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妃传 连载中

南妃传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叶阿凉 主角:南九心刘玄朗

南妃传小说_南妃传小说结局阅读

《南妃传》小说介绍

南妃传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讲述了南九心刘玄朗的故事,看了意犹未尽!内容主要讲述:屋内,青烟顺着风朝南九心飘了过去,被吸进了鼻子里,南九心猛的眼睛睁开,嗅了嗅空气里的香味,眉头紧皱,呵,竟然使用**。……

《南妃传》小说试读

第7章

空气里的气息渐渐变得诡异,刘玄钰却是眼里冒着精光,显得异常激动,道:“哎呀,哥,咱们多久没有练手了?这会儿来了这么多可以练手的,我......”

刘玄钰话还未说完,突然一道劲风袭来,刘玄钰猛的一躲,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是其中一个黑衣人对着她放暗箭,刘玄钰当即脸色一冷,眸子里充满了肃杀,快速抽出腰间的佩剑就朝着黑衣人砍去。

南九心本想帮忙,却被刘玄朗一拦住,刘玄朗好整以暇的理了理衣裳,笑道:“我们解决这几个就可以了。”

说完,刘玄朗一个闪身就开始进攻,南九心见此,也加入了战斗,只见几人干脆利落的就干掉了七八个黑衣人,剩下的几个黑衣人见势不妙,正打算逃走,却突然倒下,刘玄朗和刘玄钰不由得有些惊讶,而南九心却是一点都不惊讶,快步走到这几个黑衣人面前,看着喉咙处的毒针,南九心摇了摇头苦笑道:“这孩子,也不留个活口。”

“我擦?这谁啊?居然一瞬间杀死五个人!”刘玄钰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而刘玄朗看着若有所思南九心,眼眸里闪过一丝不解。

“这些人应该都是士兵,衣装打扮也是平川人,看起来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刺杀。”南九心拍了拍手说道,心里却是想到了一个人。

“呵,想必应该是我那姨母吧,她的兄长可是我平川的将军。”刘玄朗直言道,却也不足为惧,三人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便开始启程,但那暗中一针杀五人的幕后黑手却让刘玄朗很是好奇。

因着刚才的事情,南九心几人更加谨慎,但所幸一路无事。三人也很顺利就到了北城。

北城,是一个异常的存在,因为山高水远,他并不归附于大宋,哪怕是前朝,都无法征服北城,简直如同一根鱼刺卡在喉咙里,上不上下不下,让大宋的君主很是难受,不过这也如了南九心的意,要的,就是皇家的食不下咽!

南平客栈,北城最大的客栈。

南九心进了客房,却不着急洗漱,反而神情有些冷冽,快步走到屏风前,很是熟练的转动了屏风旁的花瓶,只听“咔嚓”一声,屏风居然分成了两半,中间赫然出现一条密道,南九心闪身进了密道,屏风又自动合了起来。

顺着密道,南九心来到了南平客栈的后房,只见一个已经年过半百的男子站在那里,似乎已经等待许久,见着南九心来了,急忙行礼道:“听闻二公子突然来到北城,可是有何吩咐?”

“起身吧。”南九心抬了抬手,顺着凳子坐了下去,端起桌子上已经泡好的碧螺春,茶盖轻轻波动杯子里油绿的茶叶尖儿,轻咀了一口,看着眼前的林锦,这才抬眉道:“林叔,听闻流年阁最近有些动荡,大公子和三公子似乎交集频繁,你可探听出了什么?”

“回二公子,大公子和三公子似乎密谋着什么,十天前,大公子似乎派了些人手出去,至今未归,便一直毫无动静。”林锦回道,心里却是好奇这个时候,南九心怎么来了?

“十日前......…”南九心放下手里的茶杯,脸色渐渐变冷,道:“十日前,我从雪谷回到平川的路上曾经遭到了暗杀。”

“会不会......”林锦脸色一变,正欲说话,却被南九心抬手打断道。

“大公子和三公子再不济也是师父的儿子,我退出流年阁便是,以后不必唤我二公子了。”南九心掏出一块令牌,只见上面镌刻着“贰”字。

林锦接过令牌,却觉得有千斤重,这令牌可是流年阁身份的象征。

“二公子就这样放弃了吗?难道连这南平客栈也不要了吗?”林锦看着南九心,心里有些不甘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南平客栈不要了?”南九心眼神犀利的看着林锦,嘴角上扬道:“南平客栈,表面上是个客栈,实则是本公子的情报网,你觉得本公子会放弃么?”

南九心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流年阁是师父的心血,当年我也不过是为了报答师父,这才做了流年阁的二公子,现如今大公子和三公子对我步步紧逼,我也不想生起不必要的争端,你将此块令牌交于师父,并告知这是我的意思,日后流年阁与我无关。”

“是,还是二公子想的周到。”

“该改口了,叫南平公子吧。”南九心淡淡的说道。

“是,南平公子。”林锦低头道,心里却不由的佩服南九心,短短两年就将南平客栈打造成北城最大的客栈,还成立了一个情报网,对于流年阁的二公子尊位,也是说不要就不要,可真阔怀。

两人絮叨了几句,南九心看着时间不早了,就要回去,正好碰见了远在皇城的叶归飞鸽传书,林锦顺势给了南九心,南九心打开信条,眉头不由邹了起来。

“皇城的争斗还在继续,似乎有些不平静,据叶归所说,皇城那边有人来了北城,看来北城有些热闹了。”南九心低声笑道,说不出的妩媚,在林锦眼里,却是有些可怖。

“嗯,确实很热闹。”林锦附和道,南九心却是没有听见一般,径直走了出去。

刘玄钰都快敲破了南九心的房门,南九心这才开门,脸色有些不喜道:“你是要拆门么?”

“呸呸呸,我是来叫你去玩儿的,谁知道你半天不开门,我以为你发生了什么呢?”刘玄钰探头探脑,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拉着南九心的手说道:“走走走,我们去玩吧。”

因为马上就是三年一度的北城茶王大赛了,不少富家公子和小姐们不远万里而来。

公子们无非就是为了茶王大赛的那一盒精品的“王茶”和一睹众位小姐们的芳华,而小姐们却都是为了这风华绝代,如同谪仙下凡的北城城主北裘辞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