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扇 连载中

花扇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紫花地丁_ 主角:陈萱叶景月卓浩

陈萱叶景月卓浩为主角的小说 陈萱叶景月卓浩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花扇》小说介绍

近来受广大书友追捧小说《花扇》由本站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要讲述主角陈萱叶景月卓浩的故事,小说简介:离奇穿越古代,附身在户部尚书家的庶出三小姐身上,比较悲惨的是陈萱叶并没有得到原身的记忆,为此她能做的,就是仿照曾经看过的古装剧,假装自己失去了记忆,通过身边的小侍女得知自己不曾知晓的那些重要信息。所以当陈萱叶得知自己穿越到了架空朝代的时候,内心是既庆幸又惶恐,尤其在得知原身的处境不算好也不算坏的时候,她内心更是非常的开心,认为自己以后的路不会特别的难走。...

《花扇》小说试读

“小姐想去哪游玩?”坐在马车内,小若一脸恭敬地望着自家小姐。只是略显不稳的气息,红扑扑的脸,以及那晶晶亮的眼,无一不透露出她内心的兴奋。

萱叶好笑地看着小侍女,想着这丫头出府前还一副为为难难的模样,出了府倒是转瞬便换了个性子。摇了摇头,萱叶状似无奈,又似迷茫道:“我也不知去哪好,小若是否有什么提议?”

“小姐,听说月城最繁华的永安街近日有庙会,可热闹了,好多公子小姐都会去呢!”

望了一眼比她还兴奋的人儿,萱叶扬手一指,意气风发:“好,那我们便去那!”若不是穿了女装,指不定就成了哪家风流倜傥的帅气公子哥。

“小姐,那庙会东西可多了,有杂耍啦,糖人,有……”

耳边一只小喜鹊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好不欢快。只是萱叶素喜清静,但又不忍打断。一瞧便知这位小侍女平日里很少有出府的机会,若是摆出一副主子的模样,萱叶自认扰了兴致不说,但凡留下个主子不好相与的印象,可她可就头疼了,如今她还必须得仰仗眼前这只小喜鹊呢。不过,明明是她想要出府,起初这丫头还不同意,眼下倒好,也不知道这丫头后来同意了,是不是因着心里面占据的一点小九九起了作用。

无奈之中,萱叶只能撩开帘子,远眺前方,权当欣赏外面的风景,熟悉地理文化。不过,这古代的空气可是相当清新,风景也很优美,少了污染,自然的东西最是完美。

正当萱叶对着帘外发呆的时候,过道上陡得扬起一阵风沙,待萱叶回过神来,只听得见“得得”的马蹄声,连半个正脸都没捕捉到,却白白扑了满脸的灰尘。恍惚之中,似乎只瞥见了一骑黑色的身影,那背影好像还挺飒爽的?

我呸!萱叶不爽地晃了晃脑袋,抹了一把脸:“该死!”然后双眼愤恨盯着外面,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个早已远去的黑色身影戳出个大窟窿。

“小,小姐,你没事吧?”方才她听到了什么?小姐说该死!小若傻了,再瞧见小姐恨不得杀人的眼神,小若吞了吞口水,忽然,豁命般得喊了一声:“小姐你要不要用布擦擦啊!”可这声音一出口便跟蚊子的呅呅声差不了几许。

“嗯?”回头望着小若一付见了鬼似的表情,萱叶忍不住唇角抽了抽,“额……那个我饿了,小若你取些点心出来先垫垫饥。”顺手接过小若手中的锦帕,萱叶自顾自地偏着脸擦拭了起来。

“小姐,到了。”

一晃神,马车便停在了永安街的一头,车夫下车备好了车凳,等候在了一旁。

萱叶一手搭在小若手上,一手提起裙裾,施施然地跨下马车,唇畔携笑,足尖轻点,俨然一幅美人下车图。

白衣男子撩开车帘,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清淡而美丽的画卷。

“公子?”

萱叶闻声,蓦然回首,裙裾纷飞,眉眼若水。心中暗叹一声:古代的帅哥都是长这么风华绝代、翩若惊鸿的拉风啊!

“公子!”站在马车一旁的小厮急得直跺了脚。他家公子不知怎得,怎么突然发起了呆,撩着帘子便这么杵着了!

萱叶回头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秀色可餐的画卷:一旁的小厮抓耳挠腮地看着自家公子,而自家公子呢?则一副俊美秀玉的思考状,茫茫然似乎还带着点欣赏的意味看着对面?

