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造化 连载中

天魔造化

分类:玄幻科幻 作者:华秋叶 主角:风啸天傅语嫣

天魔造化小说全集(风啸天傅语嫣)无弹窗广告阅读

《天魔造化》小说介绍

天魔造化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风啸天傅语嫣,天魔造化故事情节经典荡气回肠,内容情节极度舒适。主要讲的是只见木慈航挥手取出一枚令箭,在身前一划,竟然在不影响大阵运转的情形之下,打开一条通路,直指风啸天修炼的房间。……

《天魔造化》小说试读

密室之内气劲激荡,石屑翻飞,十八条金光锁链在血雾中阵阵翻滚,仿佛要化作蛟龙冲天而去,奈何那血雾如附骨之疽,如影随形……

就在风啸天被凶魔三魂七魄破入体内的一瞬间,仅存的一丝意识也被迫陷入沉睡。

凶魔三魂七魄各自化作一张魔脸,欲将风啸天的灵魂吞噬,从而夺舍重生,“哈哈哈,小子,本魔王会好好报答你的,届时我一定会把你所有的亲朋好友送下去陪……啊!怎么可能!”

凶魔宛若被人掐住了喉咙,咆哮之声戛然而止!

只见风云体内,无论是识海,亦或七大轮海均是一片血海,血气如虹聚如狼烟,凶魔看到这一切脸色剧变,抖若筛糠,转瞬之间疯狂的向外冲去,奈何那无边血气化作至阳烈焰席卷而至,“无筋无脉,无窍无窍,轮海如血……他怎么可能活到现在,我不甘心啊,我不……”

凶魔不甘的咆哮仅仅数呼吸之间便被吞没,一股股精纯的魂力注入到血海深处,风啸天萎靡的魂魄愈发充实,而识海深处,凶魔的天、地、命三魂却凝结成一块拇指大小的晶核,依稀间一张魔脸闪烁其中。

良久之后,风啸天一声残哼,剧烈的疼痛将其唤醒,风啸天迷茫的睁开双眼,打量着几乎崩塌的密室,茫然道:“这难道就是地府?牛头马面在哪,黑白无常又在哪,难不成,我要做孤魂野鬼,无法投胎转世?”

风啸天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然而眉心的猛然间一阵剧痛,又让他跌坐在地:“怎么会这么疼,不是说死亡之后没有痛觉吗?等等!”

风啸天借着微弱的光芒,陡然发现自己身侧一团黑色的影子,复又在身上捏来捏去,良久之后,仰天大笑:“我还活着,我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姚家家主,血狐,你们给我等着,哈哈哈哈!”

“咳咳!”畅快的大笑差点让风啸天岔气,不过却也让他平静下来,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是先前凶魔那万钧一击,使其受创不轻,在这危机四伏的遗迹之中,唯有尽快恢复实力,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

龙行虎步!乃是炼筋煅骨的顶级拳法,同样也是现阶段恢复伤势的良策!

然而风啸天一圈下来,却突然发现,那些附着在锁链之上的凶魔血气,竟然随着拳法的牵引融入他的体内,韧带阵阵酥麻灼热,几趟下来全身流出一层乌黑的粘液,恶臭阵阵。

脱胎换骨!风啸天没有想到自己几趟拳法下来,就已经达到炼骨如铁,坚韧如钢之境。

风啸天大喜,决定立刻离开此地,寻找姚家家主踪迹,谁知一转身,却发现哪里有什么出口,整座石室四壁密封,符咒满布,若非身后石屑成堆,铁链遍布,风啸天甚至以为刚刚一切全部都是幻境。

“这可如何是好?”就在风啸天愁眉不展之际,突闻背后转来阵阵呜咽之声,如泣如诉,风啸天头皮一阵发麻,猛然转头,一声大喝:“谁?”

“噗!噗!”两道轻微的声响连在一起,密不可分,紧接着右边石壁上飘起两道细微的烟尘,风啸天凝神望去,却发现墙壁之上出现了两个针眼大的小孔。

风啸天陡然一惊,要知道右侧石壁距离自己足有三丈,若是以往,莫要说针眼大小的空洞,纵然再大数倍,笔芯粗细都无法看清,此刻不仅仅清晰的呈现在眼前,纵然是小孔数寸深处也无比清晰的呈现在识海!

