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 连载中

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枫叶红了 主角:花颜月苏瑜

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无弹窗在线阅读

《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小说介绍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文《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是作者 枫叶红了精心力创完成的,本书主角有花颜月苏瑜,故事无广告内容为:这狗都不住的好吗?花颜月唔了一声,嗯,看来这原主还真是一点都不受宠爱,要不然,她一个王妃也不能落魄到这个地……

《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小说试读

“绝不能姑息。”苏瑜恨恨地说。

要不是当前镇国公仗着皇上的龙宠压他,他怎么会娶那个怀了别人种的花颜月进门,这口气他忍了五年了。

虽然镇国公战死,但镇国公府还在。

“你有证据吗?”苏瑜回过神来又问。

“王爷,首先我俩中的毒就是证据之一,这种奇毒只有敌国才有,而花颜月却可以解,这中以让人怀疑了。”

齐清扬顿了顿接着说:“再者,我找到了镇国公身边的一等侍卫刀子李,他可以作证,镇国公联合虎啸大将军燕落寒叛国谋反。”

苏瑜眼眸深凝,似乎看到了雪耻的那天。

“此事就由都督你联合其他大人,向圣上参奏吧。”

苏瑜和齐清扬商量完,苏瑜便径直回了幽王府。

齐青扬看着花颜月给他写的药单,若有所思,轻轻折起,塞进怀里,推着轮椅进了内室。

“王爷,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室内只看见一个高大办的背景,轻轻“嗯”一声作为回应。

花颜月回到幽王府没有直接回冷院而是待在凌轩阁等苏瑜回来,云桑的事勿必要尽快解决。

苏瑜一进门,花颜月就凑了上去。

“王爷,您答应我的事,现在是不是可以兑现了?”

苏瑜定定地看了花颜月一眼,一路他都在思索镇国公府的事,花颜月虽是镇国公府出来的人,若镇国公府出事,花颜月该何去何从。

现在花颜月来找他兑现诺言,他未吭声转身往听雪苑而去,花颜月内心一喜赶紧跟上。

秦雪瑶听下人报说苏瑜来了,在铜境前左右照了一番,确定自己美艳如初,又整理了一下衣衫快步往外来迎。

“王爷,您可来啦,雪瑶几天不见您,心中非常挂......。”

“念”字还没说出口,就看见花颜月也跟着来了,脸上的喜色瞬间消失不见。

“雪瑶,本王这几日忙怠慢了你,忘你莫怪。”

苏瑜宠溺地揽着秦雪瑶,把花颜月晾在一边,仿佛屋内只有他们二人,苏瑜不理花颜月,秦雪月更是当她不存在,更加卖力的在花颜月面前秀恩爱。

“咳咳咳......”花颜咳嗽几声,向二人宣示自己的存在。

“那个王爷,说正事儿吧,你俩等我走了再腻歪。”

花颜月说这话像是说今天天气不错,二人的恩爱她完全不放在眼里。

苏瑜瞪了她一眼,在秦雪瑶脸上亲了一下,讨好地说:“雪瑶,本王今日来有一事相求。”

苏瑜将来的目的告诉秦雪瑶,秦雪瑶脸色顿时垮下来,“王爷,云桑是我屋里的丫鬟,我已经用习惯了,王妃若是想要给她买几个就是了,银子算在我身上。”

苏瑜轻轻推开秦雪瑶,正襟危坐,“一个丫鬟而已,夫人都舍不得吗?难不成还要本王爷求你不成?”

“王爷不要生气,一切都听王爷安排。”

秦雪瑶恨恨地瞪着花颜月,不敢再坚持,端起桌上的水递给苏瑜,一边说一边往苏瑜身上靠。

花颜月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

秦雪瑶命刘嬷嬷将云桑带来,只见云桑披头散发,脸上肿胀未消,狼狈不堪。

“小姐....”

云桑以为再也见不到花颜月了,她已经做好必死的打算,此时绝处逢生眼泪不自觉地往下流。

花颜月将云桑带到冷院,小团子和青芽正坐在院子里焦急的等待,见他们回来俩人喜出望外,小团子“蹬蹬蹬”跑到花颜月身边,一把她抱住。

“娘亲,你可算回来了。棠棠好想你。”

花颜月揽过儿子,在她脸上印了一个吻。

她感觉冷院虽然冷冷清清,却让人格外的感觉温暖。

青芽见云桑的模样,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她二话没说就去烧水,又准备了一件干净的换洗衣服,从此冷院又多了一个人和他们相依为命。

等收拾完,天已擦黑,青芽把饭端上桌,几人围坐在一起吃晚饭。

“云桑,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一直都暗中帮助我们呢?”

花颜月的疑问,也是青芽的疑问,小团子对这个姐姐也是格外的喜欢。

“是夫人,小姐您嫁进幽王府,夫人非常不放心,安排了我到府上,必要时暗中帮助小姐。”

花颜月心中一阵温暖,只是镇国公府这几年都没人来过,想必镇国公夫的日子也不好过,花颜月想着一定要想办法去镇国人一趟。

几个人正聊着,有人在外面敲门,果然是谭九。

谭九如往常一样一身夜行衣打扮,手里提着两个大包进来,谭九见屋里多了一个人,正是那天在冷院外的丫鬟,也没有多问。

“王妃娘娘,这是您要的东西。”

花颜月接过谭九递过来的东西,等着谭九告辞,却听到谭九说要找她单独说几句。

花颜月点头答应,跟着谭九到了院外。

“王妃娘娘,属下听到一个不好的传言,想着说给您听听,您自己做个判断。”谭九顿了顿,接着说了一个让花颜月无比震惊的消息:“京城都在传镇国公不是战死,而是与虎啸将军燕落寒合谋联合外敌意图谋反,在军中被发现斩杀而死。”

花颜月眼眸骤缩,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虽然她对镇国公没什么记忆,但听说镇国公在京中为官却是有口皆碑啊。

“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我知道了。”花颜月若有所思,“谭九,我拜托你件事。”

“娘娘请说,但凡属下能办的一定办到。”

花颜月也不跟他客气,“明日我想出去一趟,去镇国公府看看,你能不能帮我?”

谭九深吸一口冷气,他本是奉裴明的命来监视冷院的,现在却要帮着花颜月出去,但事已至此,他决定狠下心帮花颜月一把,况且他也相信镇国公那样的国之英雄不可能谋反。

“好,属下尽力。”

求人办事,怎能少了银子,“这是十两黄金,你拿着,此事就拜托你了。”

谭九也不客气,道了声谢。

“那你先回吧,等我想好计策,我会通知你。”花颜月说。

花颜月心事重重的回了屋,,这个消息太让人震惊了,她需要好好想想,计划一下接来该怎么做,以保证万无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