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神战婿 连载中

狂神战婿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一笔入魂 主角:林啸周清雪

林啸周清雪小说主角 林啸周清雪为主角的小说

《狂神战婿》小说介绍

强烈推荐好文《狂神战婿》,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都市生活小说,值得推荐观看。林啸周清雪小说精彩段落试读:5年前遭人陷害送到边境,他却逆天改命,浴血征战,荣封战神。5年后,他再度归来,却发现,妻子竟被逼改嫁。战神一怒,天地变色!...

《狂神战婿》小说试读

江铭还没说话,周振国和周森就迫不及待地开口。

“战神不和江少熟,难道和你熟吗?”

“同样是部队里的,看看人江少再看看你!”

“估计你也就是一个小兵,连战神的面都没有见过吧!”

“知道还不赶紧滚!”

林啸玩味地看着江铭,“哦?是吗?”

众人满脸期待地等着江铭动手,将林啸当成一条狗教训。

但江铭没有,反而脸色发白,牙齿不停发颤,身体也不停地颤抖,仿佛见了鬼一样。

他没有看到鬼,而是认出了林啸。

为什么看林啸这么眼熟?这不就是那照片里战神的模样吗?!

江铭只感觉血液翻滚,兴奋和恐惧让他不知所措。

“你,你是……”江铭颤颤巍巍地开口。

林啸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哦?你认识我?”

周森破口大骂,“认识你?你以为你是谁?你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还敢碰江少!拿开你的脏手!”

但江铭却突然喷出一口鲜血。

别人看来林啸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人知道他的五脏六腑已经受到重创了!

紧接着,直接昏了过去。

现场瞬间乱成一锅粥,所有人都认为江铭是被林啸给气晕的。

新郎都晕过去了,婚礼自然办不下去。

周振国等人赶忙将江铭送医,祈祷他无事,否则,整个周家都会陪葬!

而林啸也跟着周清雪回家了。

到家门口,林啸小心翼翼地问周清雪,“你怎么会答应和那种人结婚呢?”

周清雪闻言,以为林啸在质问她,心中又泛起一股委屈,但嘴上却冷漠地讽刺道:“你意思我活该守寡了?”

林啸并不是质问,他只是想搞清楚怎么回事,“我,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是,我就是贱,我贪图江铭的富贵,所以和他结婚,行不行?”周清雪咬牙道,眼里又升起了水雾。

说着,用力地打开门,鞋也不脱就走了进去。

却被林啸从被背后死死抱住。

看到周清雪这副倔强的样子,林啸知道其中肯定有隐情。

他真该给自己两巴掌,什么时候问不行,非得现在问?

“清雪,我不是故意的。你告诉我,好吗?”话已出口,只能硬着头皮道。

周清雪想到自己这五年受的委屈,被压迫,活活给林啸守了五年活寡,她的心就越发痛。

五年,女人能有几个五年?

不仅为林啸守了活寡,甚至到最后,连最敬爱的奶奶留给她的房子都守不住。

还要服从家族的联姻安排才能不被收回。

到头来,却还要被林啸质疑?

想到这里,她就奋力挣脱了林啸的紧抱,又打了他一耳光。

林啸依旧默默承受,但他能感觉到,这次的耳光比刚刚那次,轻了许多。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不辞而别?”周清雪冷声问道。

林啸没有隐瞒,把当年的事情一股脑告诉了周清雪。

但周清雪却眼神冷漠,“证据呢?”

她不信,这事情太过荒唐,从来没有发生过,征兵参军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无人敢造假。

这只不过是林啸不辞而别的借口罢了!

“我……暂时没有证据!”林啸低头道。

他有,但他不能拿出来。

那些文件一级机密,保密是天职,这种事情他不可能泄露的!

周清雪笑了,讥讽道:“是啊,没有的事情,哪来的证据呢?”

“我会找到证据的,你给我时间!”林啸看着周清雪的眼睛道。

保密文件库里的文件他不能动,但他可以从周家入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件事情,周家一定会留下证据!

