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国南疆 连载中

龙国南疆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帝九 主角:徐肇南红妆

龙国南疆小说_(徐肇南红妆)完整版阅读

《龙国南疆》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龙国南疆》是帝九所编写的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主角徐肇南红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南帅,敌国递来投降文书,国主已经下了第三道诏书,令您今日必须入京受封,任选一位公主完婚!”龙国,南疆!庆功宴会上,十二无生将的目光齐齐看向首座上那身穿军装,星眉剑目的年轻人,眼中满是狂热之色。此人,名为徐肇南,南疆主帅!...

《龙国南疆》小说试读

鸿通酒店。

三重门旗下产业,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

黑与白,权色交易,敛财暴戾无数。

而三重门的掌控者,便是易天龙口中那个柳萱的父亲,柳海的义父,柳三重。

苍城地下,无冕之王!

五零二房间。

房间里到处都是血滴,已经干涸,墙壁上血色的抓痕隐约可见。

一个满身伤痕的少女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一个长得有些邪魅的男人将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冻的少女浑身一抖,脸色愈发青白。

“别装死了!说说看,你都查到什么了?”

邪魅男人叫周杰,柳萱的男朋友。

周杰见徐北不说话,上前就是一脚,狠狠踹在她的小腹上,疼的徐北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

“哥哥……会来……会来救我的……”

“坏人……”

坐在一旁看戏的柳萱听到这不由冷笑起来,她取出手机,来到徐北身前蹲下,打开了一个视频。

“好好看看,这个是不是你哥?”她戏谑的说道。

视频中,一个青年四肢被残忍砍断,鲜血直流,又被埋在土里,他不断挣扎着想要爬出来,最终却活活流血疼死!

惨嚎声令人毛骨悚然!

徐北看着视频,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心里的痛在这一刻已经超过了身体的痛楚。

“我也好奇,你哥还能不能从地里钻出来救你,哈哈哈哈。”

“说起来,要不是你的话,他也许不会死,是你咬着不放,这才害死了他,哈哈哈哈!”

柳萱恶毒的笑着,一边欣赏徐北痛苦的表情,一边故意将视频的音量放大。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徐北,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起身朝柳萱扑去,一口咬在柳萱的脖子上!

“啊!松口啊**!”

柳萱惨叫一声,立刻抄起手机对着徐北狠狠砸去,周杰也连忙上前帮忙,对着徐北拳打脚踢,试图将她拽下来!

砰!砰!砰!

一下又一下,血流如注,手机都砸变形了,可徐北依旧没有松口!

“啊!弄死她!快弄死她!”柳萱惨嚎不止,血顺着脖子流了下来,剧痛让她失去了理智,这一刻,她感觉自己仿佛快要死了。

“去**!”

周杰心里发狠,抄起旁边的椅子,对着徐北的头狠狠砸了下去!

砰!

椅子被砸散了架,而徐北也终于松了口,彻底瘫软在了地上,她的眼神失去了光彩,一片死寂。

血顺着她的脸颊不断的流下,很快在地上积起了一滩殷红。

柳萱摸了一把脖子,看到鲜血后,心中又惊又怕又怒!

“**!你找死!”

柳萱对着周杰怒吼道:“把她扔下去!弄死她,我要她死!”

周杰上前将徐北提起来,走到窗边,冷笑道:“徐北,别怪我不念旧情,要怪就怪你自己找死,等着吧,要不了多久,我送你们一家团聚!”

他伸手一推,意识模糊的徐北径直从窗口坠下。

“哥……对……对不起……”

……

霓虹灯绚烂,为这座城市披上一层七彩的纱衣。

徐肇南一路行来,不言不语。

红妆也在沉默,只是那双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心疼和浓浓的戾气。

这个男人背负了太多,承受了太多,他太累了。

忽的,徐肇南止步,抬起头,瞳孔骤然一缩。

下一秒。

啪!

鸿通酒店,五楼窗口,一个瘦弱的身影摔了下来,没有任何阻隔的直接摔在了地上,就在他面前。

短短二十米的距离,仿佛成了生与死的分界线。

血在蔓延……

“小……小北?”

徐肇南身子微微颤抖着。

也许……是自己看错了吧……

她只是……只是长得和小北有些像罢了?

他快步上前将女孩抱在了怀里。

女孩已经面目全非,浑身伤痕累累,嘴角不断往外溢着血,也不知是回光返照还是她尚存一口气。

女孩身子抽搐了一下,吐出一大口血,血猩红里带着一抹黑色,不仅染红了徐肇南的军装,也染红了他的眼。

“哥,乖乖吃药哦,妈妈说吃了药你就会好起来的。”

从小体弱多病,算命先生说活不过十岁的徐肇南躺在床边,才五岁的徐北端着药碗小心翼翼的喂药,粉雕玉琢的脸蛋上洋溢着治愈人心的笑容。

“你们这些坏人,不准欺负我哥!”

