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新娘:秦爷的掌心娇 连载中

冲喜新娘:秦爷的掌心娇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鱼不言 主角:顾渺秦宴

主角叫顾渺秦宴的小说 主角是顾渺秦宴的小说免费阅读

《冲喜新娘:秦爷的掌心娇》小说介绍

主人公顾渺秦宴是这本冲喜新娘:秦爷的掌心娇小说中的人物,来自写作圈著名大大“鱼不言”,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冲喜新娘:秦爷的掌心娇》推荐阅读。主要讲述的是:一场阴谋,她从乡下被接回,送给秦家当冲喜新娘。丫的,当我好欺负是吧。老娘堂堂古医者传人,妙手回春!就是鬼门关的人都能给拽回来。等等......不是说好了我是恩人,咱们谈个交易吗?某人呵呵一笑:“放着秦太太不做,非要做恩人?”她当即扑倒:“老公,我要做你的秦太太,么么哒。”...

《冲喜新娘:秦爷的掌心娇》小说试读

第5章

顾渺扭过头,就看见身穿旗袍的秦老夫人被金管家和另一个贵妇搀扶着走了过来。

看到自己的母亲对自己使眼色,他登时机灵的跑过来,委屈的先告状:“奶奶,你给大哥找的到底是什么冲喜新娘,她刚才诅咒我活不长!这种乡下来的土包子,怎么配给大哥当媳妇!简直就是给我们秦家丢人现眼!”

秦宴冷笑一声:“看来我刚才那一棍打轻了。”

秦皓顿时更加委屈:“奶奶,您听大哥又在威胁我。”

瞧着秦皓如此不要脸,顾渺都快被他恶心吐了。

秦老夫人还没开口说话,身边的贵妇朱玉珍就摆着脸,阴沉的盯着顾渺,训斥道:“顾渺,你可真是能耐!这才进秦家第一天,就欺负自己的小叔子,什么叫做我儿子活不长?你这是存心诅咒我们是吧!也是,你现在倒是成了秦家的大功臣,长能耐了啊!在顾家受委屈了,跑到秦家撒野?”

“你说的没错,渺渺就是秦家的大功臣!”秦老夫人突然拉高声音,直接断了朱玉珍的气焰。

朱玉珍瞬间噎住,唯唯诺诺的站在秦老夫人的身边,还算规矩的说话:“妈,您刚才也听见了,顾渺诅咒您孙儿不长命呢!”

秦老夫人为人向来都是公私分明,心里更是和明镜似的。

她没回应朱玉珍的话,而是走到轮椅前,先是冲着顾渺一笑,再是垂眸,慈爱的问:“阿宴,现在觉得身体怎么样?”

秦宴一向尊敬老夫人,他语气温和道:“好了很多。”

“那就好。”

瞧着秦老夫人这个态度,朱玉珍母子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妈......”

下一刻,秦老夫人就问:“刚才你的妻子真的说了这样的话?”

“顾渺说秦皓整天花天酒地,没日没夜的折腾,身子虚弱,需要休养!”秦宴幽幽的说。

登时,秦老夫人竖起眉头转过身盯着秦皓,眼底露出嫌弃。

“难道你大嫂说的不对吗?看看你这个样子,就是昨晚又在通宵发疯!你是觉得自己能有多少的年轻够折腾?你大嫂只是好心提醒让你多休息,是错了吗?怎么话到你嘴里出吐出来就是变了味?”

顾渺从头至尾没吭声,顿时被这个老夫人给逗乐了。

昨天听金管家的口气,还以为秦家老夫人也不是个善茬,敢情她是想错了。

秦皓被说得低头不言语,朱玉珍如何想得到老夫人就因秦宴一句话,就笃定事情的真假。

她赔笑道:“妈,您这是误会了,昨天浩儿出去之前就和我说,他是有个很重要的饭局,是和盛华最近的一个项目有关。他也只是想要为盛华做些事情,您也看见了,阿宴这一病就是半个月,公司也空闲半个月没人管。若是以后阿宴有什么事,盛华还不是得有个人来接任才好。”

“你这话什么意思?是在诅咒阿宴?”秦老夫人的语气顿时不友善起来,甚至带着怒火。

“不是不是,妈,您误会我了。”

“二婶,公司没有我在的半个月,没有出过任何问题?”秦宴冷不丁的问。

朱玉珍想想,摇摇头。

“我不在,公司照样运行,不曾出过任何差错。所以二婶是觉得自己的儿子能胜任总裁的位子,并且保证不出错了?”

秦宴毫不客气,直接开怼。

朱玉珍登时面色难看,秦宴这是摆明了看不起他们。

“难道这个家里只有你可以当总裁?!盛华是我们几家都有份的,凭什么就你一个人独占!”秦皓被逼急了,直接指着秦宴说。

“放肆!”秦老夫人直接扬手一个耳光。

站在后面的顾渺抿抿嘴,如何能想到一件事情竟然关联到了另一件事情。

原来豪门世家的内部关系还能乱到这个程度。

“这话说的未免是太好笑了些,难不成我老公赚的钱,不是你们几家跟着分红?要不然你哪来的钱在外面喝酒玩乐?”