周清雪原本压根不信,但看到林啸那坚定执着的眼神,她动摇了……

这眼神,比五年前的林啸更加自信。

这时,周清雪的父母听到动静出来了。

李香莲一看到林啸,二话不说抓住就是劈头盖脸一顿打,“你还有脸回来!你这个废物!还把江少气住院,把婚礼搅黄了!你存心不想我们家好是吧?你个负心汉!看我不打死你!”

林啸装作很痛的样子,“妈,我知错了。”

最后还是周建拦住了她,严肃地说道,“差不多得了,人回来就好。”

然后古板地拍了拍林啸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神,点了点头。

林啸也点了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周建是江州市税务府的一个小科长,这个科长,他当了十年之久。

因为他不懂得“变通”。

据林啸所知,他这个岳父进体制内从来没有收过礼,更没有收过一分钱,为人极其正直和清廉。

他们家受到周振国和其他人这般针对,也有周建从不听周振国的“要求”办事导致的。

也因为这事,没少挨李香莲的骂。

但林啸却和周建合的很来。

也许,这就是物以类聚吧。

林啸又将刚刚和周清雪说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李香莲和周清雪一样,根本就不信,指着二人骂,“你还护着他?我们这家都让他害成什么样了,一回来就惹这么大祸,你让开!我打死他!”

周建却分毫不让,只是闷闷地说道,“我相信林啸,他有他的理由。”

“你!”

林啸急忙道:“妈,这五年是我对不起你们,我会用一辈子来偿还你们,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

李香莲根本不听,愤然骂道,“你拿什么东西来偿还我们?一个退伍老兵,要钱没钱,要能力没能力,不是废物是什么!”

“想偿还我们,好啊!离婚!立马和清雪离婚!别拖累我们就是报答我们了!”

林啸坚决地摇头道:“我不会和清雪离婚的,她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会让她幸福的!”

周清雪眼神微动,李香莲却吐了口唾沫,“我呸!你也配?我告诉你……”

“妈,”周清雪打断了她的话,随意瞟了林啸一眼道:“我不会离婚的,我和他是奶奶撮合的,是奶奶的夙愿,我不会违背的。”

“另外,反正我也不会让他动我,挂个名,当个挡箭牌吧。”

林啸苦笑了一声,当个挡箭牌……

看来周清雪对他的怨念真的很深。

李香莲还想说什么,周清雪的手机突然响了,周清雪一看是周振国来电,表情微变,接通了电话,准备挨骂,结果周振国说让林啸接电话。

周清雪看了林啸一眼,抿嘴道:“爷爷,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吧。”

“我让你把电话给林啸!!”周振国怒吼。

周清雪只得把电话给林啸。

“喂?”林啸轻松地接过电话。

“林啸!你个王八蛋!我周家的气运都让你毁了!”周振国没忍住,直接破口大骂。

尽管江铭没什么大碍,很快清醒,但江铭客气的态度让周振国很担忧。

故意客气,就是要故意疏远你的意思啊!

最重要的是,对结婚的事情直接闭口不谈了!

林啸轻笑了一声,也不说话。

“你还有脸笑?行!我先不跟你计较,我告诉你,明天我宴请了江少,我要你过来好好跟他道歉,亡羊补牢!听到没有!?”听到林啸的笑声,周振国简直要气炸了。

不料林啸却冷笑道:“如果我不呢?”

“林啸,你别忘了你什么身份!”

林啸声音一寒,“顶替周森上战场这事,我会找到证据的。”

周振国一听这话,沉默了一下,随即沉下声音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参军只有本人同意才能去,你不会不知道吧?”

接着又极其嚣张地说道,“五年前的征丁,只有你这种贱民,一无是处的废物才会被召去,我周家男儿不比高贵几十倍?怎么可能和你一样呢?”

“还有,明天清雪也要来,她也得道歉,不能漏了,你们要是敢不来,后果很严重!”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爷爷!那个废物怎么说!”周森急忙问道。

周振国嗤笑一声,“他敢不来吗?”

接着话锋一转,“林啸说会找到五年前的证据。”

周森一愣,会意,“我去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