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 连载中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九公子 主角:顾南箫傅景铄

主角顾南箫傅景铄的小说名字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无广告阅读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小说介绍

主角顾南箫傅景铄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古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让人泪目,书中精彩段落节选:前世惨死,老天给了顾南箫一颗后悔药,她重生了。她一改骄纵任性,对未来的权倾天下的夫君千依百顺、百般关心,只求改变前世惨死的结局。妹妹设计陷害,姨娘争权夺利,渣男算计引诱......她斗绿茶虐渣男,信手拈来。谁料重生后又美又飒太招眼了,引来无数小美男,夫君一旁急了眼。一日,小世子真情款款:“箫姐姐,你几时能对我比他好一点。”又一日,翩翩公子含情表白:“小箫儿,本王也可以宠你上天,可否考虑?”终于一日,醋坛夫君爆炸,当街醋吼:“都滚,箫儿是朕一人所有!”当晚,醋坛夫君便把顾南箫逼到床角:“宠朕,天下拱手送你,不宠朕,后果......看着办!”...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小说试读

第13章

傅景铄停手琴声而止,和衣而卧轻轻蹙眉,却是无眠。

次日。

顾灵雪精心打扮来到别院,顾南箫还在床上没睁眼睛。

思桃喊了,她才懒懒的睁眼,慢吞吞的起床。

顾灵雪瞪大眼睛:“姐姐,你午睡了?以前你不午睡的啊!”

顾南箫眼一扫:“想睡就睡了,不急,我梳妆打扮一下。”

带着起床气的声音一出,顾灵雪有些顾忌也没敢再说话,只好一边老实的等着。

顾南箫毫无着急之意任由思桃梳妆,思桃的速度也似慢动作一般,插花带钗都细细的斟酌着。

而此时,段雨娇和傅景维的马车已经出门往如意戏院而去。

这边,顾灵雪等的焦急却也不敢催。

终于,顾南箫梳妆好了,顾灵雪赶忙上前拉着就走。

头一抬瞬间惊呆。

顾南箫今天的妆束简直......简直太豪华。

顾灵雪想不出什么词,只觉得顾南箫的打扮要照瞎她的眼。

顾南箫拿出两支钗插到顾灵雪头上:“我不喜欢,送你了。”

顾灵雪一脸欣喜,拉住顾南箫就道:“姐姐,我们走吧。”

顾南箫点点头,留下思桃,没让她跟着。

思桃想跟,却被她拦住,思桃只好留下。

所以,这一次,顾南箫自己独自一人慢悠悠出的门。

等顾南箫的马车到达如意戏院时,段雨娇和傅景维已经到了,而且等了好一会儿。

在顾南箫踏下马车的时,傅景维原本烦燥的表情瞬间全无成了温雅的样子,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段雨娇压下了心头不耐烦的怒火。

“南箫姐姐今天真的很漂亮呢!顾家果然是京城首富,看这身打扮丝毫不逊宫里的公主呢!”

段雨娇往日温柔的声音此刻有点尖细,显然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顾南箫掠了一下步摇挑眉:“父亲说,有银子就是要给女儿打扮,不像有些人,有钱也舍不得给女儿花。”

说完,还把顾灵雪拉过:“你看,我妹妹今天也打扮的很漂亮吧。”

段雨娇的脸黑一阵红一阵,扫了顾灵雪一眼:“是啊,你们姐妹感情真好,顾家双艳,你说是不是啊,表哥。”

表面称赞,背地里恨不得把顾南箫那一身装扮撒的粉碎。

她是堂堂尚书府的三小姐,穿着打扮却不如一个富甲的女儿。

以前比顾灵雪强她心里还有点平衡,可今天被顾南箫一说,似乎比顾灵雪也逊色了一截。

怪只怪她庶女的身份,得不到重视!

段雨娇心里的恨一下子冲上去。

而傅景维站一旁始终没说话,眼神在顾南箫身上定定的看着。

听着段雨娇吃味又嫉妒的话,他笑着有意无意靠近顾南箫:“是啊,表妹说的对。两位顾小姐今天是艳压群芳。”

顾灵雪听了高兴的不得了:“是吗,多谢傅公子夸奖。”

在外,傅景维说过,都叫他傅公子,显得亲近些。

顾南箫斜眸一扫撇撇嘴:“什么艳压群芳,这里就我们几个,哪来的群芳。要非得说嘛,那就是压了段姑娘。”

“你......”段雨娇的怒火冒了头,却终又压了回来。

若不是为了今天的计划,她岂能受这种嘲笑。

傅景维照常出来打圆场:“几位姑娘里面请吧,戏快开场了。”

段雨娇冷哼一声进去,这次把顾灵雪也列入了不待见的行列。

顾灵雪一脸茫然的跟在后面。

顾南箫心里有数,恐怕这一次这两人之间就没那么好了。

进到大厅,台下已经坐了许多人,他们径直上二楼。

楼上是雅坐,很清静,所坐之人身份自然也高贵些。

按以往所坐,顾南箫会坐在靠里边,但今天她却一反常态,和顾灵雪换了一个位置,让顾灵雪坐到傅景维的旁边。

前世她就是坐在傅景维的旁边生的事端,让人传出闲话,说她不知检点,说她不知羞耻。

这一次,她不会让旧剧重演。

“傅公子,今天点的是什么戏?”顾灵雪没脑子,一落坐便和傅景维说起话。

段雨娇冷眼一扫,把脸扭过来。

顾南箫见状有意无意瞧着小声嘀咕一句:“灵雪和傅公子还挺般配呢,只可惜......但当个侧妃应该可以吧。”

看似无意的话,段雨却听到了心里,她故意说道:“你不吃醋?”

之前一次见面,在她的设计下,顾南箫对傅景维可是有好感的。

顾南箫皱着眉叹口气:“我吃什么醋,我已是有夫之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经答应父亲和他好好过,也答应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他了,我还有什么醋可吃。”

“你不休夫了?”段雨娇再一步试探。

“不休了。”顾南箫点点头。

段雨娇若有所思“哦”了一声。

顾南箫是嫁过人的女人,反正傅景维对顾南箫只是利用,所以段雨娇不吃顾南箫的醋。

可如果换成顾灵雪,那就不一样了,如果顾南箫对傅景维没兴趣了就不会听他的话,为了得到顾家的东西,傅景维是有可能转向顾灵雪的。

她不能允许顾灵雪进靖王府,更不能允许顾灵雪和她平起平坐。

这么一想,段雨娇进一步试探道:“你不是说不喜欢他?”

顾南箫两手无奈一摊:“谁说不喜欢,那是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要不然刚才灵雪找我换位置时我哪会同意呢,怎么说也是我妹妹,我得成全。”

段雨娇扯着手中的帕子一紧,又看了一眼顾灵雪,看来她要防着才行,赵姨娘答应她的事也不能全信!

“说的也是。姐夫一定对你很好吧,你才会改变心意。”段雨娇掩下愤恨笑笑。

顾南箫轻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是啊,他对我很好,还说要教我抚琴,我啊,只要有他陪伴就好了,其他的不重要。”

“呵,那倒是美好。”段雨娇的声音变小,坐正身体。

顾南箫无趣的趴栏杆往下看,傅景维跟她说了好几句话都被她哼哼敷衍过去了。

有顾灵雪拌着,傅景维便没那么多空闲来打扰她。

看着楼下满座的人,顾南箫突然想到,要是傅景铄能一起来就好了,或者他就在楼下坐着。

想着,手里的东西掉了下去,正好砸在一个人的头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