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靠扛大包赚钱养崽! 连载中

她靠扛大包赚钱养崽!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除夕猎户座 主角:陆冉冉陆微芒陆成阳

她靠扛大包赚钱养崽!小说(连载文)-陆冉冉陆微芒陆成阳无广告阅读

《她靠扛大包赚钱养崽!》小说介绍

书写得很好,有喜欢看书的书友们看看这本《她靠扛大包赚钱养崽!》,除夕猎户座把陆冉冉陆微芒陆成阳等人物写得淋漓尽致,堪称完美,主要讲的是:男孩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小的那个倒是机灵,二姐肯吃饭,应该是好些了,于是手脚麻利的端过来旁边小几上的一……

《她靠扛大包赚钱养崽!》小说试读

“阿姐我们就不能找个别的法子吗?非要在这里扛大包吗?”

成阳亦步亦趋的跟在陆微芒身后,一边给她扶着巨大的麻布袋,一边低头,想躲一下四周那些穿着麻布短打的苦力的目光。昨天阿姐信心百倍的带他们进城,不过一天下来,就沦落到这里了,陆成阳不由得感觉好像有些落空的感觉,虽然他也很心疼阿姐就是了。

“只有这里现做现结,先挣了今天的饭食再说。”

陆微芒单手扶着肩上几乎与她等高的麻布袋,里面装的全是没有脱壳的麦粒,少说也有一二百斤。总听三弟和小弟说自己天生神力,陆微芒起初不过是想试一下,谁知道扛起一个大包来,确实不是很吃力,就是麦粒通过麻布,硌的她肩膀有些**辣的疼。

四周那些人来人往搬运货物的苦力们见到陆微芒一个瘦弱小女孩儿确实扛起大包,不过略有吃力的往马车上搬运,都不自觉的停下脚步,刚才沸反盈天的看热闹起哄的声音,仿佛被掐住脖子的鸡,瞬间没有了声息。

刚才还嘲笑陆家三姐弟,陆微芒好说歹说才同意她试一下的管事文书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匆匆从座位上起身,跟到陆微芒身旁,上下打量这个不过到自己腰身一边高的瘦弱女娘。

“小女娘,别逞能啊,哪里还不能吃碗饭呢?你是本地人,只要有本地人作保,我保你进东翁家。只是做几年下人,待东翁任满你不想做就可以放你回家,不比在这里扛大包来的轻省吗?”

陆微芒扭头冲文书笑了一下,“谢谢大人好意,不过小女子天生神力,扛大包只是看着吃力,其实还好。”

说完又往前走几步,学着刚才看到的别人的动作,把一大麻袋麦粒扔进马车码放好。

不是陆微芒不想去做更轻省的工作,是她对这个世道没有基本的了解,稀里糊涂把自己卖身为奴,以后该怎么办,就由人不由己了,而且她还有两个弟弟,可不是一人吃饱就可以了。

陆微芒转身再往仓库去扛大包,被旁边的文书急忙拦住。

“哎呦我的姑奶奶,你没钱吃饭,我给你几文还不成吗?别去扛了。”

起初文书不过是想逗逗这个看起来细弱清秀的小女娘,谁知现在骑虎难下。东翁那里刚上任,如果被传出苛待平民的恶名,自己担待不起,说着就从袖口掏出几文钱,拉着小女娘,想往小女娘手里放。

陆微芒背过双手,不肯收,两个弟弟也跟在她身后,不去接文书递过来的钱。

“干活吃饭,天经地义。管事肯给我们姐弟三个机会,小女子已经感激不尽了。您放心,小女子不会给您带来困扰的,我能干的了才干,没有逞能,小女子还有弟弟要养呢。”

看着眼前细瘦的女孩干脆利落的拍拍袖子,仿佛自己刚才不过做了什么最平常不过是事一般淡定,文书有些傻眼,又有些钦佩。

把钱放回袖笼,站直身子不再阻拦小女娘,“好,既然你如此说,那我就一视同仁了,咱们是论包计数的,你做的少,等下结算工钱,可别埋怨我给的少。”

“我卖力气干活吃饭,您童叟无欺给钱,咱们清清爽爽,两不相欠!”

