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 连载中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楚爷 主角:陈瑾兮萧亦珩

陈瑾兮萧亦珩小说全文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无弹窗阅读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小说介绍

金牌网文写手“楚爷”的最新原创作品《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新鲜出炉,文中塑造的主要人物角色是陈瑾兮萧亦珩,讲述了:前世她本是最受宠爱的小公主,却为爱忤逆血亲,最终落得国破家亡,一箭穿心的下场。重生后,她一心只想虐死渣男,再也不能重蹈前世覆辙,顺便再撩一撩前世替她报仇雪恨的小侍卫。谁曾想,武功高强的小侍卫却不经撩,从此见她就脸红。再后来,当她做好一切吃苦的准备跟她的小侍卫私奔时,她眼中家徒四壁的小侍卫却将世间最尊贵的东西一一为她捧来.........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小说试读

第8章

    萧亦珩垂着眸,俊朗的面容看不出喜怒,但那颗冰冷的心却被一股暖流包裹着,传遍四肢百骸。

“公主不必为了属下跟四皇子起争执,属下不值得。”

他仅仅只是一个卑微到尘埃里的侍卫,如果不是公主救了他,此刻他尸首也许早就被丢弃到了乱葬岗,又岂能站在她面前,还能让她替自己说话。

“什么值不值得,我的人,哪有不好的。”

萧亦珩瞳孔猛地一缩,心脏忽然之间快速且剧烈的跳动起来,他耳边仿佛能听到那一阵阵“砰砰砰”的心跳声。

他,他是公主的人......

“一个月后,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陈瑾兮一双清亮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眼底里的那般信任似是给了萧亦珩无限的信心。

他点了点头,“定不会辜负公主期望。”

陈瑾兮嘱咐了萧亦珩几句,让他注意身体,就先行离开了。

刚走到长安殿正殿,她身边的太监平安就候在一旁,神色有些难看。

“怎么了?”

陈瑾兮走得急,这会儿额上冒出细细汗珠,身上黏腻得紧。

平安垂着头,“三公主,珍淑仪身旁的小翠来了,说是珍淑仪想见您一面,让她来给您递个话。”

妃位以下的妃嫔想要见皇子,一般情况下都得递上个帖子,从前她跟珍淑仪关系不错,为了方便她若是想见她便直接差身边的宫女来通报一声即可,不用再那么麻烦。

陈瑾兮让春喜给她扇扇,力度大一些,她快要热死了,也不知道这才刚入夏怎么就这么闷热起来。

“那就让她等着吧,秋愁给我备水,我要沐浴,身上全是汗,好不舒服。”

春喜一听,公主难受,就更卖力的扇扇了。

平安得了准话,虽不知道三公主从前对珍淑仪热情的态度为何有如今转变得冷淡,但还是去到前院给小翠回了话。

小翠着急,但也只能焦急等在门口。

一个时辰后,陈瑾兮穿上最近新送过来的夏衫,整个人清爽不少,又让秋愁给她去厨房弄了点冰镇西瓜和酸梅汁来,才问道:“她可还在外等着?”

平安点头,“在的公主,一直在等。”

陈瑾兮在铜镜前转了一圈,非常满意这次绣坊送来的夏衫,轻薄且凉快。

“那你让她回去回话吧,就说让珍淑仪快些来找本公主玩耍。”

那头,小翠得了话,拍了拍站得酸胀的腿赶紧回去禀报。

珍淑仪在殿里早就已经描好妆容,就等小翠回来,可左等右等也没见人,直到一个时辰后才看见她匆匆赶回。

“三公主怎么让你等这么久?”

小翠脸颊被晒红得发烫,“奴婢也不知道,只是三公主身边平安说让奴婢等着,奴婢便等在那里,也不敢走。”

珍淑仪神色一敛,“那她可有说什么吗?”

