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灵宝册 已完结

书灵宝册

分类:官场职场 作者:一堆棒棒糖 主角:张真海棠

张真海棠小说已完结 《书灵宝册》已上线小说

《书灵宝册》小说介绍

《书灵宝册》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官场职场小说,这是一本别具一格官场职场小说,本书的主角是张真海棠,主要讲述了:恭庆元年,天下初平,卷轴“来去”现世,天都首相吕掩挟天子令诸侯,欲夺卷轴寻得上古宝藏,助自己一举扫平天下,为此不惜通敌卖国,暗地勾结西夏狼王李继迁,表面以黄金百万作酬,允诺若寻得卷轴,这天下便与李继迁共主,实则包藏祸心,又与南越女帝暗通曲款,欲引起两方争端,自己则可坐收渔翁之利。...

《书灵宝册》小说试读

弱肉强食,便是当下的主旋律。

“论武,你平日吊儿郎当,毫无根基可言,绝无希望!”

海棠也理解张真的想法,在仔细看了一下张真后,摇了摇头。

武艺还需自幼磨砺,所谓穷文富武,对于人的身体机能是很挑的,一般都是要从孩童时期开始修炼,像张真这个年纪的存在,已过了习武最佳时期,根本就不合适习武。

更简单而言,习武本是事倍功半,需穷万金打磨根基,费时费力,十人未必有一人能成,故而,海棠不想让张真现在习武。

有那个时间,倒不如去接触一下修真者的世界,看看有什么机缘。

“……”

张真也大致明白了海棠的意思,脸上神情满是无奈,只得无奈的点头道:“好吧。”

习武已无希冀,两人只能中断了这个话题,安心等候着‘来去卷轴’的出现。

进入法乘寺的时机,便是‘来去卷轴’出现的那一刻。

江湖上,其实也有不少人明白李继迁此番行为是为何,无非还是‘来去卷轴’。

因此,存放着黄金的地点,大多有人看守着。

而,这一次,他将所有的黄金都放在法乘寺中。

风声早已在江湖上走露,此时的法乘寺四周,不知有着多少伙人,打算在‘来去卷轴’出现的时候浑水摸鱼。

法乘寺外,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风暴聚引,蓄势待发,一场血腥杀戮暗潮涌动!

与此同时,点松镇,道门弟子集结点处。

没有前往法乘寺的孟襄,并没有选择在酒楼中,而是来到了此处集结点。

“孟道友,不知令师可否告知道友,道家门人,非友亲不可助,再者言之,此番涉及到上古九卷,吾等不敢贸然出手。”

过路的一个道家兄长,见孟襄仍然还在此处,不禁出声警醒。

道家有规,非乱世,不出世。

此下,尚无战乱,还需按照道门规矩。

道规森严,千年铁律!

道家弟子,若非至亲蒙难,方可施展法术相救,否则一概不允在世人卖弄,否则以道法道规论之行罚。

张真是孟襄的友亲,却与他人非亲非故,他们不但不可相助,反而还需监管孟襄,以防孟襄乱用道法,行恶世间。

“……”

孟襄面色苦涩,他自知没希望,修道之人摒弃七情六欲,孑然修心,本就极难入世,不与他作对,便是好的了。

他很清楚,“来去”卷轴的现世,更是明白,张真的计划。

大概就是借着“来去”卷轴显世的那一刻,浑水摸鱼将黄金都拿出来,以此来证明自己父亲是无辜的。

只要能将黄金拿到手,就算不能证明幕后主使者就是李继迁,也最少能将张真父亲救出来。

直到现在,冷静了一段时间之后,孟襄才算是真正理顺了张真的想法。

心中很是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拒绝张真的想法。

如果真的按照他的这个想法去执行的话,就算不成,李继迁那方看在道家的面子上,也绝对不会有过多的为难,所以,孟襄觉得自己做错了。

大错特错!

“几位道兄言之有理,孟襄受教!”

虽说他们将话都说明白了,可孟襄心中仍然是抱着几许期待,却也只能拱手受教。

法乘寺,再无外援,他将孤身前往,或搏上一搏。

做错了事情就要去弥补后果,这点,孟襄可还是清楚的。

“孟道友客气。”

先前开口回应孟襄的那个道长再度说着,语气很是严肃,再度说着:“若无他事,吾等且去休息,孟道友请自便!”

道长这话出口,态度很是明显,那就是,孟襄莫要在提这事。

不然的话,他身为聚集点的管理人,有权将其驱赶出聚集点的。

“……”

孟襄见此,也算彻底明白,想要请求这些同门出手,是件不存在希望的事情。

不过他也能够理解,这些师兄弟为什么不愿意出手,就如同他先前不愿意跟着张真前往法乘寺冒险的理由一样。

“孟某便不叨扰诸位!”