顾渺双手搭在轮椅的两边,满脸心疼的看着秦宴:“哎呀老公,真是没想到你在这个家里还要忍受这些委屈,任劳任怨那么多年,还得被这样误会辱骂!”

顾渺歪着头,冲着秦宴挤眉弄眼邀功:瞧瞧,我都帮你说话了。

秦宴虚眯着双眼,不知道顾渺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秦老夫人听到顾渺的话自然是更加气愤,“你们自己听听,渺渺也才进秦家一天,都能体会阿宴的用心良苦,你们这些人都是些没心没肺的!滚滚滚,都给我滚回去,别让我看着碍眼!”

朱玉珍如何能走,她好不容易捷足先登,讨得老夫人一丝的喜欢。

她就是等着秦宴丧命,让她的儿子来继承盛华,绝不能让老三他们一家得逞。

现在被赶出老宅子的话,岂不是前功尽弃?

“你个混账东西,怎么和你大哥说话的!你这是要气死我和你爸爸不成!滚过去!给你大哥道歉!”

朱玉珍一脚将秦皓给踹过去,她又是朝着秦老夫人讨好:“妈,让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惹您生气了,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教育他的。刚才的一切都是误会,误会啊。您看看今天可是大喜日子,阿宴不但醒过来了,还结婚了,不就是了了您的一桩心事吗?”

秦皓心不甘情不愿的站在秦宴的面前,脸都快绷不住了。

“还不快道歉!”朱玉珍又是一声吼。

秦皓忍着气,正准备道歉,但被秦宴手中的棍子给顶住胸膛,“不必和我道歉,和我的妻子道歉!”

“不可能!”秦皓绝对不会和这种女人道歉,一旦道了歉,传出去的话他岂不是要被笑话死。

“接受不了我妻子,那就是接受不了我,这就是你秦皓的心思?”秦宴意味深长的问道。

朱玉珍立马就走过来,捏着秦皓的耳朵训斥道:“大哥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大哥大嫂都比你大,你难道还要再继续惹你奶奶生气吗?”

秦皓狠狠皱起眉头,看着顾渺的双眸泛着怒火,“对不起,大嫂,请你原谅我!”

他咬着牙一字一字地说出来。

“知道错了就好,也希望你是真的知错了。你大哥好不容易醒过来,你可别再口无遮拦的说些不吉利的话。”

顾渺明着是接受秦皓的道歉,但这番话出来的时候,秦老夫人又是黑着脸。

“秦皓,你刚才对你大哥说了什么话?!”

秦皓愣住了,显然没想到顾渺居然又告他一状。

秦老夫人向来偏心秦宴,秦家谁不知道?

即便秦宴这次躺在床上昏迷半个月,老夫人还是想尽一切办法要让秦宴好起来,甚至不惜花两个亿找冲喜新娘。

很明显,秦老夫人就没想着要将盛华交给他们两家。

一时间,秦皓开始身子发颤,他害怕奶奶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话,真的要将自己赶出去。

顾渺轻描淡写地道:“奶奶,估计秦皓是被刚才给吓着了,其实秦皓也没说什么,就是说什么老公无福消受,他作为弟弟要照顾照顾我。”

她还稍微说的含蓄,但意思是很明显的。

果不其然,秦老夫人的脸都被气绿了。

她颤抖着手指着秦皓:“孽障!简直就是个不思进取的孽障玩意儿!朱玉珍,带着你的儿子给我滚出老宅!立刻!”

朱玉珍身躯一震,老夫人是真的动怒了。

“妈,这肯定是个误会,浩儿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肯定......”

“既然二婶不相信我妻子说的话,那我的话呢?”秦宴冷冷开口。

看在这女人是帮着自己的份上,自己不能让她吃亏。

朱玉珍面色一白,有秦宴说话,秦老夫人只会......

“滚出老宅!”秦老夫人怒吼一声。

朱玉珍母子灰头土脸的不敢再多话,只能夹着尾巴先逃离。

坐在车内,秦皓发火了许久。

“顾渺!我一定要这个贱女人不得好死!”

朱玉珍拢拢眉心,她本以为一个乡下接回来的土包子,一定是个比较好把控的。

还想着如何利用顾渺来对付秦宴,到时候好一举让自己的儿子坐在盛华总裁的位子上。

如今想来,自己的想法根本就是错了。

“这个顾渺不简单,她肯定就是仗着秦宴快要活不久,所以现在拼命的讨好老太婆和秦宴,为的就是在盛华占据一席之地,然后扎根在京城!”

秦皓闻言,登时面色难看:“顾渺这个女人如此的阴险!”

朱玉珍冷冷一笑:“儿子,我有一个想法,不过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