陆微芒大声承诺。

“好!”

“说得好!”

“咱们卖力气挣踏实钱,小女娘有志气!”

陆微芒的话,让四周停下脚步看稀奇的苦力以及人来人往的驻足看了不由得给她高声叫好。

“咱们县还有这等有志气的女娘,不容易。”

有摇头感叹的。

“谁说不是呢?拿麻袋能装两个她,就这人家也不叫苦不叫屈,不受施舍,有志气!”

有竖大拇指的。

“小女娘,你放心的,谁要是过后惦记你的钱,咱们一人一口吐沫也能淹死他。”

“就是…”

陆微芒不想自己扛大包惹来众人围观,团团抱拳想四周人行礼回应,就带着两个弟弟往仓库走去了。

成阳和长风,仿佛被夸的是自己一般,也不缩着身子了,站直身子跟在阿姐身后,颇有些趾高气昂,仿佛人们交口称赞议论的是自己一般。

正主当做平常一般又去扛大包去了,除了一些无事干的看热闹的,剩下的人各归各位,开始干起活儿来。

不过这群高大结实的苦力中,陆微芒细瘦的身影是如此显眼却又诡异的和谐。

繁忙的粮草库人来人往,不远处,有几人骑着高头大马,为首一人穿着皮甲,头发用玉冠高高束起,明明看起来年纪轻轻却又威严十足,仿佛天生有一种令人信服的雍容气质。

“霍将军,粮草这几日已经陆续到齐,间人后勤也招募妥当,只等几日后大军开拔,这次一定能将那些如老鼠般躲藏的贼匪一网打尽。”

战后匪患是影响国家安定的大毒瘤,但是往往大军过来,他们就如老鼠般躲藏起来,待大军过后又肆意虐杀百姓。

有时候两军交战可以约束战士不得伤及无辜,但是匪患却是屠村灭族之事屡有发生。

这次皇帝特意派足智多谋的霍将军过来,就是想用最小的代价,彻底杜绝匪患之祸。

霍将军轻“嗯”一声,就让身后跟随的众位辅臣偏将不敢多吭一句,只是跟在霍将军身后。

还是身旁的贴身护卫更加随意一些,顺着霍将军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了那个扛着麻包的小小身影。

“可惜了,天生神力又性情坚忍,要是个男童,可以收到身边好好**。”

刚才围观众人的话,他们也听到了,而且离得不远,居高临下,很轻易能发现那个小小的身影,是个细瘦清秀的小女孩。

本来稚童无分男女,所以陆微芒本来还想男扮女装来着,结果被两个弟弟嗤笑,明明差不多的衣服,也被管事一眼认出是小女娘,陆微芒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古代女子哪有出路,如果是男的,她可以上战场搏个前程,也可以努力读书,踏上仕途,但偏偏是女孩儿。

陆微芒也不怨天尤人,别人不行的,自己不一定不行,走一步算一步吧,这个时代要活下去都要努力,别的就衣食无忧的时候,再说吧。

“少主,程大将军还在向县大营等您的巡防结果和下一步行军计划,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

原来一行人轻装简行,是过来实地考察,好制定下一步计划。

霍将军虽然百战百胜,威名赫赫,但毕竟这是整个荆扬二州的剿匪行动,所以朝廷还派了大将军过来掠阵。简单来说,就是行动计划,打仗上阵杀敌都是霍将军,程大将军就仿佛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这也是陛下对于霍将军的爱重。打赢了加官晋爵,输了有人可以从后面帮一把分担压力。

“走吧。”

