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牌了,我的姐姐是龙主 连载中

摊牌了,我的姐姐是龙主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风起黄沙 主角:肖云曲凝烟

《摊牌了,我的姐姐是龙主》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肖云曲凝烟小说全文

《摊牌了,我的姐姐是龙主》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摊牌了,我的姐姐是龙主》是风起黄沙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肖云曲凝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入赘多年,被人当狗百般羞辱……不装了,摊牌了,我姐是龙主!...

《摊牌了,我的姐姐是龙主》小说试读

曲老太说这话时,曲凝烟已经沉浸在惊恐之中。

在曲江被黄博海下令喂狗之时,她娇躯就狠狠一颤。

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有人如此残暴凶狠。

而后,听着曲江的声声惨叫,她更是恐惧得身心颤栗。

默默在一旁流泪。

曲凝烟心里苦涩的想,她一开始就逃不开棋子的宿命。

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何其可悲。

黄博海听着曲老太的奉承,顿时受用。

再当他看到曲凝烟委屈的模样。

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再一想这样的尤物即将为自己所有,不由愈发得意。

他哈哈一笑,淫邪的目光肆意打量着曲凝烟,嘴上也不客气地道:

“行,算你们曲家识相。”

“现在献上曲凝烟,修补我们的关系,也不算晚!”

“那现在,就到我拆礼物的时候了……”

说着,他的手就要大喇喇伸进曲凝烟的衣襟。

曲凝烟一见,登时吓得娇颜苍白。

本能后退,躲过黄博海的手。

黄博海万万没想到,曲凝烟都到了自己面前,还敢拿乔。

脸色一沉,他怒而反手一耳刮子,把曲凝烟扇倒在地。

随即,指着倒地**的曲凝烟大骂道:

“臭**,到我面前还立狗屁的贞节牌坊!”

曲老太就怕曲凝烟抵死不从,惹怒黄博海,连她都没法走出这里。

登时恼怒附和:“没错,曲凝烟,你怎么回事。”

“不是你要一命偿一命,为曲家摆平麻烦,牺牲自己也无怨无悔?”

“现在装什么装,还不老实点,赶紧讨好黄老大。”

“他要摸就随便摸!你不许反抗!”

闻听曲老太凉薄自私的话语,曲凝烟瘫倒在地,不断流泪。

黄博海边听,边居高临下,不屑地盯着曲凝烟。

“想当初,我那么用心地追你,到了曲家人口中,却成了妄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一朝上门,提亲不成,还被当成笑话,横加羞辱,让我黄家也在上京跟着颜面扫地。”

说着,他冷冷一哼。

双眼赤红,满是即将报复成功的快意。

“这些年来上京大小家族对我冷眼讥笑,我至今难忘!”

“在道上拼死拼活的时候,我就想着,总有一天要混出人样来,让你曲凝烟,还有曲家人看看!”

“现在,你终于自己送上门来。那正好,我要你连本带利还给我,洗刷掉往日的耻辱!”

怎么个连本带利法儿?

曲凝烟单薄的身躯不断颤抖。

心里不安的阴影扩大。

她怀着最后的侥幸和期冀,恳求地看向黄博海,希望他能高抬贵手。

结果,黄博海却是发出一声残忍的阴笑。

“就在这儿,我要上了你!”

“等把你玩够了,再丢给手下,让你变成人尽可夫的**,连**都不如!”

“看你还怎么跟我摆高贵冷艳的谱!”

话语落,曲凝烟彻底瘫在地上。

整个人陷入呆滞。

怎么会这样!?

黄博海狞笑着,欲要去拉扯地上的曲凝烟时。

曲老太一看时机差不多了,紧张又谨慎地上前询问道:

“那黄老大,人留给你慢慢玩。”

“你庇护我曲家之事……”

美色在前,黄博海满口答应。

“行了,曲家的诚意我都已经看到了。”

“无论曲家面对什么灾祸,有我黄博海顶着,曲家倒不了。”

曲老太大喜,急忙欠身道谢。

“那真是太好了,黄老大一言九鼎,果然不愧是道上一等一的英豪。”

“哈哈,好说。”

黄博海回过头来,一把拉着曲凝烟的胳膊,往附近包厢沙发上一推。

然后压上去,大手肆意游走,抚摸。

曲凝烟害怕极了。

双眼噙泪,她大声哭叫:“放开我,让我走!”

“黄博海,我是对不起你,但你也不能用这么卑鄙的方式报复我!”

“啊,你走开,走开……”

话未落,她刚拼命挣扎,推搡身上的黄博海。

眼前闪过一道黑影。

一记凌厉的耳光,狠狠砸了下来,打得曲凝烟脑袋嗡嗡的,嘴角渗血,倒在那里。

黄博海一看曲凝烟被手下一耳光扇昏了,有些不满地斥道:

“虞辉,谁让你多事的。”

“奸尸有什么乐趣,老子就是要她醒着体会,什么是绝望!”

刚处理完曲江的尸体,虞辉回来一看曲凝烟不识抬举,竟敢抗拒老大,出于忠心就下了重手。

听到老大训斥,他恭敬地垂下头,沉声认错。

“是,老大,手下知错。”

“没你的事了,退下吧!”

黄博海顿觉扫兴,一挥手,叫虞辉退下。

虞辉离开,临走也懂事地带走其他人。

剩下曲老太还一步三回头。

“黄老大千万别忘了,我曲家这次得罪的,是冯家。”

“您早点打个招呼,我们才能安心。”

黄博海不耐地瞥曲老太一眼,索性当着她的面打电话。

身为道上老大,黄博海自然有冯家大少冯骏的联系方式。

电话一接通,不等那边的冯骏说什么,黄博海就嚣张地大笑道:

“冯大少爷最近别来无恙啊!”

“是这样,听说曲家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们冯家?”

“我刚刚收了曲家的孝敬,让我庇护他们。”

“所以从今往后,曲家就有我黄某人保了,麻烦冯家给个面子,别再找他们麻烦。”

“话撂在这儿,如果你们还不放过曲家,那就是与我黄某人作对!”

黄博海在道上横惯了,那满是高高在上的口气,一下就激起了冯骏的怒火。

此时,冯骏刚接到消息回家,就看见自己弟弟的尸体。

心中狂怒,只待找到杀人凶手,碎尸万段为弟报仇!

再一听黄博海嚣张的话,登时爆发。

“黄老大知道什么就随便给人作保?”

“他曲家找了个好女婿,害死我弟弟,又坑得我二叔被抓!”

“整个冯家,都不会跟曲家善罢甘休!”

“所以对不起了黄老大,就算有你作保,冯家也绝不可能放过曲家!”

“也请你转告曲家人,让他们统统洗干净脖子,等死!”

黄博海听着冯骏的话,却是不屑一哂。

“我敬你冯骏是个人物,才先礼后兵。”

“你要非得动我保的人,大可来试试!”

“到时我会让你知道,打我脸的后果。”

“就算是冯家,也照样担待不起!”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