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 连载中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九公子 主角:顾南箫傅景铄

顾南箫傅景铄小说免费试读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小说介绍

新书《标签:小说名》作者九公子,小说主角是顾南箫傅景铄,该小说文笔细腻流畅,情节生动,内容精彩非凡,实力推荐。书中精彩段落节选:前世惨死,老天给了顾南箫一颗后悔药,她重生了。她一改骄纵任性,对未来的权倾天下的夫君千依百顺、百般关心,只求改变前世惨死的结局。妹妹设计陷害,姨娘争权夺利,渣男算计引诱......她斗绿茶虐渣男,信手拈来。谁料重生后又美又飒太招眼了,引来无数小美男,夫君一旁急了眼。一日,小世子真情款款:“箫姐姐,你几时能对我比他好一点。”又一日,翩翩公子含情表白:“小箫儿,本王也可以宠你上天,可否考虑?”终于一日,醋坛夫君爆炸,当街醋吼:“都滚,箫儿是朕一人所有!”当晚,醋坛夫君便把顾南箫逼到床角:“宠朕,天下拱手送你,不宠朕,后果......看着办!”...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小说试读

第8章

顾正洪一声令下,管家带着下人领命下去,一间房一间房的查。

顾南箫靠近傅景铄,挨着他的肩:“偷钥匙的人一定就在府内,但不会是你。”

“你相信我?”他下意识问。

“相信。”她点头。

傅景铄闻言轻蹙起眉头,不是她想陷害他?

顾南箫眨眼一笑:“相不相信,等下便知。”

一会儿,管家回来了:“老爷,姑爷房里什么都没有。”

管家的话似乎激起一层浪。

“你说什么?”赵姨娘声音一下子拔高。

“姑爷房里没有钥匙。”管家又说一遍。

“怎么可能。”赵姨娘自言自语嘀咕。

随即,其他人陆续回来,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一串钥匙:“老爷,这是在二小姐房里找到的。”

下人把那一串钥匙交上去,顾正洪接过钥匙查看,这是他顾家的库房钥匙,上面刻着一个顾字。

看过,他把钥匙递给沈氏,沈氏看了一眼:“这正是库房钥匙,是我的那串钥匙。”

顾正洪面色铁青大怒:“这个孽女!”

“老爷,这一定是误会,一定是误会!”赵姨娘顾不得想钥匙怎么会在女儿的房间,扑通一声扑过去,跪在地上。

“二姨娘,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你口口声声是他偷了钥匙,结果却在你女儿的房里。”沈氏质问。

赵姨娘跪着哭着:“老爷,你要相信我,雪儿是你女儿,她不会干这种事的。”

正当顾正洪要发火时,最后一个搜查的下人回来,手里也拿着一把钥匙:“老爷,这是在二姨娘的院子里搜到的钥匙。”

又一把钥匙,这一把钥匙激起千层浪。

“你胡说,我院子里哪来的钥匙。”

赵姨娘猛的收住眼泪,扑向下人:“你这个奴才,竟然陷害我!”

下人退后两步:“老爷,这真是在二姨子院子里搜出来的。”

顾正洪阴着脸摆手,拿过那把钥匙和刚才的那一串对比,双拳慢慢握紧,这是其中一把库房钥匙。

赵姨娘扑过去抱住他的腿:“老爷,你相信我,这不是我的。”

他一把揪住赵姨娘的衣领:“说,这把钥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真不是我的。”赵姨娘疯狂的摇头。

“来人,把她拉下去,再去搜,我倒要看看她到底藏了多少东西!”顾正洪一把甩开。

管家立刻招呼两人把赵姨娘按住。

赵姨娘面如死灰的瘫倒在地上,完了,她还有一些东西没来得及运出去,要是被搜出来......

顾南箫看着那两把钥匙,一时间也有点摸不清状况。

赵姨娘偷了沈氏的钥匙放到傅景铄原先的房里已经被她拿走,放到了顾灵雪的房里。

刚才搜的那一串是她放的,那赵姨娘院子里的钥匙又是谁放的?

难不成是他?

她朝傅景铄看,眼神带着询问。

傅景铄一脸冷淡撇过眼:“我不会陷害人。”

“那怎么会有另一把钥匙?”她一脸茫然。

傅景铄撇了一个白眼:“一把锁就只能配一把钥匙吗?”

顾南箫嘴角猛的一抽:“哼!”

她费了心思帮他,他却嫌弃她笨!

两人正“愉快”的聊着,赵姨娘突然指着沈氏:“姐姐,你下的一手好棋,你为了自己的女儿竟然想把我们母女都除掉。”

沈氏上去就是一巴掌:“你给我住嘴,你嫁到顾家这么多年,我要想把你除掉早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再者,为什么会有两把钥匙,你心里一清二楚。”

这一巴掌打的让人一愣,沈氏向来温柔,没想到也会打人。

顾正洪怒吼:“够了。说,你什么时候偷配了钥匙,你到底在密谋什么?”

此时此刻,顾正洪已完全相信第二把钥匙是赵姨娘偷偷配的,起了外心。

见顾正洪怒吼,沈氏忙转身:“老爷,小心身体。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

自从赵姨娘进门,沈氏虽仍是得宠,可她心里一直记恨,而今有机会把赵姨娘赶走,她一定要抓住机会,也不枉她隐忍这么多年。

想到此,她接着又道:“一年前二姨娘跟我说她娘家一个故友想做点事情,找她帮忙,她不忍拒绝就想着拿点银子给他,便问我拿了库房钥匙,我想着她也是给我们顾家争面子就把钥匙给她了,她拿了东西后把钥匙送回来了,没想到却是去偷配了一把,难怪这几年库房总是少东西,总是对不上帐,原来是她把我们顾家的东西都转移出去了,你是想毁了顾家?”

顾正洪越听火越大,娘家一个故友,是谁?

男人的直觉,那个故友是男的。

这话一出,赵姨娘顿时心一抖:“老爷,你相信我,我没有,我问姐姐拿钥匙取东西是给母亲做寿,不是给故友。”

顾正洪根本不听她的辩解,瞳孔一紧问道:“那个故友是谁?”

“老爷,真的不是故友!”赵姨娘扯着他的衣角哭诉。

顾正洪皱眉闭了闭眼,一睁眼,狠狠的甩出去一巴掌,赵姨娘当场被甩到地上,嘴角流血。

“老爷,您息怒。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永远陪在你身边。”沈氏扶着顾正洪坐下。

看着沈氏,顾正洪心里一阵愧疚,自从娶了赵姨娘,对沈氏是有所疏忽。

“说,那个故友是谁?今天不说明白,我就杀了你!”顾正洪深呼吸口气,他要知道给他戴绿帽子的人是谁。

这时,顾南箫突然走过来:“父亲,灵雪说过她有一个大伯和当今的靖王认识,想必那个大伯便是二姨娘的故友。”

听着顾南箫的话,顾正洪沉静下来。

和靖王认识,靖王是什么人,他虽不在朝为官,但也知道,靖王是目前最具实力的皇子之一,但却是心狠手辣之人。

前思后想过后,顾正洪决定暂且忍下那口气留二姨娘一条命。

如果杀了,那个男的必然会报仇,他们顾家就会因此招惹到靖王,目前,他顾家不想沾上任何朝廷的人。

“来人,二姨娘偷盗家产被发现后得了失心疯,疯的太重,把她关起来永远不许出门。”

话落,顾正洪看了眼沈氏:“委屈你了。”

随后看向顾南箫:“箫儿长大了,你也已经成家,以后,就帮着你母亲打理家事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