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灵宝册 已完结

书灵宝册

分类:官场职场 作者:一堆棒棒糖 主角:张真海棠

书灵宝册张真海棠目录 书灵宝册小说阅读

《书灵宝册》小说介绍

网络红文作者“一堆棒棒糖”带着最新的作品,那就是——《书灵宝册》,作者用雄厚的笔力,描述了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书中精彩段落节选:恭庆元年,天下初平,卷轴“来去”现世,天都首相吕掩挟天子令诸侯,欲夺卷轴寻得上古宝藏,助自己一举扫平天下,为此不惜通敌卖国,暗地勾结西夏狼王李继迁,表面以黄金百万作酬,允诺若寻得卷轴,这天下便与李继迁共主,实则包藏祸心,又与南越女帝暗通曲款,欲引起两方争端,自己则可坐收渔翁之利。...

《书灵宝册》小说试读

面对海棠的说教,张真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的确,他这一次是有赌的成分,否则的话,也不会将自己陷落到这种危险的境地。

万一这一次李继迁打定主意,要将张真身上的飞戳图纸取到手呢?

孟襄和阳明的命是命,那海棠喊过来的那些黑衣剑客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进行反思之后,张真才明白自己先前的那些举动到底是有多么的鲁莽。

如果真的死斗到底的话,那些黑衣剑客绝对十之八九会折损在这里,不能够保证李继迁绝对会折在这里。

每一个黑衣剑客其实都代表着一位家庭,他们的丈夫如果死在外面,那他们的家庭又该怎么办?

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张真的脸色满是愧疚,因为他的鲁莽差点导致许多个家庭破碎。

而那些家庭却又世世代代等候着他这位所谓的后商少主出现,属实是让张真觉得身上的担子有点重。

“海棠并无说教的意思,只是想让少主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变化,以后不要贸然的将自己限制于险境之中。”

海棠见张真思虑许久,唯恐自己的话冒犯到张真,再度开口强调着。

他绝对没有任何想要说教张真的意思,仅仅只是想要提醒一下张真,他眼下的身份并不如从前,必须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处境。

张真会想那么多,完全是因为他这个人本来心思就很是周虑。

张真不言语,海棠也没有在说什么,一路护送着张真,前往点松镇。

先前他和孟襄早已约好,如果能够逃脱的话,那就前往点松镇跟他一并会合。

与此同时,点松镇中。

孟襄带着阳明进了点松镇,随意找了一家酒家住了下来。

“得意哥哥,张真会怎么样?”

这一路上阳明都一直在思考着张真的下场会是怎么样的,毕竟他可没有经历过在雁门关内的事情,因此对于张真有什么后手根本就不清楚。

倘若先前不是孟襄主动拉着他离去的话阳明说什么都不会离去,在他心中看来张真完全是因为他的事情才会招惹上李继迁,而自己就这样一走了之的话,心中还是过意不去。

“他应该不会有事的,张真这个人身上有太多秘密了,你和我都不完全了解他。”

回想着在雁门关中的事情,孟襄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眼下就算后悔想要回去救张真也来不及了。

与其在这里杞人忧天,倒不如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你要不还是回天都吧,公主殿下,你一个人待在这里实在是有点危险。”

进房之前,孟襄主动开口和阳明说着,他已经起了将阳明送回天都的心思。

毕竟带着阳明一个女孩子家家在外,不管是做哪方面,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再加上他们必须要彻底保证阳明的安全,如果把阳明搞丢的话,他和张真同样不用回天都了。

那可是当今圣上最为宠爱的公主殿下。

“得意哥哥,你是觉得我跟在你们身旁会拖累你们吗?”

阳明也算听出了孟襄的意思,俏脸上的神情顿时就难过了起来,她只是想借着这一次机会和孟襄好好培养一下感情,早知道会那么危险他也不会主动跟出来了。

不过阳明也觉得孟襄说的没有错,他跟在身旁的确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会拖累他们的。

阳明认为,自己也是时候该考虑自己的去处了,总不可能一直跟在孟襄和张真的后面。

他很清楚,凭借着自己当下的实力,根本就没有资格跟随在他们的后面。

而梦想也发现自己说话的语气有点问题,马上就更改着说话语气,说道:“公主殿下,我并没有那个意思的,意思是基于你的人身安全,我还是比较建议你回天都比较好。”

毕竟在西夏这个环境当中,没有人会在意阳明的公主身份。

俗话说得好,天高皇帝远,李继迁之所以敢做出绝杀他们的行为,完全就是因为这里距离天都很远,皇帝并管不到这里。

只要手脚做的干净一些,皇帝就算想查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来。

梦想也清楚,凭借着自己现在的身手,根本不可能在各路高手的情况下,保护住阳明,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主动提出让阳明回归天都的原因所在。

