

团宠农女是锦鲤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一纸荒年 主角:苏暖暖苏风

苏暖暖苏风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苏暖暖苏风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团宠农女是锦鲤》小说介绍

《团宠农女是锦鲤》是由作者一纸荒年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苏暖暖苏风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被雷劈!苏暖暖从一千年锦鲤,变成了农家小团宠。...

《团宠农女是锦鲤》小说试读

第14章

苏暖暖这话什么意思?

她认识她们?

关羽然一听这话,对着苏暖暖就质问:“你认识我们?”

苏暖暖摆摆手说道:“也不算认识,就是那天你们奶奶打你们,我看到了。诶,这家家酒一点也不好玩儿,你们的恶奶奶我是扮不下去了。”

小丫头还挺能折腾人的。

南弦在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地上扒拉蚂蚁呢。

“不行,你不能走。”

关心然有些恼,便宜没占到还被苏暖暖给折腾了一番,她心里着实不得劲。

“就是,你不能走。”

关羽然也上前拦住了苏暖暖。

“不能走?”

“为什么不能走?”

苏暖暖虽然没有她们高,但气势上一点不输给她们,她出口清脆,挺胸抬头插腰,踮起脚尖对着她们就问。

关心然想了半天才想出个理由:“因为,因为我们还没玩够。”

“你们没玩够,可我玩够了呀。”

苏暖暖绕着就要离开。

关心然不甘心伸脚就去跘她,苏暖暖眼睛微眯假装没看到,一脚踹了过去。

关心然猛然被踹疼得她大叫一声蹲下捂住了脚。

苏暖暖则仿佛被绊倒了似的,一下往着一边倒去,本想着是草地倒下去也不疼,却不想落在中途竟然停了下来。

她仰头一看就看到了南弦。

“重死了!”

“还不起来。”

南弦见她眨巴着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看,不由得喊道。

苏暖暖才起身。

苏风就跑了过来,对着她就是一番打量:“乖宝,你没事吧,没哪里疼吧?”

“爹,我没事。”

“多亏他救了我。”

苏暖暖指着南弦说道。

南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出手了,但见苏风朝着自己看来,他忙解释:“我,我刚就是…”

“好了,你不用解释,总之谢谢你了。”

苏风一想到这小子的手搂过自家女儿的腰,心里就有些不爽。

关羽然见他们就在那说话。

也不管她姐姐。

关羽然不由得喊道:“风叔,乖宝把我姐的脚都踢红了,你不能不管呢。”

“胡说。明明就是你姐想绊我女儿一脚,结果没成想她走路腿抬得高了,就踢到了。刚刚我坐的那一桌的人都看到了,要不是有人提醒我,我还不知道呢。你姐小小年纪就这么坏,我可得找你们爹娘好好摆谈一下。”

苏风虎着一张脸就说道。

关心然和关羽然,一个七岁一个六岁,不过还是孩童。

虽然有点心思。

可听苏风这么说,到底还是怕了。

关心然也顾不上脚疼,出口就求饶道:“风叔,别告诉我爹娘,我知道错了。”

苏风不过是吓唬她一下也没想告诉她爹娘。

“好了,这次就放过你了,还有下次别怪我这当叔叔的不客气。”

苏风放下这话,抱着苏暖暖就走。

“南弦哥哥,谢谢你。”

苏暖暖趴在苏风背后道了声谢,不管怎样这声还是该有的。

她竟然知道自己名字?

南弦没说话转身就走了。

......

接下来的日子,苏暖暖都没有再见到南弦。

一天天过去。

苏暖暖到底是忍不住了:“奶奶。”

“怎么了,乖宝?”

田氏正在沥饭,看乖宝跑进来抱起她就问。

苏暖暖犹豫了下,还是问了出口:“奶奶,最近怎么都没看到南弦哥哥呢?”

见自家孙女竟然问起南弦。

田氏有些意外。

但她还是如实告诉了苏暖暖:“是这样的,他姥姥近来病了,她娘就带着他回了娘家。”

“这样啊。”

苏暖暖知道是这么回事后,就没在问了。

田氏看了眼苏暖暖,出声问道:“乖宝啊,你之前不是跟南弦一见面就挺不对付的吗,你现在怎么就问起他了呢。”

上次在屋外发生的事,苏风和苏暖暖都没有告诉她,所以田氏是不知道这些事的。

“我,我就是奇怪怎么没看到他,才问的。”

苏暖暖张口就道。

听她这么说,田氏也就没有多问了,让苏暖暖自己一人玩着。

她就去蒸饭了。

眼下云香跟着去了地里干活,杨梅和袁氏要带孩子要洗自家的衣服,所以大多时候都是田氏在做饭。

看自家奶奶这么辛苦。

苏暖暖张嘴就说道:“奶奶,我们做生意吧,这样我们有了钱就可以请人做饭,洗衣服,到时候你就不用那么累了。”

“我家乖宝就是贴心,可这做生意啊哪是这么好做的呢。”

田氏将饭蒸上,往里塞了几把柴火后笑着说道。

虽然苏暖暖不是一般人。

可她时不时的还是会把她当一般孩子看。

苏暖暖闻言,凑上前说道:“奶奶,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我说行肯定行的。”

她倒是忘了这些了。

能不这么辛苦自然好了。

田氏拉着苏暖暖到一边坐下,就说了起来:“奶奶倒是忘了我家乖宝不是一般人了,那乖宝你说做什么生意呢?”

“做卤味生意。”

苏暖暖一想起那味道就不由得咂吧嘴巴。

“卤味?”

“什么是卤味呢?”

田氏一脸的好奇,她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可从没听过这个。

“就是,一种吃的。”

苏暖暖之前好奇还去偷看过别人怎么做的呢。

那次那个船上飘出来的香味,不光馋坏了她,还有她的那些小伙伴一个个也都冒出了水面,偷偷的去拿了点吃呢。

苏暖暖认真的将自己看着的香料讲了出来。

田氏知道些,还有些却是不了解,苏暖暖索性想了个办法那就是画下来。

可她和田氏都不会画。

杨梅和袁氏也是不会画的。

她们也就认识几个字。

田氏想了下对着苏暖暖就道:“这样吧,乖宝,等你爹回来,我让你爹画。你爹别看他挺不靠谱的,但他小时候画什么还是画得挺像的。”

“哦,那就等爹回来吧。”

苏暖暖跟田氏说了会儿话,就去大门外坐着等苏风回来了。

到午饭的时候他们才回来。

今日的苏树又是收获满满,不仅猎了三只野鸡五只野兔,还打了头小野猪。

苏树欢喜的道:“乖宝,等我们呢。”

“我等我爹。”

苏暖暖迈着小短腿上前就抱住了苏风的腿,把苏风高兴得东西一放伸手就抱起了她:“我家闺女就是好。”

直把苏树他们看得一顿吃醋。

然而,苏暖暖后面的话扎心了:“爹,我等你给我画画呢,不然我早去看二弟、三弟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