小学三年级的徐肇南总被班上的同学欺负,扎着羊角辫的徐北张开小胳膊,龇牙咧嘴的挡在徐肇南身前,小脸上装出凶恶的模样,殊不知在别人眼中看来,一点都不凶,还很可爱。

“哥,我为什么会牙齿掉了呀?说话都漏风,好难看……你还笑!坏哥哥,恨恨!”

乳牙掉了的徐北满是惊慌,见徐肇南幸灾乐祸,气得直跺脚。

“哥,看我的小裙裙好不好看?”

母亲给徐北买的新裙子,徐北总是第一时间跑到徐肇南面前炫耀,而徐肇南每次都会撇撇嘴,说好丑。

“呜呜呜,妈妈没了,哥,我想妈妈……”

母亲车祸去世的那天,天性开朗活泼的徐北,拽着徐肇南的衣角,哭得像是被抛弃的小狗。

“哥,你快跑,我看到巡查来了,这些钱我偷偷攒了好久,你拿去,在外面千万小心照顾自己……”

徐北脸蛋涨红,气喘吁吁,拿出一叠面值不一的钱塞进徐肇南怀里,匆匆忙忙往另一个方向跑,为徐肇南引开抓捕他的巡查。

那一天,徐肇南二十岁生日刚过,攥紧了那些钱,看妹妹奔跑的背影消失在夜幕里,整个世界陷入了黑暗。

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模糊了视线。

往昔活泼可爱的妹妹,与怀中面目全非的女孩,身影渐渐重叠。

似有一张无形的手,狠狠揪住徐肇南的心脏。

用力,再用力!

要把这颗心捏爆!

徐肇南目眦欲裂看着,浑身充斥浓浓死意的妹妹,铁拳紧紧握住,指甲都潜入了掌心,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下。

很痛!

可这种痛,比不上内心伤痛的万分之一。

他重重喘息,内心似乎有一座火山要爆发出来,想毁灭这个世界!

堂堂南疆主帅,掌百万大军,力抗敌国入侵,整整六年时间,血屠千里,一次次守护龙国。

所有人都能听闻他于边地如何大展神威,却没人知晓他为国为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无数次生死徘徊,无数次险死还生!

若是剥开衣服,会看到他身上遍布狰狞的伤痕。

一层又一层!

这是铁与血交织的勋章,是他为这个国度而烙印在身上的荣耀!

可是,蓦然回头,才发现自己是这么的脆弱。

护了亿万百姓,却护不住自己唯一的家人!

弟弟被人折磨惨死,如今连妹妹也……

“小北,小北别怕,哥在!哥马上就救你,别担心,很快……”

徐肇南手腕一翻,机括弹出后,他取出了长短不一的九根银针。

一边取针,一边温柔开口:“小北别怕,哥回来了,哥会救你的,哥可是鬼医传人,敢跟阎亡抢命……”

嘴上这么说着,徐肇南握针的手却颤抖得厉害。

翻手可救天下苍生的他,小心翼翼得如同第一次施针救人,生怕扎错一分一毫,会让妹妹丧命,生怕力道稍重一些,会让妹妹受疼。

“哥……”

蓦然,一声轻微得几乎听不见的呼喊响起。

徐肇南浑身一颤,看向徐北,发现徐北双目无神,瞳孔涣散,根本就没认出他,只是在呢喃自语。

徐北努力的睁大眼睛,她的意识在清醒!

模糊的视线,终于清晰,徐北看到了一身军装的徐肇南,勉强笑了笑:“哥,我……好想你……”

“哥也想你,小北放心,有哥在,绝对不会让你有事!”

徐北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再一次晕了过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徐肇南的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顺着脸颊滑到下巴,再掉到地上,啪嗒一声,摔得粉碎。

渐渐的,徐肇南脸上露出慌乱。

他根本无法止住妹妹生机的流失!

她在主动求死!

这种情况即便是鬼医针也无能为力。

若无天材地宝激发生机的话,不出半个时辰,她必死无疑!

徐肇南落下最后一针,封住徐北经脉后,他轻轻放下了妹妹,随后猛然抬头,血红的眸子注视着五楼的窗口,后退了数步。

下一秒,他猛地跃起,脚下地面霎时震碎,如炮弹般冲了那个窗口!

“柳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