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 连载中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九公子 主角:顾南箫傅景铄

顾南箫傅景铄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顾南箫傅景铄小说主角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小说介绍

最热爽文分享!顾南箫傅景铄小说名为《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这部小说近来一直备受网友们追捧,推荐伙伴们阅读。小说情节简述:前世惨死,老天给了顾南箫一颗后悔药,她重生了。她一改骄纵任性,对未来的权倾天下的夫君千依百顺、百般关心,只求改变前世惨死的结局。妹妹设计陷害,姨娘争权夺利,渣男算计引诱......她斗绿茶虐渣男,信手拈来。谁料重生后又美又飒太招眼了,引来无数小美男,夫君一旁急了眼。一日,小世子真情款款:“箫姐姐,你几时能对我比他好一点。”又一日,翩翩公子含情表白:“小箫儿,本王也可以宠你上天,可否考虑?”终于一日,醋坛夫君爆炸,当街醋吼:“都滚,箫儿是朕一人所有!”当晚,醋坛夫君便把顾南箫逼到床角:“宠朕,天下拱手送你,不宠朕,后果......看着办!”...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小说试读

第6章

顾南箫趁着空档时间收拾偏间,完全不知道她刚刚辛苦建立起来的那一点好感已经瞬间彻底瓦解。

心里正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做,思桃进了屋:“小姐,这些琐事让奴婢来做就行。”

顾南箫一笑:“思桃,在这府里就只有你对我真心。”

在顾家,唯有思桃对她忠心,可惜,前世的她浑到了极点,最后连思桃也没能保住。

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维护思桃。

主仆二人正说着话,门外一阵声音传入耳朵。

又来找事?

下一秒一排丫环站在门口。

“箫儿,姨娘替你妹妹来给你赔礼道歉了,你要救救你妹妹啊!”

赵姨娘推开门进来,一口一个“你妹妹”,走到顾南箫跟前坐下来。

丫环们一个个进来,一堆好东西放在了桌上。

顾南箫轻扫一眼,故作无视:“怎么,父亲罚妹妹了吗?”

顾灵雪被罚关在房里,没有命令不许出门,这事顾南箫自然知道。

看这样子,父亲还是念了旧情,不过,念份情也是意料之中。

赵姨娘一听,立马眼圈一红:“箫儿,姨娘和雪儿真是为你好,她是你的亲妹妹。”

顾南箫拿出帕子递过去:“姨娘放心,这点箫儿分的清楚。”

听了这话,赵姨娘脸上一喜,看来顾南箫还没有真的怀疑她们。

想到此,赵姨娘放心多了却仍用帕子沾着眼角:“箫儿,你妹妹被关起来,一直念叨着想来给你赔礼道歉呢,一天没吃东西了。”

“一天没吃东西?那怎么行!”顾南箫惊讶,对思桃道:“去让人给二小姐送些吃的。”

赵姨娘心里想什么,顾南箫一清二楚,她等着她露出狐狸尾巴。

果然,赵姨娘叹气作势要掉眼泪:“箫儿,你妹妹是想见你,你去看看她,你们姐妹要像以前一样感情深好,可不能为了一些误会生份了。你父亲现在心情不好,姨娘也不敢去求情,姨娘是心疼你母亲身体不好,若是一个人照顾你父亲,那得多受累。”

说着还泣了一声扭过头去,从背后看情真意切。

“母亲......”顾南箫自语了一声。

随后拉过赵姨娘:“姨娘放心,我会去看妹妹,母亲身体不好,还要劳烦姨娘。”

有了这话,赵姨娘终于彻底放心,只要顾南箫还顾及她母亲,只要顾南箫还是相信她的话,翻盘指日可待。

“箫儿这般懂事,姨娘真是心慰。姨娘听说箫儿让他搬回房间住了?”赵姨娘来的目的除了试探,还有就想弄清楚这件事了。

顾南箫心下一笑,随意的答道:“是的。”

“为什么?”

“让他搬回来,这样方便我随时防着他,在我眼皮子底下总比离的远好。姨娘说是不是!”

