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 连载中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楚爷 主角:陈瑾兮萧亦珩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陈瑾兮萧亦珩小说全文阅读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小说介绍

作者“楚爷”编写的《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主要人物是陈瑾兮萧亦珩。全文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全文主要讲述了:前世她本是最受宠爱的小公主,却为爱忤逆血亲,最终落得国破家亡,一箭穿心的下场。重生后,她一心只想虐死渣男,再也不能重蹈前世覆辙,顺便再撩一撩前世替她报仇雪恨的小侍卫。谁曾想,武功高强的小侍卫却不经撩,从此见她就脸红。再后来,当她做好一切吃苦的准备跟她的小侍卫私奔时,她眼中家徒四壁的小侍卫却将世间最尊贵的东西一一为她捧来.........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小说试读

第12章

前世她身边没有什么朋友,跟彭采真投缘便让她时常进宫来陪自己,她犹记得也是这样一个夏日,两人在御花园玩闹,四皇兄恰好经过,彭采真便一头撞到了他的身上,这一撞也撞进了他的心里。

现在看见彭采真这般,陈瑾兮哪里还不明白她的心思。

可她如意算盘打得再响也没用,今天四皇兄不在宫里,父皇也在御书房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没空来御花园,而其他皇子更是都去了清真寺,彭采真这次失望要落空了。

“采真姐姐,这一处的景色真好看,不如姐姐弹上一曲来应景如何?”

“这......”彭采真收回目光,双手扯了扯绢帕,“我们没带琴。”

“我带了呀!”陈瑾兮立刻让人把她那把事先准备好的青斯琴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姐姐号称京城第一才女,这琴艺更是了得,你难得进宫来陪我,就弹奏一曲给我听听可好?”

“......”

彭采真看着面前的琴,嘴角有些抽搐。

她哪里会弹什么琴,她的那些名声都是虚的,都是她让人传出去的,她根本就不会弹琴!

“采真姐姐?”

见彭采真出神,陈瑾兮叫了叫她,“你也知道我对音律一窍不通,为此父皇还给我请了很多名师教导,可我都学不来,若是我能跟你学得一首,父皇知道后他一定会嘉奖你的。”

陈帝疼爱陈瑾兮没人不知道,若是她真的能因此入了陈帝的眼,凭她的姿色,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也不是难事?

彭采真一咬牙,点了点头,“那好吧,臣女就献丑了。”

虽说她不会弹琴,可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她还是在家苦练了一段时间的曲子,可也仅仅只会一首曲子而已,反正陈瑾兮不懂音律,她弹什么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

彭采真双手伏在琴弦上,深吸了一口气,波动两下琴弦,便装模作样的弹了起来。

她弹得算不上好,可她脸上没有任何心虚的表情。

陈瑾兮冷笑,前世嫁给闫风两年,为了给他助兴,讨他欢心,她苦练了两年的琴艺,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一窍不通的公主了。

在彭采真刚弹的几个音里,她便察觉有不少错音,以至于她甚至想要直接制止她继续弹下去,可是她不能。

因为好戏还在后头。

彭采真以为陈瑾兮听不出,沉浸在自己的琴声中,那模样好似忘我境界一般,陈瑾兮不由得好笑。

“哟!这不是珍淑仪的表妹彭采真吗,怎么弹琴弹得这么难听,臣妾这耳朵都快要被震破了。”

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琴声停住,大家的视线纷纷朝声源处看去,只见几道靓丽的身影向水榭走来,等走近了,才看清来人。

彭采真看见为首的人,一口银牙咬得紧紧的,可还是低下头行礼,“臣女见过婉淑仪。”

陈帝不是贪色之人,自从皇后去世后,后位一直悬空,往下也只有三妃三淑仪和一些没临过幸的才人而已,而面前这个女子便是跟珍淑仪同等位置的婉淑仪,也是兵部尚书之女,为人泼辣,最是看不惯珍淑仪那样的人,所以两人关系形同水火。

自然她便对彭采真也不待见了。

婉淑仪视线自上而下的打量着面前的人,一张略施粉黛的眉眼尽是不满。

“婉淑仪,你怎么来了?”

陈瑾兮闻到空气中的火药味顿时脸上笑开了花。

她来御花园的时间是算准了的,婉淑仪常年习武,每到这个时辰基本都会出来走动走动,她为的就是想让两人撞见。

谁都知道陈瑾兮是陈帝最疼爱的女儿,就算平时骄纵了一些,可有陈帝庇护,谁也不会自讨没趣去找她麻烦,更何况她这性子活泼,婉淑仪也是喜欢的。

“荷花开得甚好,臣妾们也是过来赏荷的,可谁曾想竟然听到那入耳就让人头皮发麻的曲子,简直是影响了心情。”婉淑仪满脸嫌弃,仿佛刚才彭采真弹的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哪有你说的这么难听,采真姐姐是京城第一才女,弹的曲子定是余音绕梁。”

“呵,三公主,就您不懂音律的人才以为她弹得好听,她刚才那样的曲子还不如小时候您弹的呢,还京城第一才女?臣妾看简直就是欺骗了全京城的百姓,浪得虚名!”

彭采真被婉淑仪说得整个十个手指头都搅在了一起,脸上也是青红交加。

陈瑾兮莞尔一笑,“哪有婉淑仪说得那么夸张,采真姐姐还是极好的,我还要跟她学琴艺呢。”

婉淑仪一听,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捂嘴笑了起来,“三公主,就这样琴艺的人您也敢让她教?臣妾怕毁了您呀!”

见婉淑仪说得煞有其事,陈瑾兮转头疑惑的问道:“采真姐姐,您的琴艺真的不行吗?”

两人一唱一和的话原本就**着彭采真,此刻陈瑾兮又质疑她才女的盛名,心下怒气横生,可这两人的身份根本就不是她能惹得起的,她只好强忍下不快,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说道:“三公主不是的,这首曲子臣女也只是刚学,有些生疏而已。”

“你看,我就说吧,采真姐姐是真的才女。”陈瑾兮扬起小脸,像是为自己找到一个好师傅而骄傲。

婉淑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三公主还真是被陈帝养得太好了,竟然连这种小把戏也看不出来。

“既然是才女,那还请彭小姐再弹奏一曲《凤凰鸣》吧。”

婉淑仪说完,动了动手上的豆蔻,连个眼神也没给她。

《凤凰鸣》是前朝琴师谱写的曲子,用来给皇后祝寿的,这首曲子几乎世家贵女都会,就连陈瑾兮不懂音律的人也能弹上一两段。

“这个采真姐姐肯定会,说不定她弹得比那琴师还要好呢,对吧姐姐?”

陈瑾兮清亮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彭采真看,像是对她的琴艺无比有信心一般,可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

快弹呐!

快出丑呀!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看她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