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偏宠毒医狂妃 连载中

邪帝偏宠毒医狂妃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酒暖忆 主角:叶倾染叶雨婷

邪帝偏宠毒医狂妃最新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邪帝偏宠毒医狂妃》小说介绍

作者酒暖忆笔下塑造的主人公是叶倾染叶雨婷的小说,《邪帝偏宠毒医狂妃》堪称作者的经典之作,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是本值得一看的小说。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华夏古武唯一传人,惊艳绝伦的鬼手神医,却一朝穿越成叶家废物小姐。再睁眼,天地间风起云涌!什么?天生废物?祸世之星?很好,她很快就会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天生废物,什么是祸世之星。他是万人敬仰的邪帝,神秘,高贵,不可攀。当他遇上她,她避他如蛇蝎,他缠她如缠藤。“邪帝,不好了,夫人又跑了!”“追!”“......

《邪帝偏宠毒医狂妃》小说试读

叶家侍卫看到叶倾染,想到叶海的叮嘱,立马停下脚步,行了一礼,“见过大小姐!”

秋菊看向担架的尸体,下意识地全身打了一个冷颤。

看着被蛇虫鼠蚁啃得面目全非的尸体,叶倾染目光冰冷,“你们为何不用白布遮住,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叶家昨晚被蛇虫鼠蚁袭击吗?”

侍卫们低着头,不敢看叶倾染。

“大小姐问你们话,为何不回答?”一旁的春兰立马生气地大喝道。

就在这个时候,打扮得雍容华贵的朱氏步伐优雅地走了出来。

“染儿,不要生气,是二婶不让他们盖白布,主要是提醒附近的人,让他们留一个心眼,不然哪一天就被蛇虫鼠蚁袭击。”

朱氏看向叶倾染,眼底极快地闪过一抹杀气,真是想不到叶倾染突然变得如此厉害,她到底是如何把蛇虫鼠蚁引到蔷薇阁?

说着不等叶倾染说话,朱氏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说来也奇怪,我们叶府从来都没出现蛇虫鼠蚁袭击的事情。染儿,你说是不是有人故意指使的?”

叶倾染微微勾了勾唇,这试探的手段是不是太差了?当她三岁小孩吗?

“二婶,是否有人指使蛇虫鼠蚁袭击叶府,本小姐不清楚,但是本小姐明白一个道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叶府如此之大,蛇虫鼠蚁偏偏袭击蔷薇阁,你说雨薇妹妹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闻言,朱氏心里顿时怒火翻滚,同时心里不得不相信叶倾染真的变了。

朱氏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染儿,你胡说什么?雨薇在南越国京城可是出了名的温柔善良,她怎么可能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染儿,天色已晚,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叶倾染看向朱氏,故作疑惑道,“是吗?可是我明明记得昨日雨薇妹妹说要割了那些无辜百姓的舌头。”

朱氏差点气到七窍生烟,强压下心中的怒火,继续维护自家女儿的名声,“染儿,昨日雨薇只是气晕了头,口不择言,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叶倾染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我还有一个疑惑。”

闻言,朱氏眼皮突突突地跳了几下,连忙开口道,“染儿,我们赶紧回府吧!你有什么疑惑,二婶一一为你解答。”

叶倾染抬眸看向朱氏,直接开口道,“二婶,雨婷妹妹也是京城出了名的贤良淑德、知书达礼、蕙质兰心,可是她为何当众做出那等丢人的事情?”

“你!!”朱氏气到伸出手指指出叶倾染,差点就被气晕过去。

瞬间,叶倾染脚下一闪来到朱氏前面,伸手一抓,硬生生地把朱氏的手指掰断。

“啊!”

朱氏顿时惨叫一声。

“二婶,我最讨厌别人伸手指着我。因为我本能地把你的手指掰断,你不会跟我计较吧?毕竟本能的事情很难说得清楚。”

叶倾染不但没有内疚,反而一脸笑眯眯的样子。

“你!”

朱氏看着叶倾染,两眼一翻,不知道是被气晕还是痛晕过去。

见状,两个侍女立马把朱氏抬进府。

叶倾染美眸看着朱氏,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也不是很厉害嘛!”

闻言,春兰立马一脸严肃道,“大小姐,切莫不要轻视二夫人,她的手段极其狠辣。”

叶倾染微微挑眉,瞥了一眼春兰,“那你觉得我和她,谁的手段厉害一点?”

春兰想到叶倾染做过的事情,浑身颤抖一下,低下头不再说话。

风华阁。

叶倾染沐浴之后,便在闺房准备给自己解毒。

如今,叶雨薇被蛇虫鼠蚁袭击,朱氏又断了一指,短时间内不会再对她出手,不过她还是吩咐春兰和秋菊守在外面,以防万一。

叶倾染盘腿坐在床上,褪去衣衫,抽出银针,动作娴熟敏捷地刺入自己身上的穴位。

只是一会,叶倾染身上便布满了银针,犹如一只刺猬。

不错,第一次把脉的时候,她便知道自己中毒,而且这也是她不能修炼的原因。

其实这毒不会危及性命,但它的厉害之处除了令人不能修炼,还有一点就是大部分医者都探查不出来,比如童忆心。

至于下毒的人是谁,叶倾染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在针灸的作用下,一抹黑色缓慢地往叶倾染的左臂移动而去。

期间,那抹黑色变得越来越大,移动到左臂的时候,叶倾染整个手臂都呈黑色。

与此同时,叶倾染身上的疼痛越来越严重,额头布满了汗水,甚至沿着脸颊滴在床铺上。

叶倾染看着自己的左臂,那抹黑色正沿着她的手臂一路往下。

当那抹黑色全部凝聚在手掌上的时候,叶倾染美眸也不眨一下地在三指划了一刀。

“嘀嗒~滴答~”

毒血滴在早就准备好的铁盆里面。

叶倾染看着黑色的毒血,眼底闪过一抹寒意,迟早有一日她会百倍千倍地把这一切还给那个下毒的人。

当流出来的血变成鲜红色之后,叶倾染动作利索地给自己止血包扎,同时服下了几颗补血的药丸,然后才拔掉身上的银针。

“春兰、秋菊。”

春兰和秋菊立马走了进来,当她们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