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造化 连载中

天魔造化

分类:玄幻科幻 作者:华秋叶 主角:风啸天傅语嫣

风啸天傅语嫣华秋叶小说全章节最新阅读

《天魔造化》小说介绍

玄幻科幻小说《天魔造化》,近期点击率非常高,讲述主角风啸天傅语嫣的爱情故事,是作者“华秋叶”大大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骤遭受偷袭,王姓男子自然是大吃一惊,不过他毕竟也曾经是百战高手,瞬间就反应过来,连忙心神一动,调回九位紧那罗。……

《天魔造化》小说试读

轰!轰!轰!

绝域深处陡然出现万丈雷龙,纵横咆哮,威慑四方,这还不仅仅只有一条,而是八条同时出现,如此震荡足以覆灭方圆百里,但是在沉寂了数万年的绝域,却如同太湖之上坠落了一颗石子,微不足道!

方圆数千里,无论是魑魅魍魉,亦或凶魂骨兽一个个惊惧的匍匐在地,面向雷光汇聚之地,朝拜这不可抗拒的力量!

绝域西北方百万里之遥,一条长河奔流而下,流向远方,灰色的河水散发着阴冷的死气,铺天盖地,河底深处一条长达三百丈的无底船棺沉寂了数十万年,在雷龙出现的那一刹那,绽放出一抹暗金色的光华,转瞬再次沉寂,那一抹金色的光华脱离无底船棺向四周扩散开去……

绝域其东亿万里之遥,一座金色大殿,高逾千丈,宽三千三百三十三丈,长九千九百九十九章,殿中九龙至尊椅之上端坐着一中年人,身着龙衮,九龙环绕,肩挑日月,演化阴阳,头顶平天冠,承载万千星辰,脚下生云,金光朦胧,目光如苍穹包容万物,强横的帝皇威压激荡四方,挥手间一点星光遥射天际……

雷光过后,一个直径足有十丈的黑洞出现在半空之中,一道黑影当空坠落,溅起一片尘沙,紧接着那黑洞迅速缩小,在黑洞关闭的刹那,黑洞深处传出阵阵不甘的咆哮!

直到数个时辰之后,那些趴在地面上的凶魔古兽才颤抖的抬起头颅,然后疯狂的向外冲去。

直到翌日清晨,这方圆数百里之外才出现数个畏畏缩缩的身影,似恐惧,似激动,小心的潜向深处。

“恩——”风啸天痛哼了一声,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后怕的仰望天空,这样的痛苦一次就够了,风啸天绝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无尽黑暗,渗人的空间风暴,还有死死咬在身后的无底船棺,若非那座石桥战力惊天,恐怕现在自己练骨头渣子都留不下,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在冲出空间隧道那一刹那,石桥竟然诡异的消失了,这得而复失的感觉着实让人心痛!

风啸天甩甩头,把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谁出头外,身上仅有的淡水和压缩饼干最多可以坚持三天,如今最重要的就是了解这个新的世界,从而生存下来!

风啸天持剑在手,举目四望,这是一个灰蒙蒙的世界,扎眼望去能够只有无穷无尽的阴风一重重,一叠叠,如同漂浮在半空之中的灰色大漠。

一面残破的盾牌半埋在不远处,盾牌之侧一根破旧的长矛斜插在地面上,一尺多长残破的红绫在阴风中猎猎作响,盾牌和长矛之后一堆腐朽的枯骨,竟然带着淡金色的光泽。

这样的场景一堆堆,一重重,数不胜数!

古战场!这绝对是古战场!风啸天心中竟然感觉到一种凄凉的战意,生前浴血战场此后则埋骨荒处,那阵阵的阴风似乎在向他们诉说着什么。

低低头凝望着那灰白的细沙,可以想象这一片大漠的成因,这要多少尸骨才可以积聚这片一望无际的荒漠,“平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那呼啸的阴风仿佛听到了风啸天的感叹,愈发的凄凉沧桑,呜咽的呼啸是风啸天宛若置身正在厮杀的战场,几欲挥剑起舞,猛然间一股强大的危机涌上心头!

风啸天压下心底的躁动,暗自心惊,这绝域恐怕早已转变成一方绝地,残破的长矛,锈迹斑斑的盾牌,腐朽的枯骨,无不无形之中影响着他的心境,稍有不慎就会沉沦其中。

到了现在,择人而嗜的巨兽早已不足以形容这片战场,因为这里根本就是一处坟墓,一处死寂的可以掩埋一切的坟墓。

突地一阵阵“呜呜”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风啸天心底凌然,猛地回身,风啸天只觉双眼一凉,似有什么从眼底冲出,两道银光闪过,紧接着三丈之外,一团黑影爆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匆忙间遁入地下!

“凶魂?”风啸天背后一凉,“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难道是和九州大世界同样的存在?自己仅仅只有后天四重,落到此处和送死有什么区别,他NN的贼老天!”

风啸天虽然嘴里咒骂连连,心底却在思索刚刚透眼而出的银芒,难道自己误打误撞之下领悟了后天十一重化劲之法?想到这里,风啸天将自己所掌握的拳法打了数遍,又不死心的拔出长剑演练了一变星沉月陨剑,不要说化劲,纵然是暗劲外劲都无法做到?

如此绝地,多一点底牌就多一分生存的资本,风啸天越是迫切的想要施展出刚刚的一击,越是不着头绪!

风啸天默念数遍静心诀,仔细回味重创凶魂的那一幕,全身紧绷蓄势待发,杀意突现,紧接着一股清流冲出双目,重创凶魂!

