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灵宝册 已完结

书灵宝册

分类:官场职场 作者:一堆棒棒糖 主角:张真海棠

张真海棠为主角的小说 张真海棠是哪本小说主角

《书灵宝册》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书灵宝册》是一堆棒棒糖所编写的官场职场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张真海棠,书中主要讲述了:恭庆元年,天下初平,卷轴“来去”现世,天都首相吕掩挟天子令诸侯,欲夺卷轴寻得上古宝藏,助自己一举扫平天下,为此不惜通敌卖国,暗地勾结西夏狼王李继迁,表面以黄金百万作酬,允诺若寻得卷轴,这天下便与李继迁共主,实则包藏祸心,又与南越女帝暗通曲款,欲引起两方争端,自己则可坐收渔翁之利。...

《书灵宝册》小说试读

“孟襄啊,孟襄,你怎么糊涂了啊!”

忽地,孟襄突然嘀咕着。

随后,一匹马自酒楼中而出,并非前往法乘寺。

至于去了那,没有人知道,没有人清楚。

前往法乘寺的路上。

“起码有两位数的人在看着我们的行动。”

海棠陪伴在张真身旁,低声说着。

她那敏锐的感知,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四周都是在盯着他们的人。

李继迁的部下,那位徐将军派来的探子。

一个晚上的时间,想要查出他们居住在那间酒楼,是一件在容易不过的事情。

“你为什么要跟来,不怕死吗?”

此番前去法乘寺,张真做好了身死的准备,只为了博一下黄金。

前不久,家中来信,吕掩暗中推动。

他的父亲,被判秋后问斩,暂时被释放回家中。

全天候被人监视着,而此节距秋后,不足百日。

从西夏赶回天都,大概需二十来日的路程,也就是,真正留给张真的时间。

不足五十日,这便是他行事突然变的激进的原因所在。

不足五十日的时间,他必须要尽快将黄金案的实质性证据拿到手。

现在朝堂上下,谁人不知,张真父亲并非黄金案主谋。

可没有证据,张真父亲只能当那替死鬼。

站错队,给机会。

两大为官禁忌,张真父亲都给了,那些和张崇山不对眼的人,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来之不易的好机会。

肯定是借着这个机会,一次性摁死张真父亲,好空出位置来,扶持自己的人上位。

吏部之位,于朝堂上,也有不小的话语权。

这其实也和张崇山的为人有关,中立,那方也不倒。

甚至就连中立体系都没有进去,所以,在出事情后,几乎没人替他出力。

再加之,当今圣上最信任的首相,吕掩从中作梗。

秋后问斩的判决才会如此快速下放下来,换作平常,大抵要明年开春才有这道问斩令下来。

“做事,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面对张真的询问,海棠微微一笑,再度说着:“李继迁这个人我有了解过,不像是为了这一批黄金会做出这些事情的人,我觉得……”

“卷轴,是吗?”

张真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也有思索过,推断出了不少的事情。

这一段时间在江湖上行走,差不多的事情张真都清楚,因此,他很清楚。

李继迁,贵为西夏狼王,怎可会因这区区黄金而大动干戈。

这其中,定然会有一些猫腻。

卷轴“来去”则是关键性,也正是江湖上,卷轴“来去”露出消息后没多久,黄金案便是发生了。

有心推断之下,自然也就能发现这一点。

李继迁很有可能是想要拿到卷轴“来去”才会做出这些事情,毕竟,那可是一份号称长生不死的卷轴“来去”,江湖有言,开天九卷,来去生死。

这句话的意思便是,上古年代,仙人纵横。

留有九份卷轴,“来去”卷轴管控生死,持有者控天下生死,自身跳出轮回,长生不死。

对于这些上位者来说,金钱,权利都已是平淡无比,唯有长生,方能吸引他们。

君不见,历代皇帝皆为长生而疯狂,因此灭国的也不在少数。

“对,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黄金和卷轴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海棠瞥了眼四周,压低着自己的声音,将不解说了出来。

她虽然推断出来,李继迁是为了“来去”卷轴才会做出这些事情,可她始终都想不明白,“来去”卷轴到底和黄金之间有什么类型?

“我可能知道一点,卷轴有灵性,而“来去”卷轴喜欢和黄白之物靠在一块。”

先前,张真也不明白黄金和“来去”卷轴到底有什么联系,偶然之间在酒楼中听一些江湖术士说过一些事情,这才明白了过来。

上古九张卷轴,张张皆有灵性,都有自己的喜好。

“来去”卷轴身为出现最为频繁的卷轴,喜好也大抵被摸了个清楚。

喜欢黄白之物,因为,历来持有过“来去”卷轴的,大多是富甲一方的存在。

皇帝并不是首选,而是有钱的人。

所以,江湖上就有推断,“来去”卷轴喜爱黄白之物。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说的通了。”

海棠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她也听过这方面的消息。

可一直都没有放在心上,认为太过离谱,听张真提起,这才想了起来。

很快,交谈之间,二人来到法乘寺。

正值正午,法乘寺来往的香客极多,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现在进去吗?”

