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 连载中

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魅生 主角:江蓁蓁许怀瑾

知乎小说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主角是江蓁蓁许怀瑾全文阅读

《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小说介绍

魅生极具东方思想的优美文字写《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这本书,让人心潮澎湃的传奇,绝不比其他古代言情类型小说的逊色,主角是江蓁蓁许怀瑾,小说精选:三公主自己也没想到:“你怎么可能闪得开?”她的武功可不低,又是突然发难,别说江蓁蓁了,就是一个武功高手来,也不一定能躲……

《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小说试读

任务者僵硬在原地,煞白一张脸,久久不敢动弹。


此刻,他脑海里闪过自己被江蓁蓁炸熟,咯嘣嚼来吃的画面。


泪不由得湿润了眼眶。


“江……江……”


任务者哆哆嗦嗦,硬是一个字都说不完整。


他也不想害怕的,可那是极乐崖崖主江蓁蓁的!


这人可不会管你是谁,想炸来吃就炸来吃,连阎王都护着,他敢惹个屁。


“放心吧,你看上去肉质也不鲜美,我是不会炸你的。”江蓁蓁恶趣味地说道,“你养胖一点,等你胖了,我还没离开这个任务世界的话,我再炸你。”


任务者吓得直接跌了下去,躲在佛像后,瑟瑟发抖。


他抖得太厉害了,震得佛像都动了动。


“显灵了!佛祖显灵了!”


不知谁喊了一声,旁边的人便立马蜂拥而至,跪在地上拼命祈福。


江蓁蓁则起身,弹了弹裙摆上的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当许怀瑾找到江蓁蓁时,她正倚靠在柱子上,嘴里叼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捡来的草,正悠哉悠哉地摇晃着。


即使隔着面具,他也能瞧见她眼底的狡黠。


许怀瑾失笑,上前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什么时候出来的,怎么也不叫我一声?”


“唔,他们说佛祖显灵了,我想你应该会多祈祷一会儿。”江蓁蓁吐出嘴里的草,“所以就没叫你。”


许怀瑾领着她下山:“你许的什么愿?”


江蓁蓁张嘴就胡诌:“我希望你能心想事成。”


她以前胡诌过太多次,所以胡诌起来,显得相当自然。


于是在许怀瑾听来,便显得真诚不已。


他心里一咯噔,呼吸稍显急促了些:“你就没为你自己祈福?”


“有呀。”


“你祈福了什么?”


江蓁蓁立马摆手:“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许怀瑾:“……”


我是真的会谢。


许怀瑾心里的感动消散一空,他买了两个河灯:“老板,多少钱?”


“二十文。”


许怀瑾刚付钱,就见江蓁蓁将一荷花样式的河灯抱在怀里,荷花河灯的灯映在她脸上,衬得她脸红扑扑的,十分可爱。


“这河灯真漂亮。”


许怀瑾回神,有几分不自然的移开视线:“你喜欢?”


“嗯,喜欢。”


隔着面具,他都能感觉到她在笑。


许怀瑾也跟着笑了:“那走吧,紧紧跟着我,别走散了。”


山下的人比山上多,确实容易走散。


但江蓁蓁就不是个会在意这种事情的人,于是还是乐呵呵地吃着糯米糕往河边走。


结果,一转身,许怀瑾就走丢了。


江蓁蓁扶额,许怀瑾都多大个人了,居然还能走丢。


她抬头环视满街灯笼,刚要找人,眼前就闪过一个模糊的画面,画面中的人,却异常清晰。


那人长得极为俊秀,正对她笑:“蓁蓁,你总能找到我的,对不对?”


江蓁蓁眼底瞬间冷了下来。


许怀瑾走丢就走丢吧,谁爱找谁找,否则她是懒得找。


街上十分热闹,江蓁蓁凑到花楼下,美滋滋地吃着糯米糕,津津有味地看人解谜,吟诗作对。


而此刻,许怀瑾正满目焦急地四处找人。


他哪里能知道,一个转身,江蓁蓁人就不见了。


该不会是遭人绑架了吧?


庙会时常会有孩子走丢,而后再找到,就是尸体了。


许怀瑾没由来的一阵害怕,他四处寻觅,焦急得正要唤出暗卫寻人时,余光突然瞥见,花楼下,江蓁蓁正捧着一堆礼物,被簇拥着,喜笑颜开地在解谜。


“姑娘,这灯谜,你还要解吗?”


江蓁蓁刚要应是,突然被人拎着衣领拽了起来。


“谁?!”


一回头,就对上了许怀瑾凉飕飕的眉眼。


因为没找对方,江蓁蓁多少有几分心虚:“那个,我其实想来找你的,但是吧,我……我对这里不熟,我怕连我也走丢了……”


许怀瑾:“……”


所以,她是觉得走丢的人是他吗?


见他不说话,江蓁蓁更心虚了:“我真没想丢下你……”


许怀瑾弹了弹她的脑袋:“以后若是走散了,就站在原地别动,我会去找你,知道了吗?”


江蓁蓁愣了一下。


这小子是觉得她是走丢的那个?


啧,自尊心真强。


她估摸着,人都这样挽尊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巴巴的点头:“你放心吧,我以后一定不乱走了。”


她抱着一堆战利品:“对了,我们不是要去放河灯吗?走吧……”


刚走没几步,她的手就被人牵住了。


那人温热的掌心包裹着她的手,叫她心里十分异样。


就,上一次碰到她手的鬼怪,好像是被她包粽子了吧?


那粽子味道还怪美味的。


牵着江蓁蓁柔若无骨的手,许怀瑾神色有几分不自然,但隔着面具,江蓁蓁瞧不出来,他便强装镇定:


“这样你就不会再走丢了。”


见江蓁蓁没抗拒,他轻轻松了口气,心满意足地牵着江蓁蓁去了河边。


放河灯的人很多,许怀瑾带着她走过一条小路,来到一个人少的河边。


“这地方你常来吗?”江蓁蓁跟在后面问道。


许怀瑾垂眸,松开她的手:“嗯,以前母妃还在的时候,每一年这个时候,都会带我来这里。”


母妃?


按照原文,许怀瑾这个大恶人的母妃,好像死得还挺早。


江蓁蓁没继续往下问,也蹲在一旁,慢吞吞地放着河灯。


“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要带你来这里吗?”


江蓁蓁点头:“因为今天这里有庙会。”


许怀瑾望着河面:“其实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


唔,放河灯是为了悼念亲人,难不成,今天是许怀瑾母妃的忌日?


啊这……这日子不是很好啊。


一个不小心,说错了话,惹恼了这个大反派,他会不会直接拧断她的脖子。


越想越觉得性命堪忧。


“你……你节哀……”


许怀瑾看向她,失笑:“你以为今天是我母妃的忌日?”


看来猜错了。


江蓁蓁干笑。


“其实,今日是我皇姐的忌日。”许怀瑾语调没什么起伏,“皇姐死得早,所以从前每一年,母妃都会带我来这里……赎罪。”


赎罪?


有……有秘密的气息。


大哥,这种皇家秘史,她其实并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