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甜妻马甲多 连载中

全能甜妻马甲多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七千万 主角:阮苏薄行止

全能甜妻马甲多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阮苏薄行止小说完结版

《全能甜妻马甲多》小说介绍

小说作者七千万为大家带来的《全能甜妻马甲多》是一本很不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内容动人心魄。《全能甜妻马甲多》这本小说讲述了:“我的学渣老婆,竟然是高考状元?”“我的草包老婆,竟然左手画画右手弹琴?”“我的娇软老婆,竟然是打遍无敌手的拳王?”“我的败家老婆,竟然是神秘集团幕后大BOSS?”众人:“薄少,你是不是瞎?放着全能大佬不要竟然离婚?”脸被打肿的薄少离婚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她俏脸紧绷,“滚!”直到——某晚宴。男人强势将她按在墙上,“肚子里揣着我的娃还想往哪跑?”...

《全能甜妻马甲多》小说试读

当初和她结婚是因为爷爷催得紧,现在爷爷去了,没有理由不离。

离就离,拖什么拖?

他不等宋言再说什么,就又开口道,“不用等到三点,告诉她,现在就可以。”

阮苏刚走到别墅区门口,就听到宋言在身后追过来,气喘吁吁的拦住她,“阮小姐。”

“怎么了?”

该不会是薄行止不离了吧?

“我们少爷说现在就能办离婚证,让我带你去民政局。”

“那真是太好了,麻烦宋特助。”

民政局。

大中午办离婚的人几乎没有,整个办证厅显得空荡荡的。

不过几分钟而已,阮苏和薄行止就拿着离婚证走了出来。

阮苏只觉得这天格外的蓝,空气都格外新鲜。

终于,离了。

四年婚姻划上句号。

“你要去哪,我送你。”薄行止清冷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阮苏冲他笑了笑,“不用。”

她冲对面招了招手,只见一直停在马路边上的霸气路虎车门朝着他们驶来,车门被打开,驾驶位上露出一张薄行止熟悉的俊脸。

“江总?”薄行止神情冰冷,不明白为什么阮苏会和江心宇认识。想到传闻中百岁医药的总裁江心宇,目前单身,他心情顿时有些不悦。

“薄总,好久不见。这几年多谢你对阮苏的照顾。”江心宇俊朗一笑,提起阮苏的行李丢进车里。

薄行止皱眉看着阮苏坐进副驾驶的位子上,怪不得这女人如此迫不及待离婚,原来是已经找好了下家?

江心宇有他帅吗?有他有钱吗?这女人……该死的,他为什么要拿自己和江心宇比?根本没有可比性。

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非常不是滋味。

“薄总,后会无期。”阮苏冲他摆手,笑得格外灿烂。

她不会再叫他老公了……结婚四年,她一向是温婉的,娇俏的,但是却从来没有笑得这么灿烂过。

看得薄行止一怔。

心里空空的,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离开他生命一般。

路虎车渐渐远去,宋言小心翼翼的走过来,“少爷,我们走吧。”

薄行止冷着一张俊脸,一言不发上车。

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

阮苏没有直接回景弯别墅,而是去了南山墓地。

她跪在薄爷爷的墓前,指尖轻轻抚上薄爷爷的照片,照片上的老人慈眉善目,仿佛依旧不曾离去一般。

“爷爷,对不起,我和薄行止离婚了。希望你地下有知,不要怪罪我。”

“以后我有空了再来看你。”

她说完就转身,结果却看到不远处站着的男人,男人一身黑衣黑裤,身高腿长,正深深的凝视着她。

刚分开,却又相见。

真是冤家路窄。

不过既然离婚,她就没有义务再笑脸相迎。

她起身,擦肩而过的瞬间,男人伸手拽住她的手臂,“为什么来这里?”

“来看爷爷罢了。”

女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往日那张温婉的面容显得疏离又冰冷,娇俏的神情敛去,一身黑裙的女人气场强大,竟隐隐有一股与他势均力敌的感觉。

薄行止仿佛从来不认识面前的阮苏一样,她好像和往常不一样,不一样的太明显了。

“薄总,请你放手。”阮苏红唇微启,吐出几个没有温度的字。

薄行止松手,女人踩着高跟鞋大踏步往前走,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他的心尖,踩得他生疼生疼。

此时的他终于清醒的意识到,她不再是他的妻子,而是他的前妻,彼此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祭拜了爷爷,薄行止刚上车,就接到宋言的电话,“少爷,王心雅在拍戏的时候威亚断了,摔断了腿,现在已经送往市第一医院。”

薄行止发动了车子,一边用蓝牙耳机通话,“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这件事情怎么处理?薄氏娱乐的高层不敢随意公关,让我请示你。”

“我现在往市第一医院赶,你在那里等我。”薄行止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市第一医院。

宋言焦急的等在停车场,当看到薄行止的车子时,他立刻迎上来,“王心雅已经从急诊室转到了手术室,正在做手术。”

“先上去看看。”薄行止正欲往电梯走,宋言却拦住他,“现在医院里都是媒体,少爷还是走安全通道的好。”

如果那些媒体看到少爷,估计又会乱写一些绯闻。

什么薄氏总裁专门探望王心雅啊!之类的。

薄行止脚步一顿,朝着安全通道走。

手术室在五楼。

他刚从安全通道走出来,就看到走廊的尽头有一行人踏出电梯。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人,一头长发利落挽起,露出修长白皙的脖子,一边走一边看病历,雷厉风行,英姿飒爽。

她的身后跟了数十名医生和护士,一个个表情都很恭敬。

当看清楚女人那张清丽出尘的面容之后,薄行止一向泰山崩于眼前也面不改色的俊脸,竟生平第一次出现了龟裂。

“阮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