海棠出声,同时看向几处,那些地方,大多都是有着探子的存在。

与此同时,法乘寺中。

徐将军本人坐镇在法乘寺之中,也从探子那边得知了张真的到来。

“不管他们,只要他们进寺,靠近后院,立刻斩杀!”

对于张真的到来,徐将军并不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区区的张真,还不够对他造成太大的威胁。

至于海棠……

后商势力,徐将军昨夜和李继迁通过信好,立刻就调动人马在法乘寺之中。

这里,已是天罗地网!

后商势力但凡敢出现在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

“是。”

探子点头,转而退下。

法乘寺门口。

张真摇头,转身走到一个小摊跟前。

“上两碗面,多放点肉。”

随后,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等候起了面的到来。

海棠则是全程懵逼的看着张真,显然不清楚他在搞什么鬼,坐在了他的身对面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等,卷轴。”

张真笑了笑,这才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他们的目标是卷轴,而我的目标是黄金,只要将黄金找出来,就算不能证明是李继迁做的,可也能让我父亲免去死罪,所以,我在等卷轴出现,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法乘寺中,并非是只有一部分黄金,而是全部的黄金都在法乘寺中。”

如果要以黄金吸引“来去"卷轴的出现,那势必要将黄金都堆放在一起,只有这样,才有最大的可能性吸引到“来去”卷轴。

而,张真打的主意则是,在“来去”卷轴出现的时候。

海棠派人去装模作样的抢一下,自己则是将那些黄金都拿走。

原先孟襄也一起来的话,只需要半刻就能将黄金都拿走,现在,他不来了,就需要足足三刻,才能将黄金都拿走。

“大抵明白你的意思了,计划到也不是不可行。”

海棠点头,大概算是听明白张真的计划了。

说好听点是计划,说难听点那就是,浑水摸鱼。

“这事就给我吧,如果“来去”卷轴真的出现,说什么也要拼一下的。”

其实,就算没有张真的这个计划,“来去”卷轴真的出现,海棠也不会坐视不理。

卷轴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个极为诱惑的东西。

长生不死……

这点属实太过诱惑,道佛二家能如此兴盛,无非就是号称修炼到极限,即可长生不死。

人人皆为长生不死而去,所以,又怎么可能抵挡的住“来去”卷轴的诱惑呢?

可以说,这一次的动荡,完全都是因为“来去”卷轴的现世。

小部分因为,则是因为,飞槎图纸。

李继迁想要当皇帝,就必须要这个东西,毕竟,战线过长,各种各样的东西都需要飞槎来运行。

而如今,大部分的飞槎都被放在天都中,极为严密的保护起来。

所以,李继迁才会将注意打在张家身上。

飞槎的问世,张家有出力,外面可是盛传,最后一份飞槎图纸就在张家手上。

“行,吃面吧。”

张真点头,这一次到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心中很清楚,“来去”卷轴能造成多大的杀伤力。

谈话间,面便被端了上来。

热气腾腾,面上的肉沫也显的很是诱人。

二人刚醒便是前来法乘寺,自是一天都没吃东西,很快,便是狼吞虎咽了起来。

两碗面,不过几秒,便被吃的干净。

看的摊位老板目瞪口呆,揉了揉眼睛,似是不相信眼前这一幕。

“二位客官,得亏这是正午,不然你们能把我吓个半死勒!”

摊位老板打趣着张真和海棠,如果不是看见有影子,他都差一点以为这两人是饿死鬼来吃东西了。

直接就咽下去了,一点进食的样子都没有。

张真撇了眼海棠,显的有些意外。

他是有点饿,可没想到海棠也如此能吃。

“我习武的,可不比你吃的少。”

海棠自是清楚张真在想些什么,撇了眼张真,娇嗔说着。

“看不出来,你还习武,学的啥,能教教我?”

张真顺着海棠的话说了下去,他也想习武或是修道,但凡能让他变强的都可以。

渴望力量!

没有任何一个时候比现在还要渴望力量,经历过那些次死里逃生,也彻底让张真明白,拥有力量才能决定一切。

如果他是修真有成的道家门人,纵是李继迁再嚣张,也绝对做不出栽赃陷害的事情。

一切,皆因张真自身,没有任何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