阳明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一脸暗淡的走进了属于自己的房间中。

面对这个情况,孟襄很是无奈,他也不知该怎么去说。

他一向都不怎么喜欢言语,所以在表达自己想法的时候,可能会有点直来直去。

而阳明称为皇室宗族的人,对于话语中的潜意识,自然是有自己的理解。

另外一方,在海棠的护送下,张真也很快来到了点松镇。

在消失之前,海棠还特地将孟襄和阳明居住的酒馆地址打探到给了张真,张真便是顺着海棠给出的消息,来到了酒馆之中。

此时已是夜深,所以他并没有去骚扰孟襄和阳明,而是自己在开了一间房。

转眼便是来到天明时分,张真一夜未眠,早早的便是来到了大厅中,点了一些饭菜,等候着孟襄和阳明的下楼。

没等多久,孟襄和阳明结伴下楼,当他们看见张真坐在大厅之时,脸上皆是露出几分喜意。

在张真没有到来之前,他们一直都在担心他的安危,所以在看见张真的第一时间,两人脸上皆是露出了喜意,同时快步走到了桌旁坐了下来。

阳明率先开口:“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你是怎么搞定李继迁的呀?”

孟襄虽没有发问,可眼神中充满着疑惑。

尽管他清楚,张真眼下似乎是继承了某个势力的少主之位,可还是不清楚他是怎么从李继迁的手下逃走的。

这里可是西夏可是李继迁的地盘!

张真微微一笑,并不言语。

对于海棠的事情,他可不想让阳明和孟襄知道,特别是阳明。

后商少主这个身份意味着什么,张真心中可很是清楚,如果真的全盘托出的话,难保阳明心中不会想些什么。

他并不希望将自己的性命交付于阳明的手上,毕竟这可是谋反叛逆的大事。

孟襄和阳明并不是傻子,看见张真这副作态,心中也知晓他并不想将这些事情说出来,所以也就没有再多问下去,而是转移着话题。

很快,阳明主动开口说道:“我打算返回天都,暂时不跟着你们了。”

自从先前和孟襄的那一方交谈,也让阳明清晰的认识到,在天都之外的世界可不是人人都会畏惧她的身份。

就凭她现在的身手,根本就没有资格出来闯荡江湖,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天都皇宫中,当一只囚笼中的金丝雀才好。

张真听见阳明的话后,显得有些诧异。

打从一开始,他就并不希望阳明跟随他们一并出来。

他这个人很现实,同样也很明白自己这一次出来是做什么。

风险和困难都会极为强大,带上阳明这个拖油瓶,并不是件好事。

就拿先前被李继迁抓走的事情来说,如果只有孟襄一人被那些黑衣剑客追捕的话,他能够很轻松的,凭借自身的技巧和法术,摆脱那些黑衣剑客,可就因为带上了一个阳明,才会导致这些事情的陆续发生。

不过,在听见阳明主动开口说要返回天都,反倒是让张真有些许疑惑,或者说是诧异。

孟襄心中很清楚,阳明纯粹是因为自己先前的那一番话才会动起离开的心思,脸上闪过几分愧疚。

尽管他心中并不希望阳明继续跟随,可同样也内疚于阳明因为自己的话而离去

张真也发现了孟襄脸上的不自然,心中也很快明白了事情到底是为什么会发生到这个地步。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也难过英雄关。

“公主殿下,我就提前祝你一路顺风。”

在理清楚了事情的发展之后,张真语气有些许玩味的说着。

虽说阳明一直对孟襄芳心暗许,可做的如此明显了,这倒还是头一次。

孟襄是个榆木疙瘩,并没有听出张真语气中的调侃,反倒是一脸平静的吃着饭。

这也让阳明脸上闪过了几分无奈,她咋就挑中了这么一个榆木疙瘩呢?

酒馆中来往的江湖人士也慢慢的变多了,陆陆续续就有着琐碎的江湖事出现在了孟襄和张真的耳中。

像这种江湖酒馆,最能够听到五湖四海的江湖事,这也就是为什么孟襄不选择去住驿站,而是选择住酒馆的原因。

他很清楚,张真此次前来西夏是为了调查什么,住在酒馆中说不定能够在偶然的情况下,听得一些有关他想要调查的事情消息。

阳明对这些事情倒不在乎,所以没吃多久,便是重新上楼整理着自己的行李,打算跟随着商队重返天都,顺便也在路上游览一下大江南北的风景。

在来西夏的途中,他们日夜赶路,根本就没有时间欣赏沿途的风景,安全性方面倒是没有驿站的官队可靠,不过也差不到哪去。

敢来往西夏做贸易生意的,大多都有些后台,否则的话也不敢在这民风彪悍的西夏做贸易生意。

没有后台的商队,在西夏根本就没有生存的空间,单单拿那些四处劫掠的麻匪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危险。

在阳明离去之后,张真这才开口说道:“你是不是和阳明说了些什么?我感觉她的态度有些变化,跟之前比起来少了几分娇横。说不上是好也说不上是坏吧,看得出来在阳明心中,你的地位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