等等!清流!难道是感知,不对,精、气、神,难道是?猛然间一丝明悟,让风啸天想起一个古老的传说——神念如芒,同刚刚的情形何其相似!

这个词语的涌现,让风啸天想起一段残破的心法,更确切地说应该是运用神念攻击的诀窍,依稀间,风啸天只记得一个朦胧的身影告知自己这个诀窍,却想不起他是谁?

风啸天压下心底的杂念,推敲神念运用之法,良久之后,虽然没有完全掌握,却也勉强拥有十之一二的成功率,天色渐暗,阵阵朦胧的杀机让风啸天不得不停下来。

就在此时,前方不远处传出阵阵咔嚓咔嚓的声响,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地底爬出,风啸天防备的盯着声响之处。

不一会儿,只见一个泛着淡金色的手骨伸出地面,然后是臂骨,哗啦一声,只见一个高达八尺的骷髅手持古刀骨盾,钻出地面!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难道这是传说中那些亡灵法师召唤出的亡灵生物?”风啸天眼底寒光一闪,据说这些东西是最低级的亡灵生物,以自己后天四重的修为,拿下他还不跟劈瓜砍菜一般!

一念至此,风啸天趁着骷髅还没有站稳之际,一剑刺向骷髅颈骨,如风啸天所料,这骷髅果然反应迟钝!

当!长剑此在骷髅胫骨之上,顿时爆发出一阵金铁交鸣之声,锋利的剑尖竟然崩碎,而那颈骨竟然仅仅出现一丝伤痕,风啸天脸色大变,这哪里还是寻常骨头,分明是金刚铁骨,更让风啸天惊骇是在他刺中骷髅的瞬间,他分明看到骷髅瞳孔之中闪过一丝戏谑之色,风啸天心底一突,一阵寒意涌上心头,左脚全力踢向骷髅左腿关节,借势后退。

风啸天临危应变,这一脚足有百钧之力,骷髅左腿应声而断,但是骷髅竟然单腿撑地,反刺胸口那一道再快一分,风啸天反手将长剑护在胸口。

哗啦,长剑应声而断,而风啸天也趁机堪堪避过骷髅反刺一刀,若是在慢上一分,恐怕会落个身首异处的下场!风啸天心底大骂,那些异界小说骗死人不偿命啊,谁说骷髅等级最低,反应迟钝,不堪一击,有本事自己过来试试!

风啸天堪堪站定,凝重的盯着骷髅,不敢有丝毫大意,虽然一个回合踢断骷髅一条腿,但是长剑破碎,这具骷髅的实力仅比他低出一分,但是占据神兵之力,算起来风啸天反而输了一筹!

风啸天双目微闭,丝丝寒光透眼而出,作势欲逃,骷骷髅果然中计,单腿蹬地单刀直刺风啸天背心,丝丝寒意激的风啸天汗毛倒竖,带寒意即将透体而入的刹那,风啸天反手将半截断剑甩向骷髅的眼眶,这也是风啸天一次豪赌,赌那些骷髅的弱点就是眼眶内部的鬼火!

“噶!”骷髅一声怪啸,左手盾牌连忙护在眼前,右手长刀偏离三分,劈向风啸天右臂!

风啸天钢牙一咬,空手套白刃,双手夹住长刀刀身,双脚连环踢向盾牌!

轰!

骷髅右手倒退数步,怪啸阵阵,长刀反转割向风啸天手腕,鲜血飞溅!

“撕!”风啸天倒抽一口凉气,左臂被划开一道半尺长的口子,风啸天钢牙紧咬,强忍剧痛,双手抓向刀背,左脚踢向骷髅右腿关节。

咔嚓!

骷髅右腿应声而断,长刀脱手!

虽然长刀被夺,但是骷髅右掌拍地,左手持盾撞向风啸天!

风啸天头皮阵阵发麻,这还是一个骷髅吗,武技远超常人,招招狠辣以命搏命,显然生前乃是一兵王!

虽然心底敬佩其胆色,但是风啸天手上却丝毫不含糊,侧身手起刀落,硕大的骷髅头飞向半空。

刚刚松了一口气的风啸天,却不防被骷髅头重冲出一道暗影冲入体内,顿觉一股阴寒笼罩全身,风啸天一声大喝,一口阳气滚滚如浪将寒意震碎,但是眉心的刺痛并非消失。

风啸天刚欲再聚阳气震碎凶魂之际,突觉七大轮海一阵翻滚,一股精纯的力量注入识海!

“这?”风啸天模模糊糊捕捉到一道灵光,难道自己的肉体可以吞噬凶魂转化成魂力?搜遍记忆,也没有找到相关的信息,唯有下次在探寻究竟了!

谁知就在此时又是一阵咔嚓声从背后传来,风啸天嘴眼歪斜,自己可真是乌鸦嘴,心地咒骂连连,紧紧盯住声响之处,准备在其还没有完全钻出地面之时,一举将其击杀,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只听周身方圆十丈之内,尽是咔嚓咔嚓的声音,风啸天顿时头皮发麻,一个骷髅就够自己受得了,这一来就是一群,现在不跑那不是找虐吗!

风啸天愤恨的瞪了一眼声响之处,心底暗骂:“老子会回来的!”随即找准一个枯骨稀疏的方向冲了出去。

刚刚狂奔出数十丈,就听背后传来一阵阵弓弦破空之声,风啸天赶紧向左侧跃出一丈开外,就在其跳开的瞬间,三根骨箭便钉在远处。

风啸天暗擦一头冷汗,呈之字形向前逃遁,却不曾发现那些骷髅稀稀拉拉的射了几件之后,畏惧的看了一眼风啸天逃跑的方向,仿佛前方有着一个极端恐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