四目相对,萱叶一愣,倏尔垂下眼睑,转身离开。唇角不自觉露出一抹笑意,她可没有错过那双漂亮的凤眼之中所含的一丝戏谑。

“小姐,小姐,你等等小若!”小姐怎么就突然走了,也不知会一声。小若一边嘀咕着一边小跑,紧紧追着自家小姐。

“呵,小青扶公子我下车,有意思,真真是有趣啊!”一般女子若是瞧见他,或是含羞带怯欲拒还迎频频回首,或是极尽才艺以博得他青睐,哪有转身便走甚至有些见人逃跑的道理。他是阎罗殿的十八层恶鬼吗?嗯?

“啪”的一声,打开折扇,白衣公子面若桃花,媚眼如丝。一袭白衣,一头如瀑青丝被一顶白玉发冠高高束起,俨然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翩翩佳公子,而且这公子,能令万花失色,万女失颜。

“小姐,你看,这泥人多可爱!”

“好,老板,一个泥人!”

“好嘞,给,小姐。”

萱叶爽快地付完钱,转身朝着其它的小摊悠悠闲闲地逛去。

“小,小姐!”小若追上萱叶,捏着小泥人,满心欢喜地怯懦着:“谢谢小姐!”小姐可真好,小若心念着。

“我们去看下首饰和衣裳吧,我想添些个新的。”考虑到这具身子的衣服尽是些桃红的、粉的,总之离不开红,可见这具身子的主子是有多喜欢这些个颜色,首饰自然也离不开大金大银。殊不知,如今身上这件紫衣在衣柜里可就只此一件,估摸着也是偶尔一时中意方才置办了。

“姐姐,施舍点钱吧。”一个小女孩糯糯的声音在人满为患的长街一声一声,在喧杂的人群中尤为清晰。

萱叶刚要抬脚,便听到软糯可爱的声音。驻步回首,循声而望,只见一个头发蓬乱的小女娃,正怯怯地捧着一个缺了口的瓦碗站在一位少女身边,抬着小脸满目期待地乞讨。有善心的会扔两个铜板,嫌脏地会满脸鄙弃,一路行来,小娃娃却依然保持着一脸天真微笑。

她在用她的微笑乞讨。

注意到萱叶投落的视线,小女娃仰着那可爱的稚气,一脸期待地捧着她的瓦碗来到了萱叶跟前:“姐姐,行行好,施舍点钱吧?”

萱叶盯着她,微微一笑:“为何?”

“为何?”女娃娃弯着头,状似思考着,突然腼腆一笑,摸摸肚肚,糯糯的声音响起:“因为我饿了。”

忽然,萱叶目光一凛,却是瞥向了另外一人:“你又是为何?为何乞讨,我又为何要给你?”

“为何?”出言之人换成了一位少年,声音干净而清澈。

“以你现在的年纪,完全可以打工,养家糊口。”萱叶陈述着事实,她非常不喜欢明明拥有双手却宁愿去不劳而获的人。等着天上掉馅饼儿也不怕被砸死,要知道打个雷她都喜欢埋被窝,放个鞭炮她都要躲得远远的。

生命诚可贵,干嘛当废物。

“哥哥。”小女娃迈着两只小短腿朝着男孩跑去,拉着男孩褶皱的下摆,小女娃回头瞪向萱叶:“不准凶哥哥,哥哥是不放心叶叶,才讨钱的!”

“……”萱叶蹙拢双眸,蹲下身,望着小女娃,放柔了声音:“那你可愿跟姐姐回家,不用再讨钱,肚肚也不会饿了,哥哥也一起,好不?”她真的良心发现好喜欢这个女娃娃。

“哥哥也一起!”女娃看着男孩,认真地点点头,然后迈着两条小短腿咚咚咚兴奋地扑向了萱叶。

萱叶张开双臂,一把抱起这个可爱又懂事的娃娃。

“叶叶不好听,宝宝叫默默怎么样?”萱叶轻柔地哄着怀里的小女娃,满目欢心。

“默默,默默,咯咯!”女娃开心地拍拍手,“这是叶叶的新名字,好听!”

一旁围观的小若开始抽搐,小姐这明显是在诱拐啊!虽说这小女娃确实可怜,也瞧着让人喜欢。只是,叶叶?小姐怎么能给人取名叫什么默默,不能因为与小姐叠了一个字,便坑蒙拐骗一位柔弱的小娃娃吧。

萱叶偏头望了一眼身侧的少年,瘦削而单薄,眉目清秀而好看。

唉!这个世界的人都长得太优越了!

一番长叹之后,萱叶抱着默默,转身朝不远处的绸缎铺走去。

“谢谢小姐。”少年一跪,落字入地。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脚下一滞,萱叶没有停步。

“跪恩人。”少年依旧没有起身,而是跪在地上重重地嗑了个头,才起身跟上了萱叶。

“紫竹。”丢下两个字,绕过挡在前面的一袭白衣,“借过。”萱叶径直进了绸缎铺。

“莫言。”一道清冷邪魅的声音响起,不大不小。

萱叶身形顿了一下,恍若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