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大牌隐婚妻 连载中

甜宠大牌隐婚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官养呢 主角:喻遥靳泽承

【抖音】《甜宠大牌隐婚妻》喻遥靳泽承免费试读

《甜宠大牌隐婚妻》小说介绍

《甜宠大牌隐婚妻》是官养呢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喻遥靳泽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喻遥一路黑红,所到之处都是骂声一片:抢资源、穿假货、被老男人包养、除了长得好看一无是处。直到她上了某纪实综艺《24h》,网友们发现她拥有某奢侈品牌全系列的包,她的稀有钻石多的能下五子棋,她竟然还有游艇和私人海岛!节目快结束时,还剩一个没关闭的摄像头里出现了靳泽承的脸,那个在商场上杀伐果断冷漠无情的男......

《甜宠大牌隐婚妻》小说试读

喻遥穿的是一条奶杏色的长裙,整体设计很简单,只在领口和袖口增加了一些独特的小设计,半圆形的珍珠更是为她整个人增添了七分温柔的气质。

汤以安坐在车里,远远看着喻遥从别墅里走出来,她很满意自己亲手从设计到剪裁的这条裙子,喻遥穿出了所有她想要的效果,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是随着喻遥越走近,她就迷惑的发现了她一瘸一拐的奇异走路姿势,等到她上车,汤以安才反应过来,一脸坏笑的说道:“哟,看来一艘游艇的代价很大啊。”

喻遥白了她一眼,给自己系上安全带之后才感叹道:“靳泽承……他是一个诡计多端的男人。”

车子一路开到了电影发布会现场,汤以安原本是想陪着喻遥的,但是她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是她之前一直在找的一块布料有了现货。

“没事,我一个人可以的,你快去吧。”喻遥催促道,然后转身走进了后台休息室里。

每个人似乎都很忙,手头没工作的就摇着尾巴贴在主演和导演的身旁,一个一个恨不得把马戏团的那些活儿都摆上来逗乐他们。

没什么名气的喻遥自然就受了冷落,不过她倒是乐得自在,找了个角落准备坐下来玩会儿手机。

米薇薇就是这个时候来的,手里端着一杯还剩一半的冰美式,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充斥着“矫揉造作”这四个大字。

她故意倾倒手里的咖啡杯,想要毁了喻遥身上的这条裙子,让她到时候在发布会的现场丢脸。

“你别烦我。”喻遥话音刚落,就看见了她的动作,连忙起身,但是裙摆处还是沾染上了一些深咖色的污渍。

她其实不讨厌一直向她明着使坏的米薇薇,比起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坏女人,她简直就是一只可爱的蠢大鹅。

拍戏期间她的无聊也多亏和这只蠢大鹅斗嘴来化解了,但是这并不代表她能随时随地忍受蠢大鹅的撒泼!

喻遥抬起了手,米薇薇下意识的挡住了自己的脸,她很害怕被打。

“你躲什么。”喻遥瞥了她一眼,然后直接撕了那块脏了的地方,不规则的裙摆看起来还挺好看的。

米薇薇顺势缕了缕自己耳边的碎发,说道:“你听说没,远庭的总裁靳泽承回国了,我呢以后肯定是要做靳太太的人,懒得和你一般见识。”

喻遥嘴角抽了抽,“你想屁吃。”

“你说什么?”

“我说你平时少吃点盐吧,又胖又闲的。”

米薇薇气的要死,还没来得及还嘴就被自己的经纪人给拉走了,带她的经纪人也是个初出茅庐的菜鸟,劝了几句就忍不住说道:“米姐,你为什么总是去招惹喻遥啊,明明你每次都说不过她。”

“闭嘴!”