“三公主准了,让娘娘您赶紧过去。”

珍淑仪狭长的眉眼带着一丝冷意,这两日她在宫中想了许久,实在想不出最近这些时日她哪里得罪过陈瑾兮,让她生病当日竟然当着皇上的面诬陷自己,若不是她在皇帝面前乖巧惯了,这恐怕一顶残害皇嗣的帽子就要往她头上扣了。

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珍淑仪不敢往下细想,等得知她病好后便让小翠去递了话。

原本她是想自己直接去长安殿的,可一想到陈瑾兮当日生病时想要陷害她的模样,她顿时又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保险起见,最后还是决定让小翠打头阵。

可没想到她竟然让她身边的一等宫女在烈日下等了一个时辰。

珍淑仪看着小翠红得发烫的脸,心中刹那间冒出一股火来,带着一个二等宫女便朝着长安殿走去。

陈帝宠爱前皇后,就连她这个最小的女儿也爱屋及乌,一出生便给她赐了宫殿,取名“长安”,长安殿里随处可见奇珍异宝,就是那回廊上挂着的灯笼样式也都是陈帝自己亲手做的,可见对她疼爱有加。

每回珍淑仪来长安殿,她总有种疯狂的恨意在增长。

特别是看见这些稀世珍宝,她更是觉得心生妒意。

陈瑾兮懒洋洋的靠在躺椅上吃凉糕,脚边是陈清穆给她带回来的云兔,看见月亮门走进几个人,连忙放下凉糕笑意盈盈的快步走了上去。

“珍淑仪你怎么来了,快过来坐,尝尝本公主最近新研究的凉糕。”

珍淑仪看着陈瑾兮拉过她的人,笑容还是和从前一样,对她没有任何戒心,心稍稍放松了下来。

陈瑾兮给她递上凉糕,又让春喜去把酸梅汤端上来才说道:“天气有些热,身上出了点汗,就去沐浴了,让小翠等了许久,珍淑仪不会怪我吧?”

珍淑仪强拉起自己的笑容,“臣妾怎么会怪公主呢,若是臣妾全身黏糊,也不好见客,三公主不必过意不去。”

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说如果是陈瑾兮来找她,她出了汗,也是需要让她的人等一等的,这才等了一个时辰珍淑仪就不耐烦?

陈瑾兮心中冷笑,她从前怎么就没发现珍淑仪还是个一点都不能吃亏的人。

“那便好,不知道珍淑仪来找小兮是有什么事吗?”

陈瑾兮又给自己嘴里放了一块凉糕,薄薄的广袖拂过桌面,珍淑仪上挑的眉眼顿时坠了下来,陈瑾兮像是没看见她的反应一般,继续吃着喜欢的食物。

珍淑仪放在桌下的双手交握,死死攥紧绢帕,须臾后道:“听说三公主病好了,臣妾就想要过来看看,只有亲眼看见三公主康复,臣妾才安心。”

“珍淑仪真是有心了,那寒霜草真是有奇效,刚服用下去便感觉神清气爽,整个人都好了,对了,前阵子绣坊送了一些云锦布料来,我看成色很好,要不给珍淑仪拿两匹回去,这做夏衫真是很好,你看,”

陈瑾兮站起来,在珍淑仪面前转了一圈,脸上尽是笑意。

珍淑仪看着那一身衣衫,心中有无数只利爪在抓挠一般,疼得厉害。

“好看吗?”

“好看,三公主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

陈瑾兮也跟着点头,“不过这还是要多谢闫将军才行,这云锦正是闫将军去江浙一带寻来的,正好可以入夏用,可比平日的布料好多了。”

陈瑾兮说着话也没有错过珍淑仪眼里的恨意,她不由得心下冷笑,珍淑仪此刻心里肯定恨不得把她给生吞活剥了才好吧。

这云锦布料薄如蝉翼,非常适合夏天做衣衫,她犹记得闫风从江浙带回来献给了父皇,他本以为父皇会赏给珍淑仪几匹,可谁知道却被她全都给要了去。

想必那时候闫风进献云锦就是想要用父皇的手送给珍淑仪的吧,谁知道让她给捡了个漏。

她前世没察觉,还特意做了好几件夏衫穿给珍淑仪看,让她帮忙选,如今想来还真是傻到家了。

不过这一世,她更要她看得着穿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