“什么时候自己的感知变得如此强大?难道这是凶魔夺舍失败之后的附赠品?”风啸天竭尽全力在脑海中搜索相关信息,奈何千年前的记忆太过残缺,不过却也让风啸天误打误撞之下,将灵识沉入识海,一枚晶核在其中载沉载浮,一张狰狞的魔脸让风啸天一阵毛骨悚然,不过风啸天也因此猜出凶魔夺舍不成,却成就了自己的结局,虽然不知其中出现了什么变故,不过这个结局却让风啸天略感心安。

退出识海,风啸天缓步向前,却不想就在此时,一记闷雷轰向密室!

风啸天只感觉白光一闪,然后便是震耳发聩的巨响,伴随着磅礴的气浪夹杂着碎石扑面而来,风啸天在被抛飞的瞬间对着老天比了一下中指:“丫的,贼老天,有眼无珠啊,我找你惹你了,不劈凶魔,光劈我,我是抢了你的老婆,还是……”

连番突变,也让平时不言苟笑的风啸天心绪突变,可见其心底怨气何等浓厚!

“啊!”风啸天心中的诅咒还没有还得及骂出口,就见自己撞向坚若精钢石壁!

但是风啸天预想所有情况都未发生,只听‘哗啦’一阵宛若玻璃碎裂的声音传入耳朵!紧接着风啸天便发觉自己早已跌落在地。

漆黑祭坛,枯骨隧道,遍地枯骨,电闪雷鸣……陡然间消失的无踪无迹,若非风啸天背后不断传来阵阵剧痛,耳鸣阵阵,证明着刚才的一切似实非虚,恐怕风啸天会认为自己再一次经历了幻境。

待风啸天收敛心神,那沉寂已久的呼唤再次在心底响起,声声急切,近在咫尺,风啸天举目四望,只见方圆百丈之内矗立这八根高达百丈的青色石柱,无数雷霆闪电劈在石柱之上,却诡异的没有散发出丝丝声响,好似那无尽的闪电被石柱吞噬了一般!

右前方不远处断壁残垣,一地的瓦砾,似在诉说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过去这里是一片连绵成片的宏伟宫殿,那坚实的地基全部是由巨石堆砌而成,可以想象当年这片宫殿的雄伟与浩大,可是眼下却是一片凄凉的景象,纵然白日日光如火,可以就显得格外幽寂阴冷!

这一片遗迹未曾出现,在风啸天的认知之中,背后是楼兰古城,那里应该是一片荒漠,荒漠之后便是太阳古墓,太阳古墓与河底古墓遥遥相对,可是此时,在风啸天左前方却是一座破败的古寺,而自己正身处与三片遗迹的中心节点。

虽然心底疑惑重重,而此时显然不是一探究竟之时,风啸天双目紧闭,捕捉那一丝呼唤,风啸天向前连踏三步,猛然间心一颤,却发现一座石桥出现在身侧,整座石桥似石非石,似玉非玉,通体长达三十九丈,宽三丈三尺,侧壁雕琢龙凤祥云,明莹如豆,桥下有四石白龙,擎戴水中,石桥不断升腾起柔和的白光,使石桥隐与虚实之间。

在风啸天看到石桥的那一刻,才猛然醒悟那深深呼唤的源头,便是这一座似真似幻的石桥,一股莫名的悸动涌现心头,似悲似喜,似哀似怨,更有一股深深喜悦缠在其中,宛若心中魁宝失而复得!

待风雨欲踏上石桥之际,刚一转身,猛然惊觉身侧竟然矗立着一座玉白石柱,高达九丈九尺九寸,阵阵烟云缭绕,依稀间感觉似曾相识,只见其立于地火风水之上,头顶,天地风雷,水火山泽,不时发出阵阵声响,宛若天地初开本源之音,蕴含大解脱、大超脱、大智慧之神韵。

风啸天摇头苦叹,此时他的心中早已被那座石桥填满,难以平复心境感悟天地大道!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纵然这玉白石柱蕴含惊天动地隐秘,却也比不上那一缕深深的悸动!

风啸天毫不犹豫的踏上石桥!

轰!