发布会即将开始了,喻遥走在人群的最后面,趁着空隙暗戳戳的给靳泽承发了一条微信,警醒他:【重婚是犯法的!】

靳泽承回复的很快,一概的漫不经心:【嗯,你自己记住就行。】

会议室里正在汇报自己提案的经理瞬间压力减轻了不少,看到靳总脸上的笑容,他以为是自己的这些方案深得他心。

看来靳总也没有传闻的那么冷漠无情嘛。

发布会很热闹,采用的还是直播的形式,演员挨个上场,网友的弹幕也不停。

【霍影帝,我来了我来了!】

【女主角是那个选秀出道的吗?怎么感觉脸有点变了。】

喻遥的位置在边上,因为玩游戏,她还被挤到了更角落的地方。

男女主粉丝疯狂刷屏的评论中,偶尔也有几条关于她的。

【诶,最边上那个小姐姐是谁?长得好漂亮!】

【对啊,真的好漂亮,电影预告一出来我就爱上了她的颜,这不比那女团千篇一律的脸好看?】

喻遥麻木的站着,好像一个与这场发布会无关的背景板。

她倒也不是怪主持人故意冷落和忽视她,实在是她咖位小,没有人愿意搭理也实属正常,但总归是有点小失落的。

而且做游戏的时候,也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总是踩到她,她都气的想去给这群人挨个截肢了。

临近结束,正当主持人说着最后恭祝电影票房一飞冲天之类的吉祥话时,导演拿过了话筒,“最后,借着各位记者朋友们都在,我想在此直接宣布一下我下部戏的女主角,虽然和这位演员只是第一次的合作,但她却在我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评论又疯狂的刷了起来。

【肯定是我家欣宝,唱跳绝佳,演技也最优秀!】

【欣宝老婆啊啊啊!】

不仅是直播间的人,在现场的也基本都猜测导演是想和女主角二搭,毕竟这里除了男一号,剩下的全部都是和导演第一次合作,就连一向信心满满的米薇薇都不敢自我代入。

在所有人的殷切注视下,导演走到了喻遥身旁,将头顶的聚光灯也带了过来,他表情和善真挚:“不知道喻小姐肯不肯给我这个合作的荣幸呢?”

原本对准女主角位置的摄像机全部都偏离了轨道,闪烁的灯光一下子让喻遥的眼睛都酸涩了起来。

【???】

【这个女的是谁啊?是有什么背景吗?】

【她不会是救过导演的命吧……】

【我靠,好美,我要去翻演员表资料了!】

【求美女的微博指路!】

喻遥云里雾里的点了点头。

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就连导演那些夸奖称赞她的话,她都没有听到脑海里。

……

傍晚,暮色下沉,天空之中霞光万丈,将地平线也渲染成了橘色。

喻遥到家后就睡了一下午,靳泽承回来她都没有醒。

男人温柔的拍了拍她,给她倒了一杯温热的水,低声问道:“吃午饭没?”

喻遥摇摇头,发布会的喜悦感就像是一张大饼将她给喂饱了,她连梦里都是自己成为了顶流女明星,所有好的剧本供她选用。

靳泽承叹了口气,“那收拾一下,我们快点去吃晚饭吧。”

因为上午的裙子脏了,喻遥回来后就洗澡换了睡衣,这会儿直接走进了衣帽间,也没犹豫,随手拿了一件玫红色的针织衫和一条浅色的牛仔裤。

也没化妆,她直接将长发扎成了一个高马尾,青春靓丽。

一身西装的靳泽承在她旁边倒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车子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靳家老宅。

靳泽承先行下车,才刚站稳,伺机而动的喻晴就缠了上来,她手里还端着一盆自己做的菜,装作偶遇的喊道:“姐夫,好巧啊。”

还在车里的喻遥听见这道声音整个人就起了鸡皮疙瘩。

她的这位妹妹,也就是喻家的真正千金,十八岁被找回来,在她高考结束后在家的两个月里,在父母面前装的可爱乖巧,背地里却没有少刁难恶心她。

毕竟是自己从出生就抢走了本属于她的一切,害她从小在一个偏僻贫穷的小山沟沟里长大,所以喻遥怀着愧疚的心,就没反击过。

加上她又是在国外读的大学,学业完成后又直接嫁给了靳泽承搬了出去,所以和这位妹妹的接触还算是少的。

其实当年立马就答应下父母安排的这门联姻时,很大原因都是因为喻晴,以及她想报答喻家的养育之恩。

毕竟她和他们毫无血缘关系,但从小却在万千宠爱之中长大。

喻晴回来之后,即使喻父喻母嘴上说着还是会把她视如己出,但是因为对真女儿的亏欠,势必会有些偏爱。再加上喻氏集团这几年来一直都在走下坡路,如果没有靳家的帮助,肯定早就破产了。

