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生财 连载中

步步生财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钓人的鱼 主角:惠连升裴海棠

钓人的鱼写的小说《步步生财》惠连升裴海棠全文阅读

《步步生财》小说介绍

最近非常火的小说步步生财讲述了惠连升裴海棠之间一系列的故事,大神作者钓人的鱼对内容描写跌宕起伏,故事情节为这部作品增色不少,主要讲了:但是她也立刻感觉到,这不是亲吻,这是舔玩,是侵犯,是玩浓,是糟蹋,虽然动作是类似,但是其意义却有着天壤之别…………

《步步生财》小说试读

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范慧云确实是在帮他。

但是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任何人的靠近都有目的性,惠连升还没自信到别人可以无偿帮他,所以他想知道自己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有些人能帮你,也能要你的命,这个时候帮你的恩人,在下一秒收割的时候,镰刀可谓毫不留情。

范慧云闻言,笑的让人迷醉,而且当她伏下身体的时候,她伟岸的身姿好像会隐藏一般,对人毫无压力。

所以,此刻,她蹲在惠连升面前,两人几乎是平视的,她闻言,伸手捏住了惠连升的腮帮子,虽然只是那么轻轻一捏,可是这里面蕴含的味道就足够了。

这个动作暧昧至极,不是对你有意思,绝对不会这么做。

“这个饭店不是我的,我只是一个看门的,老板为了安全,饭店由我经营,钱也是我存着,但是人家什么时候要,我都得交出去。”范慧云淡淡地说道。

“所以呢?”惠连升皱眉问道。

“所以,我帮你收拾那对**,你帮我把这笔钱花出去,有了收益,我们对半分,怎么样?”范慧云低声问道。

“明白了,你是想用这笔钱为自己生蛋,对吧,可是对方要是知道了怎么办?这饭店的老板是谁啊?”惠连升问道。

“你猜呢?这镇上的人基本都知道,镇政府的接待都安排在这里,但是镇政府却从来不欠饭店一分钱,中午吃饭,晚上就把钱送回来。”范慧云站起来,看着不远处的镇政府,说道。

“这么说,这老板是镇上的领导?”惠连升问道。

“没错,你知道仇康宁是谁吧?”范慧云回头看了一眼惠连升,问道。

“仇书记?”惠连升有些惊讶,又有些意料中地问道。

能让镇政府的人吃饭不欠钱,那也只有镇上的一二把手了,党委书记就叫仇康宁,这就对上了,他的饭店,谁敢欠钱?

“没错,就是他,既然想让你帮我,我就得给你交个底,我父亲死后,拆迁办是给了一部分钱,但是这部分钱一直都握在拆迁办没下来,那时候仇康宁是那个项目的拆迁办负责人,所以,我天天去找,后来实在是没办法了,求到了他头上,结果,钱是给了,我也成了他的情人……”

如果范慧云不说这些事,怕是没人知道她还有这个经历,也没人知道这个饭店真的是仇康宁的,主要是仇康宁打过招呼,镇上的招待都定在了范慧云的饭店,而且仇康宁还特意打了招呼,不许欠钱。

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这就是仇书记的生财之道。

“他现在也时常来找你?”惠连升问道。

“很少了,女人嘛,总有玩腻的时候,我和他腻歪的时间早就过去了,他现在有新人了,而且还是不断地有新人,只是我成了他的摇钱树,但是这钱,他又不敢存到自己的账户上,也不敢拿出去花,只能是放在我这里,我也不敢拿到银行去存,搁在手里的都是现金,这还不算,他收的钱也都放在我这里,他对我倒是很好,只是我也知道,这都是看在钱的份上。”范慧云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存起来,要是数额大的话,可以谈利息……”

“那样太慢了,我也会谈,要是这么简单,我就不找你了,而且这钱一旦到了银行,很不自由,他也不让我把钱放到银行去,觉得那样太不安全了,而且收入那么多,还得缴税,这都是麻烦事”。范慧云重新坐回了自己的摇摇椅,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

“你不是在银行干过嘛,现在又去了镇政府,有这双层身份关系,你给我放出去,利息要高,还得可靠,但是你不能告诉任何人,这钱是从我这里出去的,有了收益,咱们一人一半,怎么样?”范慧云再次提到了分钱的比例。

不得不说,范慧云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很少有人会这么大方,而且也很少有人会把收益放在开始谈,其实这都是为了激发惠连升的兴趣,他要是不感兴趣,自己一分钱都难得到,每次去库房里看着那一箱子一箱子的钱,她都犯愁。

“合适的人多了,你干嘛找我啊?”惠连升并没有见利忘形,笑了笑问道。

“这还不简单吗?仇康宁是独山镇的书记,这镇上和他有关系的人多了去了,我要是把这钱拿出去放贷,不出一周他就会知道,到那个时候,我是什么下场,我自己都不知道,说白了吧,我还是挺怕他的。但是你不一样,我调查了你的背景,你和他没什么关系,甚至和其他人也没什么关系,你又是这样两个身份,没人怀疑你钱的来历,我相信,只要是给你足够的利益,你也不会卖了我,对吧?而且我问过了,你去镇上是姜茶和仇康宁的交易,我没说错吧?”范慧云问道。

惠连升心里暗想,你看的倒是真准,老子现在还缺钱呢。

“你家里还有五十万的外债没还呢,你不是不缺钱,只是找不到赚钱的门道,再说了,我还得要一个能把钱放出去还得要回来的人才行,你就是我要找的人,但即使这样,我还是小心翼翼的试探了这么久,所以,你我是各取所需,你需要我,我也需要你,这不是绝配是什么?”范慧云微笑着问道。

“我父母就是因高利贷死的,你让我去放高利贷?咋想的?”惠连升不悦地问道。

“高利贷这种事,也不纯粹是坏事,就看你怎么处理,方式不同,结果当然不同,徐秀英和陈大强一开始就憋着坏呢,你们家就算是凑钱把高利贷还了,他们还是会想其他办法搞你们,这是必然的。”范慧云说道。

不得不说,惠连升还真是被她说服了。

范慧云看到惠连升低头不语,再次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这次没有蹲着,而是站着,俯视着他。

下一刻,她双手抱住了惠连升的头,将其按在自己的小腹处,惠连升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这香味很像是洗衣液的味道,可是又比洗衣液的味道淡了很多。

“你我都是一样命运的人,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我们互相帮对方,这不好吗?”声音温柔,恬淡,仿佛这声音是从天际传来,一点点敲击着惠连升的耳膜,不由得他不答应。

语言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范慧云手的触感非常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