“呃......是,还是箫儿考虑的周到,要有什么需要尽管找姨娘。”赵姨娘脸色闪了一下又恢复过来。

可这一闪顾南箫已看在眼底,她撒娇似的歪着脑袋:“姨娘对我真好。”

赵姨娘顺势又拉过她的手:“傻丫头,姨娘什么时候不疼你了。对了,我已经让人把你们俩的药都熬出来了,回头让人送来。”

顾南箫淡淡一笑:“谢谢姨娘。”

到正题了,她的药一直都是赵姨娘负责,结果她被下了慢性毒,不用想,傅景铄那一碗药里也是不干净的。

醒来时喝的那一碗已经吐了,以后还会喝吗!

之前没有对傅景铄动手脚是因为赵姨娘相信傅景铄必死无疑,哪知竟然失手,所以,改了计划。

可见,赵姨娘对她也有了怀疑,只是还没不确定罢了。

即是如此,顾南箫也不挑破,但不会再留机会。

府里的下人有哪些已经被赵姨娘收买,她心里个个清楚,那些人没有一个好结果。

前世,傅景铄在顾府受尽屈辱,都是因为她识人不清,连累他也被顾家上下视做“外人”。

是以,整个顾家也没得到好下场,傅景铄虽杀了顾家的仇人,也毁了顾家。

而柳姨娘和顾灵雪的下场,也没有比她好,顾灵雪被扔进军营赏给了下等军,生不如死,柳姨娘则要天天看女儿受折磨。

想到这些,顾南箫才有一丝解恨的感觉。

“谢什么,我们可是一家人。箫儿,去看看雪儿吧!”赵姨娘催着。

一家人这三个字让顾南箫听着恶心,但她仍站了起来。

正当她要出门时,下人过来:“大小姐,易夫人来了。”

易夫人是傅景铄的母亲,现在的傅景铄跟着母亲姓,所以,顾家上下都知道易夫人是谁。

“让她等着,就说大小姐有事。”

没等顾南箫说话,赵姨娘抢先开了口。

话音刚落,沈氏的声音传来:“大小姐有什么事也是你安排的?易夫人是箫儿的婆婆,难道来了不该见见?怪不得大小姐如此不懂礼数,都是你教的。”

沈氏个性温弱,但对赵姨娘也没了好脸色。

“姐姐。”

赵姨娘低头见了一礼,惊讶沈氏怎么和易夫人一起过来了。

以前易夫人来沈氏都只是止于礼数打个招呼,从没陪着她一起过来。

顾南箫眉眼一弯,笑着上前:“母亲。”

随后,看向易夫人:“易夫人。”

易夫人很美,虽然衣着打扮远不如沈氏,可那气质,优雅中透着富贵,果然是皇宫中出来的女子。

身后跟着一个穿着浅黄衣裙的小姑娘,那人便是傅景铄的妹妹易婉婉。

“大嫂。”易婉婉乖巧的喊了一声,又退到了易夫人的身后。

顾南箫看她一眼。

前世从没有给过易婉婉好脸色,所以小丫头怕她。

“箫儿可好些了?”易夫人关切的语气不疑有假。

前世,她也没有对易夫人有过该有的尊重。

这一世,她都会真心以待,但现在还得装着。

易夫人朝沈氏欠身一礼:“听说景铄又惹你们生气了,我来看看箫儿......我这个做娘的,应该来给夫人赔个罪,望你们见谅,这个是我当年陪嫁之物,希望箫儿喜欢。”

说着拿出一只镯子接过顾南箫的手给她带上。

赵姨娘眼尖的瞧出那只镯子不凡,眼珠子一转似有了主意,道了声还有事就走了。

沈氏也不在意,点点头坐下:“算了,我们顾家没那么小气,箫儿没事,你儿子在这,你放心。”

若不是事情弄清楚了,沈氏的态度怕是不会这么平和。

顾南箫朝易夫人一笑:“我母亲说算了就算了。”

然后挨到沈氏跟前:“母亲,你看姨娘给我送了好多东西。”

说着递给思桃个眼色,思桃立马把刚才收的东西尽数拿出来,不光如此,还添油加醋的加了许多。

在顾府,谁都知道顾正洪对沈氏宠爱胜过赵姨娘。

而沈氏更知道顾正洪没有送过赵姨娘这么多东西,还知道赵姨娘没这么多钱。

那么这些东西又是从哪来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