最后因为她的乖巧懂事,还多换了一个条件出来,那就是在没有任何一方的帮助下,可以名正言顺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所以她一毕业就毅然决然的进了娱乐圈演习,然而世间险恶,光靠长得漂亮有演技也远远不如那群肮脏上位的资源咖,这几年来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经常被其他女明星抢戏。

靳泽承只是礼貌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将视线转到了喻遥身上,见她一直窝在车子里,伸了只手,懒洋洋的说道:“靳太太还不打算下车?要我抱你下来吗?”

喻遥看着自己眼前这只骨节分明,十指修长的手,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然后走下了车。

喻晴装作看不见她,也没跟她打招呼,就差把“厌恶”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只是进门的时候,她故意撞了一下喻遥。

喻遥吃痛,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靳泽承看着前面头也不回的女人,皱了皱眉,漆黑的眼眸里带着寒意以及摄人的威力,“喻晴。”

被他叫住,喻晴转过身时脸上明显有难以掩盖的喜悦之情,她俏皮又害羞的问道:“姐夫,怎么了嘛?”

靳泽承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道歉,她是你姐姐。”

喻晴端着盘子的手捏紧了起来,她眼神里闪过一丝恨意,低着头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一句:“抱歉,姐。”

她都快恨死喻遥了!

这个女人夺走了属于她的一切,还回了喻家小姐养尊处优的生活又怎样,如果她从小在喻家长大,那么现在她才是名正言顺的靳太太才对!

也只有她才真正配得上靳泽承!

似乎是读懂了喻晴那些波涛汹涌的情绪,喻遥玩心大起,故意勾住了靳泽承的脖子,然后轻轻蹭着他的喉结,撒娇道:“老公,你亲我一下。”

靳泽承哪里会不知道她的小心思,在她唇上落下一个吻后,恶狠狠的说道:“晚上再收拾你。”

喻晴恨不得原地跺脚。

“哎哟哎哟,你们小两口的感情真是太好了。”靳母从厨房里走出来,满脸的笑意。

她就不信了,儿子儿媳妇感情那么好,她的大胖孙子还不得立马蹦出来。

喻遥脸有些发烫,松开了男人的脖子,老老实实的喊道:“妈。”

一旁的喻晴不甘示弱,打开盘子上面的盖子,说道:“阿姨,这是我亲手炖的牛腩,我知道姐夫今天回来,特意做的。”

靳母看了一眼,她心里对这位喻家的真千金也喜欢不到哪里去,还不如小时候的喻遥可爱,但毕竟喻家就在旁边,也不能失了什么礼数:“晴晴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快去放着,待会儿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吧。”

“好!”喻晴正有此意。

靳母打量了儿子几眼,见他没有缺胳膊少腿的,也没多问什么,而是催促着小两口上楼去他们的卧室里看看,“我这次特地装修了一下,你们肯定喜欢,今晚就住在老宅里吧,以后每个周末都回来住。”

喻遥先进卧室,入眼即是一张很大的婴儿照片,旁边墙上也贴满了婴儿的照片,房间里到处都是小宝宝用的东西,奶瓶尿不湿,甚至连学步车都有。

靳母之心,路人皆知。

“看来今天晚上你是做不成了。”喻遥眨了眨眼睛,靳母这么想要一个大胖孙子,这个房间乃至整个老宅里都肯定不会有小盒子的出现。

靳泽承倒是无所谓,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了一样东西,缓缓说道:“没关系,我自己带了。”

喻遥:“……”

这种东西随身携带???

这波操作她属实没有料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