眼下师兄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孟襄也是个明白人,心知不能再聚集地继续浪费时间,反正都没有可能性了,倒不如前往法乘寺。

“这孩子也是个直性子,就是不知将来会怎么样,卷入此情,想必未能善了,只盼其能谨受道规,救人未上,莫忘了道门规矩。”

在目送着孟襄离去之后,几个道门的师兄弟凑在一块语气满是感慨的说着。

他们都很清楚这一段时间江湖上发生的事情,这一次的黄金案背后牵扯到的,可是上古九卷轴的事情,“来去”卷轴。

一个能够让人长生不死的古老卷轴,他们正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并不想掺合到这一次的事情中。

平常的时候,有自家的师弟找上门来,想要他们的帮助,他们自然是不会过多推辞,至于师门的规矩只要不让上层知道,又有什么人能够清楚他们破坏了规矩呢?

可孟襄这一次前来所求的事情并不是一般的事情,而是涉及到很大层面的事情,他们可不想因为帮自家的师弟而卷入这一场风波之中。

另外一方,法乘寺。

太阳逐渐西落,法城市门口的香客也慢慢的变少了起来,只剩下那些暗中监视着法乘寺的趟子们,大多都是其他势力安排在这里的,等候着“来去”卷轴的出现。

“你有何计划?‘来去卷轴’或将面世,届时此地必有一场杀戮纷争,你人单力薄,怕难以从中获利。”

此时的张真和海棠已经换到了一棵大树下,正好正对着法乘寺之中,他掐指一算之后开口询问的战争的计划看得出来,他似乎是有能够预知未来的能力。

“计划?我现在还不知,且走一步,算一步,法乘寺关乎我父亲被陷害内情,这便是龙潭虎穴,我也定然走上一走!”

张真自然清楚,海棠是在担心他的安危,吊儿郎当的翘着脚,他向来行事乖张,不拒俗律,虽然心里忐忑,脸上却无半分焦虑。

张真虽然言语中轻松浮华,心里却百思盘旋,如何在诸多势力中谋求获利,眼下西夏势大,但群聚于此的江湖人士众人,与西夏不遑多让,若能挑动两者大战,或许是他唯一机会!

“行,届时我与你同行。”

海棠瞥了一眼张真,宛然有些陌生,张真平日顽劣乖张,与他此时完全不一,或许她当真看走眼,后商少主,岂非那等纨绔之人。

海棠倒是不担心张真的安危,此番法乘寺之事,皆在她的掌控之中,一切皆不过是那位大人对张真的考验!

张真再度摇了摇头,他并不是很想让海棠跟着自己一同进入,经过前面的那些事情,他能够很清晰的感知到李继迁那边的人似乎对后商势力很是反感。

如果真的带着海棠进去的话,对于他的计划显然并不能提供到什么帮助,反倒是会增添一些麻烦,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真并不打算带着海棠一同进去,而是打算自己一个人深入龙潭虎穴。

“你既已决意,便好生休息。”

海棠触了触眉头,显然对于张真的这个行为感到很是不满,同时他也明白张真在想些什么。

后商势力在西夏这一块区域给李继迁造成了麻烦,的确不在少数,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如此敌视后商势力的原因所在。

“…”

张真听见海棠又拿少主的身份来压自己,脸上闪过几分不喜,不过心中也自知有愧欠与海棠,毕竟这三番五次都是被海棠救了下来。

“我自有我的打算,希望你能够听从我的命令,如果你还当我是少主的话。”

张真压下了心中的不喜,很是严肃的开口说的,就在他话音刚落之时法乘寺之上,金光大盛,只见一个卷轴从天而降,在法乘寺之中徘徊这一幕也顿时将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动。

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来去卷轴’,在此刻正是现世,法乘寺之中,徐茂持刀飞立而起,运转身体中的气血之力咆哮说:

“吾乃西夏狼王座下大将徐茂,‘来去卷轴’现世西夏,当属我西夏之物,谁敢靠近法乘寺半步,便休想活着离开!”

徐茂话中的意思非常的明确,‘来去卷轴’被李继迁看上,但凡想要争夺的一律视之为西夏的反对势力。

“这等宝物又岂是你能决断他所在何处,那是不是各凭本事,莫不要以为李继迁可以称王称霸。”

“莫不要以为西夏只有你们一个实力,这等宝物竟然还敢公然宣称自己占有真是活腻歪了,我们倒是要试一试,西夏王的部下到底还有几分威力。”

徐茂话音刚落,从四面八方便是传来了不对付的声音,很显然,对于这一次‘来去卷轴’的争夺,有很多势力参与在了这一次。

这倒也在张真的预料之中,毕竟‘来去卷轴’,可是号称持有者能够长生不死在这种情况之下,肯定会有诸多势力前来争夺。

正是因为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张真才会有如此计划,如果参与的势力不多的话,他又怎么可能浑水摸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