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 连载中

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魅生 主角:江蓁蓁许怀瑾

江蓁蓁许怀瑾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全文无弹窗

《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小说介绍

由网络作家“魅生”所著的古代言情小说《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主角是江蓁蓁许怀瑾,小说正在连载中,本文剧情精彩纷呈,非常不错,更多精彩章节,敬请期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个不小心,说错了话,惹恼了这个大反派,他会不会直接拧断她的脖子。越想越觉得性命堪忧…………

《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小说试读

这四个字,江蓁蓁险些脱口而出。


但她还是忍住了。


这里不是地狱,她手里没有武器,武力也都被封住了,不能太彪悍行事。


否则惨死在小说世界里,又没有完成任务,十五神官那个小智障一定会削弱她的魂魄,再次将她打入地狱。


她可是好不容易才将残魂复原的,绝不能功亏一篑。


江蓁蓁深吸了一口气,抬头又是柔柔弱弱的模样:“殿下你放心,不论什么时候,妾身都听你的。”


“那便好。”太子听到这话,心里仅存的一丝愧疚也没了,“你放心吧,孤会瞒着小微,遣人给你送点吃食过来,不会叫你在柴房饿一晚上的。”


那我可真是太谢谢你了!


谢谢你全家!


江蓁蓁想翻白眼,但忍住了:“谢殿下。”


想要让太子和秦微闹掰,彻底失去秦微这一大助力,得慢慢来,不能想着一口吃个大胖子。


太子对江蓁蓁的逆来顺受很满意,又哄了她两句,这才让人将她送到柴房去。


暗处那华服男子,摇晃了一下扇子,嘴角上扬:


“有意思。”


而后,消失在了暗处。


……


柴房霉气很重,脏乱差自不必说,就连侍卫都不太乐意走进去,只在门口做了个请的姿势:


“太子妃,请。”


江蓁蓁倒是没太在意。


好歹也是从地狱走出来的人,什么恶心的地方她没有待过?


就这,完全是小意思。


江蓁蓁大摇大摆地走进柴房,突然脚下像是踩到了什么似的,只听‘吱’一声。


原来是一只小老鼠。


门外的侍卫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要是他们自己踩到,怕是都会一惊,更别说娇生惯养的江蓁蓁了。


她怕是会被吓得魂飞魄散。


侍卫们正要进屋帮江蓁蓁,就见江蓁蓁一脚将脚下的老鼠踹了出去。


“跟我抢地盘?你算老几?”


侍卫:“???”


他们的太子妃,不是向来柔弱不能自理吗?


太子还算是信守承诺,她刚进柴房不久,就有人送饭来了。


还有人好心地端来了板凳和椅子。


小桃跟在送饭的人后面,抱着一堆棉被,眼眶都红了:“太子妃,您怎么能住这样的地方?”


屋子里的霉气叫小桃有些受不住,眼泪啪嗒啪嗒地就往下掉:“太子妃,你多少还是吃两口,千万要紧着自己的身子啊……”


话还没说完,就见江蓁蓁美滋滋地吃完了一只鸡腿。


小桃:“……”


旁观江蓁蓁吃完一整只鸡后,小桃神色恍惚的嘱咐江蓁蓁晚上要盖好被子,随即依依不舍的被人拉走了。


‘啪嗒’一声,门被重重锁上。


江蓁蓁环视一周,眉毛上挑。


太子敢让她住柴房,那就要做好柴房被烧的打算!


很快,江蓁蓁找来粗的大棍子和枯草,开始钻木取火。


“你想烧了这地方?”屋梁上传来的调侃声,把江蓁蓁吓了一跳。


她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华服,手执纸扇,长得极好看的年轻男子坐在房梁上。


江蓁蓁也算是阅人无数,但这样好看的男子,还是极少见的。


不确定对方来意,江蓁蓁只能干笑两声:“怎么会呢,我只是想生火取暖而已。”


许怀瑾从房梁上飞下来,用扇子敲了一下江蓁蓁的脑袋:“现在是三伏天。”


就算是光着身子在外头走一圈,也能出一身的汗。


这样的大热天,生火取暖?


当他傻子呢?


但江蓁蓁还真是把他当傻子唬:“我与寻常人不一样,越热的天我就越冷,所以才要取暖。”


许怀瑾瞥了一眼江蓁蓁额头上的细汗,失笑。


不过这小姑娘在看到他一个陌生男子后,竟一点不慌张也不疑惑,实在是过于镇定。


许怀瑾正奇怪呢,就见江蓁蓁慢慢往房门口移。


大约是确定自己安全了,江蓁蓁才大喝一声:“来人啊!有刺客啊!”


许怀瑾就是想捂住她的嘴巴都来不及。


好在,门外的侍卫以及暗卫,早就被他打晕了。


“好了,不用喊了,门外没人。”许怀瑾随意地坐下,“想不到你警惕性还不错。”


连暗卫都被收拾干净了?


江蓁蓁赔笑:“我也不是怀疑你是坏人,只是这大晚上的,你出现在这里,实在是不合适。”


“那你大半夜想烧柴房,就合适了?”许怀瑾笑,“若是皇兄知道你这心思,怕是又要厌恶你几分。”


皇……皇兄?


江蓁蓁脑海里闪过很多皇子,但最后只落在了一个皇子的头上。


“你是九殿下?”


许怀瑾瞥了她一眼:“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当然是因为,在所有皇子里,会干这种爬人房梁的事情,只有九皇子一人。


他可是原文中最大的恶毒反派。


恶毒女配见大反派,惺惺相惜之情油然而生。


江蓁蓁看他都顺眼了不少,满脸堆笑:“当然是因为在所有殿下中,只有九殿下生得如此一表人才、气宇不凡、风流倜傥……”


“说实话。”


江蓁蓁顿了一下:“你确定你想听?”


许怀瑾嘴角一抽。


江蓁蓁也懒得继续装了,自然地坐在许怀瑾旁边,继续钻木取火:“九殿下今晚前来,应该不是为了跟我唠嗑的吧?”


“你觉得我是为何而来?”


当然是为了她而来。


准确来说,是为了她爹而来。


丞相手里的权利,可是一口肥肉,谁都想上来咬一口。


许怀瑾这个恶毒大反派,一直监视着东宫,见她如此被欺辱,当然想来示好,顺便寻求合作。


在原文中,许怀瑾也是这样做的,奈何原主一心只有太子,根本劝不动心,许怀瑾只能放弃。


对于这些隐蔽的事情,江蓁蓁当然:“不知道。”


看着江蓁蓁的脸,许怀瑾却觉得,她什么都知道。


“江蓁蓁,你爹那么疼你,你若是想要什么,想帮什么人,你爹应该不会拒绝吧?”


江蓁蓁当然很愿意和许怀瑾合作。


让反派好过,那就是让太子不好过,美滋滋。


但她觉得应该自抬身价,于是挺了挺背脊:“我凭什么帮你?我帮了你,对我来说,能有什么好处?”


许怀瑾笑得恶劣:“好处当然是有的,但你若是不帮我,今晚我就将你烧死在这里,堂堂丞相千金,死在东宫,我想你爹应该也不会放过太子吧?”


进退,他都能得到好处。


江蓁蓁:“……”


同是恶毒人,相煎何太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