在风啸天踏上石桥的那一刹那,心神俱震!

只见桥面之上浮现出一行大字:“我愿化身石桥,任凭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

风啸天站在石桥之上,心底竟然涌起一股莫名的躁动,苦涩,痛苦,悲伤,五味难明!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这座石桥又是所建?又是为谁所建?”风啸天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好像要将腹中的酸辣全部都要吐出去,风啸天蹲下身,轻轻抚摸着脚下的石桥,一滴浊泪闪烁着七彩的光华自风啸天眼角滴落。

那滴泪水宛若滴在平滑如镜的湖面之上,瞬间泛起一圈圈涟漪向着四周荡去!

当——当——

东方天际传来一阵悠扬的钟声,平稳庄重,端庄安祥,仿佛可以止息众生苦难,令众生闻声去苦得清凉!

咚——咚——

西山之垂鼓声阵阵,仿佛可以令众生生起行善破恶的信心,破除虚妄,直达彼岸!

钟声入耳,鼓声震心,依稀之间,风啸天俯览天地,只见东南巴蜀之地乌黑元气直冲霄汉,道道蓝光应空激荡分割天地,山峦崩塌,大地塌陷,无助的世人惊慌失措,或奔走逃命,或跪拜神佛……

天地动荡之间残破阵图遮天而过,无尽黑暗笼罩大地,灭世魔脸虎视眈眈,依稀间九盏明灯闪耀四方,撑起残破的希望!

轰!画面崩碎,风啸天依旧蹲坐石桥,轻抚桥面,刚刚的一切似真似幻,风啸天立身而起,茫然四顾,眉头紧皱之间,只闻楼兰遗迹泣血痛哭。

玉白石柱之上,阵阵悲恸的经文贯穿长空,那宛若传自亘古的经文化作玄奥的古字,浮现在半空之中!

轰!地面之上巨大的‘卍’符咒闪耀着金色的光华。

八根青色石柱之上显化出八条雷龙冲向半空,融入古字,一颗颗古字光华闪耀凝聚在一起,竟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八卦,一股神秘的力量震动而出。

这是一幅震撼性的画面,那些古字与符号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凝结在一起后显化成巨大的八卦图,笼罩在石桥上方,具有金属的凝沉与质感,像是百炼金精铸造而成,却又无比深邃久远。

“下封佛家符咒,上步道家阵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风啸天心底杂乱无章,奈何此时风啸天早已被禁锢在石桥之上,不能移动分毫,唯有被动的注视着这一切!

紧接着半空中的八卦图中央又浮现出一个太极图,两个阴阳鱼抱中而居,阴阳眼不断旋转震荡,向着中心汇聚,直至融为一体,一个深邃而悠远的空洞出现在八卦阵图中央,似连向遥远而未知的星空!

“难道是所谓的空间传送阵?我不想走啊!”风啸天再也无法平静,心底咆哮连连!

轰!八卦的八种符号明灭不定之间,地面一阵剧烈的震荡,只见一条宛若上等蚕丝制成的丝带腾空而起,一端沉在风啸天脚下,一端延伸进那悠远的空洞!

风啸天识海中一片混沌:“这,这是丝绸之路?”

就在此时,河底古墓阴风怒号,鬼神咆哮,数百无底船棺冲出地面,条条漆黑的裂缝贯穿虚空,猛然间冲向丝绸之路!

轰!风啸天脚下的石桥却散发出一阵青光,激荡四方,不知何时,太阳古墓之中,一片悬棺铺天盖地而来,想要将石桥震下丝绸之路,风啸天嘴唇发白,脸色发青,现在的他就如同一直蝼蚁观看猛虎大战狮群,而他却好死不活的站在猛虎头顶!

轰!石桥一阵剧烈的震荡,风火水泽浮现四方,众生苦难浮雕化作一柄柄戒刀斩杀四方!

轰!轰!轰!

无数悬棺化作飞灰,无底船棺被斩落,石桥光华暴涨沿着丝绸之路直冲天际,在风啸天没入空洞刹那,猛然间发现楼兰古迹沦已是一片废墟,激荡的沙石不知何时定在半空,仿佛一切瞬间凝固。

“这一切究竟是幻象还是未来,亦或这就是寻真之路?”风啸天了无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