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 连载中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九公子 主角:顾南箫傅景铄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顾南箫傅景铄全文免费阅读链接入口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小说介绍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是最近热门的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顾南箫傅景铄,这本小说是由金牌网络作家九公子精心编写,文章感情细腻、情节流畅,是非常值得观看的,小说故事情节是:前世惨死,老天给了顾南箫一颗后悔药,她重生了。她一改骄纵任性,对未来的权倾天下的夫君千依百顺、百般关心,只求改变前世惨死的结局。妹妹设计陷害,姨娘争权夺利,渣男算计引诱......她斗绿茶虐渣男,信手拈来。谁料重生后又美又飒太招眼了,引来无数小美男,夫君一旁急了眼。一日,小世子真情款款:“箫姐姐,你几时能对我比他好一点。”又一日,翩翩公子含情表白:“小箫儿,本王也可以宠你上天,可否考虑?”终于一日,醋坛夫君爆炸,当街醋吼:“都滚,箫儿是朕一人所有!”当晚,醋坛夫君便把顾南箫逼到床角:“宠朕,天下拱手送你,不宠朕,后果......看着办!”...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小说试读

第10章

不知不觉两人已回到别院。

傅景铄停下步子打量她一眼,随后往原来的房间走:“也许。”

顾南箫偷偷撇一下嘴,反应极快一把扯住他的袖口。

干巴巴的笑道:“夫君,你忘了,你已经搬到这里来了!”

傅景铄垂眸盯着她的手半晌,冷冷的声音:“放手。”

他没忘,他要回房拿东西。

顾南箫直接以为他不想在这里。

他一说,她苦哈着小脸,默默的放了手,眼巴巴的看着傅景铄走过去。

低头叹一气,没精打采的进屋,像霜打了茄子习惯性的往床上一趟,皱着眉头闭上眼睛。

一阵脚步声进来,顾南箫以为是思桃,也没睁眼。

傅景铄轻轻扫视躺在床上的人,一张小脸布满委屈,看了让人有种心疼的冲动。

他眼神一动,扭过头去,但慢慢的又转了回来,悄悄的捏住被子一角替她盖上。

顾南箫感觉到有被子盖在身上,一皱眉,今天思桃竟然这么安静?

她慢慢睁开眼睛,瞧见傅景铄站在床前,满脸一个欣喜,不小心咽了口口水。

傅景铄尴尬的站在那里,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看她的样子,似乎她想对他欲行不轨。

“晚安。”

冰冷冷的两个字,傅景铄转身就走。

“啊?”

顾南箫没反应过来,就见人在眼前消失。

她赶忙跳下床拽住他的衣角:“那个......”

又是刚才那幅可怜委屈巴巴的模样,眼睛眨啊眨。

傅景铄从面无表情慢慢的到蹙起眉头,半晌都没动弹。

“我不走。”他吐出三个字。

“啊?”

顾南箫又是一声啊,一脸懵逼。

他竟然说不走。

顾南箫心头小鹿一通乱撞,扑通扑通的像要跑出胸腔,刚才的委屈瞬间烟消云散。

她笑眯眯的舔舔嘴唇:“可不许骗人的。”

傅景铄:“......”

她以为他是她?

“你睡吧,我看书。”

他扯出袖口,朝那边的椅子坐下,翻开书。

顾南箫看看他,下床没穿鞋就跑过去:“夫君,我陪你。”

傅景铄从书中扭头:“你想说什么?”

虽然他们已经成亲,但毕竟只有一次肌肤之亲,还是只在新婚之夜,两人都喝醉才......

所以,现在听着他叫夫君,很不习惯。

听到这话,顾南箫心里舒缓一些。

前世他在新婚夜便对她说过,从此以后要叫夫君,可从此后顾南箫便再也没喊过他夫君。

既然他让她叫名字,那就叫名字。

她拉过椅子在他跟前坐下:“......夫君,我今天才发现你的母亲很漂亮,改天,你带我去拜见她吧!”

傅景铄为什么同意入赘是因为听母的亲话,可易夫人同意让儿子入赘究竟是为什么,她一直不知道。

而顾正洪为什么又以希望有儿养老的借口退了秦家的婚事,而选择傅景铄下赘?

这些都是她前世没弄清楚的事情,她只知道顾家答应易夫人的条件是保护傅景铄,可拿什么保护?

她是顾家的女儿,可父亲却没有和她说过,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拜见她?你不是一直不愿意去的吗?”

傅景铄闻言放下书本,他奇怪,她为什么突然要拜见他的母亲。

顾南箫一笑,掩下心里的想法,避重就轻的道:“以前是不愿意去,现在我想去,我对你好,也要对你的母亲好,你的母亲就是我的婆婆,也是我的母亲,她一个人挺孤单的,我陪你常回去看看她让她开心些,或许把她也接到这里来住,这样你就能更方便的照顾她了。”

这话是真心话,上辈子没有尽到的责任,这一世她都会去做。

虽然,她还有个目的。

这话,傅景铄的眼神立刻戒备起来。

“让她搬过来住就算了,我母亲喜欢清静,如果你想去看她,那就让人先去通知一声,她方便了,你再去。”

说完,他往后坐了一步,又拿起书本。

顾南箫并不介意,也不着急,慢慢掐着他的书本,抿了抿唇:“夫君,你去帮我问可好?”

听这声称呼,看她撒娇模样,傅景铄猛的被口水呛着:“呃......可以,但你不能经常去打扰她。”

顾南箫立马应声:“放心。我不会打扰她,我会好好学。”

傅景铄扭头看她,跟母样学?

顾南箫笑眯眯的道:“母亲是个优雅而又华贵的人,我要跟母亲学,做一个优雅又华贵的人。这样以后出去才不会给母亲丢脸,也不会给你丢脸。”

再有一点,我想让你看到我的诚心!

不过,这句话她并没有说出来。

傅景铄皱了眉头,又放下书本:“你真的这样想?”

“嗯。”顾南箫狠狠的点了一下头。

半晌,傅景铄有了反应,站起身:“好,那先把你的那些东西都收扔了。”

“好。”顾南箫又狠狠的点了一下头。

“让我搬回到偏院,我先养好身体再说。”

“......啊?”

她刚想再狠狠的点头,差点一口气点下去猛的停住。

刚让他搬过来,现在又要搬回去,那她做之前做的努力岂不是白费?

“怎么?不同意?”

顾南箫顿时小脸一垮,刚刚满满的斗志一下子消沉掉。

“同......意。”

她真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又要重头再努力!

听到这声同意,傅景铄露出满意的神色。

本以为她会不同意,只知道她竟然同意了,他真的不想和她同住,既然得以脱身,他当然满意。

合上书本连东西都没有收拾直接就开门出去,他等想看,她还会做什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