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 连载中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红豆包 主角:暮润傅云辰

抖音小说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主角暮润傅云辰最后结局小说全文免费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小说介绍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由红豆包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良心古代言情著作,内容不拖泥带水,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暮润傅云辰所吸引,小说描述了:自打见过了新娘子的‘成色’,土匪们也没了戏弄她的心思,一路快行,没多久就到了固县的城门口。……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小说试读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过来曹家吃喜筵的客人,陆陆续续的走了。

新房里,暮润把面吃完后,坐在床上,那股若有若无的腥臭味被葱花面香的味道遮掩,一时间也闻不到了。

她看着紧闭的房门,竖耳听了一会儿外面的动静,好像前院的喜筵已经散了,那些酬酢的热闹声渐渐消停。

除了那个叫红米的小丫头,再没有人来过她这里。整个婚礼最该出现的新郎,也一直未出现,这婚结的除了过于简略,着实还透着点儿诡异,再思及红米和另一个丫鬟的话……蓦地,后背发寒。

就在暮润陷入自己的思绪里时,她身后方贴着大红喜字的墙上,一个绿豆大小,毫不起眼的小洞眼儿里,突然冒出来一支正在燃烧的香……

那香并没有味道,只要暮润不回头,绝对察觉不到。

片刻后,暮润抬手揉了揉额心,觉得脑袋有点儿晕,便倚着床柱,想合合眼小憩一会儿,没想到这一合眼,就倒在了喜床上,人事不醒。

暮润躺倒后,那根燃烧的香,也收了回去。

很快,整面墙动了……

惊然墙后出现了一条通往地下的密道!

暮润闻到的那股若有若无的腥臭味,自密道里完全没有任何遮掩的散发出来,浓郁的令人作呕。

有脚步声从密道里传出……没一会儿,两个穿着道服的年轻男子从里面出来。

他们一个抬胳膊一个抬腿,把暮润抬进了密道里。

就在他们进去后,墙又恢复原状。此时整个喜房内,除了没了新娘子,一切都保持原样,静的诡异!

密道的尽头,是一个两间房大小的密室,密室的墙上,挂了一圈油灯,灯火跳动着,给这一方密地,更添寒瘆。

暮润被放在密室中央的圆形白玉石台上,身上的红色新娘衣服,在白玉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扎眼。

那两个年轻道士摆放好暮润,就从一道石门出去了。

没多久,一个身材雍胖双目浑浊的老头,和一个颧骨很高,鬓发斑白,双目如蛇阴冷的道士进来。

二人看着躺在石台上的暮润。

老头问道士:“勾伏天师,可否开始了?”

道士掐指一算,点头:“麻烦曹老爷请令郎出来。”

曹老爷立刻移动自己雍胖的身体,走到密室墙前,扭动了一下墙上的烛台。

另一间密室在墙壁的轰隆隆移动下,慢慢出现。

同时,这间密室里散发出的腥恶臭味更浓。曹老爷仿佛没有嗅觉一样,浑浊的老眼直勾勾的盯着里面。

这个密室里摆放了许多冰,令这里的温度极低,还有一个和暮润躺着的一模一样的白玉石台。

上面也躺着一个人,是一个年轻男人。他穿着大红的新郎喜袍,一张栩栩如生的年轻脸庞,仿佛睡着了。但是脖子以下的尸斑,还是暴露出他早已经是一具死尸!

曹老爷老眼流下两行浑浊的泪,哀声唤道:“我的儿……”

惧然,这个死人是曹老爷的儿子曹少爷,也是辛莲要嫁的新郎!

勾伏天师看着曹老爷父子,从自己的袖兜里,偷偷掏出一枚丹药服下。

曹老爷不知道道士的小动作,顾自伤心了好一会儿,才擦着眼泪,从冷冰冰的密室里出来。

那两个年轻道士又回来了,带着一些做法事的物品,有金木法剑、五色令旗、木鱼、香炉、三清铃、招魂幡、无量天尊令牌等等。

勾伏天师对曹老爷道:“这起死回生术,乃是天地禁术,有违六道轮回,贫道施此法,也是以折寿三十年为代价,但此术到底能否真的召回令郎,也是五五之数,还望曹老爷明白。”

“是,有劳天师。”曹老爷从宽大的袖子里,掏出一沓银票奉呈给勾伏天师。

勾伏天师点点头,接过银票大略看了一眼,然后揣进了怀兜里。

两个年轻道士把曹少爷冰冷僵硬的尸体抬到暮润的旁边,然后关上密室门,封上所有缝隙,令密室与外面完全隔绝。

勾伏天师先点燃了三根红色的香,看着香烟在密室里渐渐萦绕,又从袖子里掏出一瓶贴着回春露的玉瓶,递给曹老爷,“把这个喂给新娘,再用这把贴着符纸的剪刀,剪去令郎的衣服,要**。”

曹老爷立刻应了。先给暮润灌下回春露,然后剪去曹少爷的衣服。

等剪刀剪曹少爷的亵裤时,曹老爷看着那处仍支棱着帐篷,长叹道:“吾儿哪里都好,特别是这处。”

勾伏天师走过来,也看着那地方,“能否起死回生,就看令郎这活物,可否破了新娘的身。”

“这……如果没有呢?”

勾伏天师看了眼已经差不多烧了一半的红香,“那就要你这个父亲,亲自上去帮他一帮!”

一听自己可能要和这个儿媳妇行‘扒灰’之事,曹老爷的老脸,突然兴奋了起来!

全是肥肉的老脸,止不住的颤动着,“好好!有劳天师,这就开始做法吧。”

勾伏天师瞧着满脸激动的曹老爷,从袖子里掏出一把符纸,就着墙上的灯火,开始一张一张的烧,纸灰撒的整个密室都是……

曹老爷的老脸越来越红,眼中时而透出控制不住的欲念,瞅着暮润就像是瞅着一盘美味佳肴。

三支红香燃烧殆尽,勾伏天师拿着金木法剑,开始又蹦又跳,嘴里念念有词……

与此同时,曹家的后门打开,十几个穿着夜行衣的蒙面人,进了曹家。他们见人就杀,手段狠辣凌厉,往往被杀的人,只能发出一声惊恐的呜咽,就身首分离……

整个曹家,充斥着血肉被利刃割开的血红寒光,直至屠杀殆尽!

密室外,两个年轻的道士也躺在了血泊了,他们双目偾张满面惊恐的看向杀死他们的人。

那是一个高大颀瘦的男人,修长的手指握着一把正在滴血的漆黑长刀,身上穿着鲜血染就的红色氅袍,胸膛大开,露出一片冷白紧致的肌肤,其上还有数点血珠,宛如地狱的彼岸花,绽放在了他的胸口……冶艳邪魅又惊怖鬼魅!

男人一头过腰的漆黑长发未束,大半散在背后,几缕略在身前,挡住了半张侧脸,堪堪露出的部分下颚线,精致若画。薄薄的嫣红嘴唇抿成一条直线,透出森冷刻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