最后看了一眼小女娘,仿佛看到一滴滴汗水从她青白的脸顺着下颌汇聚到下巴,再一滴滴砸落在地。

“将军要是看不下去,可以给她些钱财,也算帮她一把。乱世之中,连个瘦弱的小女娘都要拼力生存。”

身旁的护卫看到将军的视线,说到。

“你适才没有看到听到吗?人家不用施舍,要靠自己。”

身边的护卫跟将军关系显然比较亲近,说话也比较随意。

“那是他们,将军您的身份赏下去,他们只有感恩戴德的份儿。”

霍将军打马,瞥了身旁的护卫一眼,“收起你那副嘴脸,不懂就别瞎说。”

这护卫被霍将军一眼定住,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却也不敢再乱出主意,只好把目光看向身旁的文士求助。

“这要是个男童,收在身边,他以后也算有了生存之本。但是偏偏是一个女娃,你一时给她财货,那以后呢?又不能一辈子接济。不如不去过多打扰,让她自己凭本事吃饭。人总要自己立起来的。”

文士感慨的话让护卫有些不服气,低声嘀咕,“女童怎么了?也可以收在身边啊,或者给她些钱,她总要过的容易些。”

陆微芒要是能听到这话,估计是再认可也没有了。不过,这会儿她正专心扛大包,并没有发现自己被这些人看在眼里。

夕阳西下,陆微芒拿着自己一天辛苦得来的二十五个大钱,准备带着两个弟弟去买吃的,她这会儿有些眼冒金星了,急需补充些食物进肚。

“那女娘!”

突然,身后有人喊,陆微芒扭过头。

“这里一天管两顿饭,你今天来的晚了,没赶上派饭,这些饼子你拿着,就当补给你的,明天要是还想来,就早些过来。”

看着眼前慈善的管事,和他递过来的饼,陆微芒双眼如泡在热水中一般,又暖又胀,忍住想要脱眶而出的眼泪,接过饼子,跟管事道谢。

“不用谢,这是你应得的。”

告别了管事,陆微芒带着两个弟弟往昨天找到的歇脚处走去。

这是一个大户人家的房檐后,如果下雨,可以贴墙站着躲雨。靠在被太阳晒得暖洋洋的青砖墙壁上,姐弟三个分着从管事手里接过的饼。

“阿姐,是麦子做的,真香!”

小弟跟着她走动一天,也累的不行,此时闻着手中的麦饼恶狠狠的吃着,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陆微芒被乐观的小弟感染,也跟着咬了一大口,“成阳,快吃啊。”

一边吃,一边招呼三弟也赶紧吃。

成阳到底比长风大一岁,看着一天下来,灰头土脸的姐姐,心里有些酸,“阿姐,这是你辛苦一天挣的,我舍不得吃。”

陆微芒拍拍三弟的头,“这世上谁不辛苦,跟我一起干活的人也很辛苦,虽然我比他们年纪小一点,确实天生神力,说不定比他们还容易些呢。快吃,饿一天了,再不吃,小心一会儿长风吃完了跟你磨,让你分他些。”

长风听到阿姐提到他,从埋头苦吃的状态回过神,冲两个哥姐笑一下,又埋头啃那个比他脸还大的麦饼。

成阳看了,跟阿姐相视一笑,也大口大口吃起来。

陆微芒拿出水囊,先让长风喝一口,再递给三弟,最后自己也喝一口,捧着手中的麦饼开始大吃起来。

待三人埋头吃了一会儿,缓解了肚中饥饿的感觉,这才歇口气,边吃边聊天。

橘色的阳光没有了中午的炙热,洒在身上只让人觉得温暖。

“阿姐,你明天还去吗?”

“去,今天做了一天,我觉得还能顶住。”

“太辛苦了。”

“没事儿,这里装卸粮草就这几天,等过几天攒些钱了,就不去了。到时候我们有钱,就可以另谋出路了。阿姐总不会让你们一直跟着我受苦的。”

“嗯,我们听阿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