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请宠我 连载中

大叔,请宠我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娮一一 主角:白小墨慕南瑾

大叔,请宠我最新章节 第12章 慕家老宅

《大叔,请宠我》小说介绍

大叔,请宠我是一本豪门总裁爆推送中的小说,来自写作圈著名大大“娮一一”,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值得一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甜宠+撩人+养成】慕南瑾初遇白小墨那会,她眼中带泪,话都不敢大声说。慕南瑾本着自己媳妇自己养,自己宝贝自己教的原则,把娇柔软乎乎的小白猫硬生生的养成了小老虎。有人找事,揍。有人欺负,揍。遇到打不过的,夫妻俩一起揍。禁欲冷酷系老男人vs孤苦柔弱小可怜的故事,双洁,放心入坑。...

《大叔,请宠我》小说试读

白小墨继续装包子。

慕南瑾伸手把人捞进自己怀里,原本软乎乎的小人,瞬间身体僵硬,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白小墨长睫轻颤,怎么办?她一想到慕南瑾还有别的女人,又对她做那样的事,她就觉得难堪,也难过。

她以为他只属于自己。

至少现在是的。

但其实不是,他还有别人。

也许他只是性子温柔,才会对自己那么好。

慕南瑾的兄弟们及所有的对手全部跳出来:白小姐,你这个认知误差真的有点大,请求及时纠正。

慕南瑾看着怀里的小人儿,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气笑了。

“在闹别扭。”

白小墨长睫颤了颤,掀开,“我没有,只是有点不舒服。”

“心里不舒服。”慕南瑾手指落在白小墨的胸口位置,轻轻的戳了戳,姿态随意力道不重,更像是情人间的玩闹。

白小墨小脸红了个透,她想推开慕南瑾的手……

“叔叔,我没有心里不舒服。”

“郭爱爱来过这里。”慕南瑾看着自家低眉顺眼的小姑娘,眼看就要把自己委屈哭了,到底还是没忍心继续敲打她,直接开门见山。

白小墨身体本能的收紧,她撑着胳膊起身,“我,我……”

她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说不介意还是……什么。

“她不是我的女人,我没有其他女人,别人说的你可以不必相信,让你不舒服,不放心的,可以问我,我给了你婚姻就会给你忠诚。”慕南瑾正色说道。

“你也一样。”

白小墨瞪大了眼睛,像是一直在阴雨天里苦苦支撑的小花忽然被阳光笼罩了一样,温暖舒适的想要舒展自己的全部枝叶。

“叔叔没有养女人?”白小墨小心的问道。

“养了。”慕南瑾不客气的又戳了戳白小墨的胸口,软乎乎的小姑娘。

白小墨愣住。

“养你。”慕南瑾又舍不得逗她了。

白小墨表情都来不及转换,想哭也想笑,有几分让人心疼的柔软。

慕南瑾低头吻上白小墨的唇,“傻姑娘,你不知道自己多美,叔叔只喜欢你。乖,闭上眼睛。”

白小墨像是被蛊惑了一样,长睫扑扇,合上了眸子,一双手勾住了慕南瑾的脖子,两个人交叠在床上。

慕南瑾的手已经伸进了被子里。

柔……软……

忽然,手机**急促的响起。

白小墨惊了一下,急忙推开慕南瑾的手,“叔叔,你的电话。”

慕南瑾满眼都是光火,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混账东西。

电话是孟轲打来的。

孟助理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会像是在砧板上的鱼,老板随时准备剁了他。

“叔叔……”白小墨又推了推慕南瑾。

慕南瑾郁闷的接通电话,“孟轲,你最好有什么急事。”

孟轲打了个寒颤,咋地了呢,他打扰老板办事了?

哎呀,老板这办事的频率也太高了,果然刚开荤的男人不得了,也不知道老板娘需不需要进补?

“说话!”

孟轲猛地回神,“老板,老宅出事了,需要您回去看看。”

慕家老宅的事……

慕南瑾不得不郁闷的起身,掌心还有那抹温柔,他看着白小墨,眸光滚烫烫。

白小墨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

她觉得自己应该跟慕南瑾说点什么,但是,她的本能动作是一把抓过被子把自己藏起来,简直没脸见人了,她刚刚甚至有些期待的。

害羞中。

慕南瑾宠溺的揉了揉白小墨露在外面的头发。

“等我晚上回来继续。”

白小墨郁闷的伸出一只小手,使劲挥了挥,那意思,快走,快着点。

慕南瑾笑出了声音,整理了一下自己,转身出门。

走出大门的瞬间,脸上的笑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寻常的冷漠颜色。

慕家老宅。

慕南瑾神色桀骜的坐在正中间沙发的主位上,他双腿自然交叠,身体微微后仰,一副生人熟人都勿近的姿态。

眸光冷漠的扫过正挽着慕家老夫人哭嘤嘤的郭爱爱。

只一个瞬间,郭爱爱哭声戛然而止,身体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哆嗦。

“祖、祖母……”郭爱爱紧张的扯了扯慕老夫人的衣袖,像个无措的孩子一般,她从小养在慕老夫人身边,虽然不是慕家人却比许多慕家的子孙更受宠。

慕老夫人立刻怜爱的拍了拍她的手,状似亲密安抚道,“好了,好了,爱爱乖,别哭了,南瑾这不是来了吗,他心里肯定是有你的。”

慕南瑾抬眸,脸色沉冷,眸底透出寒冷的光,却没有打断慕老夫人的话。

慕老夫人小心的看了慕南瑾一眼,她心里其实是没底的,毕竟这个孙子从来不给任何人面子,也不给任何人机会。

这会慕南瑾虽然脸色不太好,但,终归是没有发作。

想着,慕老夫人底气又足了些,一副慈爱长辈的姿态。

“南瑾,到底怎么回事?爱爱在你那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也不给个说法。”

郭爱爱见老夫人这么说,立刻开口,“不是的,不是南瑾,是,是锦园的那个女人。”

提起白小墨,郭爱爱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因为嫉妒而狰狞。

锦园是她梦想中的地方,但,她却从来没有进入过。

以前郭爱爱以为慕南瑾就不会带女人进入他的私人领域,眼下他却带了一个女人进去,听说住了有段时间了。

她一定要弄死那个女人。

“女人?锦园?”慕老夫人也微微愣怔,锦园,她和慕南瑾之前的那位都没进去过。

慕南瑾说,那是他的地方,不许任何人进入。

慕老夫人知道锦园里有很多商业机密,她曾经想进去,却被拦住。

慕南瑾从来不给任何危险机会。

若不是如此他也活不到现在。

郭爱爱抽抽搭搭,“嗯,那个女人不让我进去,还让保镖羞辱我。”

慕老夫人见慕南瑾没反应,瞬间底气十足表情转换为替郭爱爱抱不平的怒不可遏,“南瑾,什么人如此不知好歹,我看你还是处理了给爱爱出口气。”

郭爱爱是慕老夫人精心调养的一枚棋子,专门给慕南瑾准备的,当初病恹恹的那位走了,慕老夫人本以为郭爱爱有机会上位,谁想到慕南瑾却据而远之。

她不急,对付慕南瑾急不来,毕竟过去那么多年了,他现在也有了新欢,就意味着,女人已经可以送到慕南瑾那了,只要有裂缝,就好。

“就是,南瑾那个女人长得那么丑根本配不上你,你要是不方便,我可以帮你处理了她!”郭爱爱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虐待白小墨的画面……

她唇角不自觉的露出了诡异的笑。

慕南瑾清冷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