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 连载中

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魅生 主角:江蓁蓁许怀瑾

快手热文《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江蓁蓁许怀瑾小说推荐

《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小说介绍

作者“魅生”带着书名为《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的小说回归到大众视线中,主人公江蓁蓁许怀瑾身边发生的故事让人移不开目光,环环相扣的故事情节绝对不容错过,概述为: 即使是阅人无数的太子,此刻的心,也狠狠地跳动了一下。以至于往后许多年都忘不掉。殊不知,此……

《恶毒女配她干翻剧本》小说试读

以许怀瑾的视角,只见江蓁蓁逆光扑向他,他宛若一只从空中跃下的小猫,眉眼都像是圈上了光环,美得叫人心惊。


他心里咯噔一下,稳稳地将人接住。


小姑娘入怀,宛若一个暖洋洋的小暖宝,顷刻间,将他的心给填得满满的。


一股陌生的情愫,从心底慢悠悠地升了起来。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情愫,只知道,这一刻,他不想松开怀里的姑娘。


或许,不止是这一刻。


而事实证明,从今往后很多年,他也确实无法舍下她。


江蓁蓁呼吸略微急促。


许怀瑾以为她是紧张,于是故作淡定地拍了拍她的肩头:“怎么,是不是突然被本皇子给迷住了?”


他对自己的样貌,十分自信。


他确实有这个自信。


江蓁蓁可以说是相当艰难地扯出了一个微笑:“九殿下,你有没有发现,这窗口其实没那么大?”


“嗯?”许怀瑾没反应过来。


江蓁蓁继续道:“或许,你有没有看到,窗口旁,似乎支着一个小木棍?”


许怀瑾像是想到了什么,沉默了。


江蓁蓁:“再者,你有没有想到,这小木棍,其实可能是能伤人的?”


许怀瑾更沉默了。


江蓁蓁:“又或者,你在拉我出来的时候,有没有突然感觉到一股阻力,好像突然就拉不动了?”


特么的,老子腿上都勾出血来了,你还扯个屁?!


就特么硬扯。


敢情不是你的腿儿是吧?


若不是她身形灵活,反应得快,这条腿怕是都要废了。


许怀瑾一低头,就对上江蓁蓁燃着火焰的双眸。


他不由得虚咳两声:“我不知道……”


他力气大,就这一点阻力而已,他还以为是江蓁蓁重,想也没想就加大了力度。


谁成想……


“那你没事吧?”


江蓁蓁疼得只想杀人,脸色阴恻恻的:“你说呢?”


迟早有一天,她会将许怀瑾的腿割下来当刺身吃!


许怀瑾扶住她坐下,一眼就瞧见江蓁蓁带血的左腿,神色凝重了些许:“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你别动。”


要说就这点上,放在许怀瑾自己身上,他是根本不会在意的。


可伤在江蓁蓁身上。


所以,许怀瑾上药时,要多小心谨慎,就有多小心谨慎。


他自己都要被自己感动了。


江蓁蓁:“……”


大哥,你有没有想过,这伤是谁造成的?


你还敢自我感动?


您挺行啊!


江蓁蓁看着许怀瑾那副自我感动的模样,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下一次,要做什么提前说一声,要是再敢随随便便拽我,我扭断你的脖子行不行?”


许怀瑾:“……”


江丞相教出来的女儿,属实是有几分彪悍。


“好了,我给你用的是上好的药膏,过几日就能痊愈,不会留疤的。”


“嗯。”


包扎好后,江蓁蓁又爬回屋,换了一身衣裳,又爬了出去。


“接我一下。”


许怀瑾连忙扶住她。


两人离得太近,江蓁蓁身上的皂角气息扑入他的鼻息,叫他心神乱了一下。


江蓁蓁:“……”


大哥,老子卡在这里,你还发什么呆?


好在许怀瑾很快回神,将她扶了出来。


“你先前说要去哪儿来着?”


许怀瑾笑:“去了你就知道了。”


然后,他拽起江蓁蓁的衣领,就飞跃到墙上,飞檐走壁,很快便到了宫外。


他对自己的轻功相当自信:“怎么样?”


没有回声。


一低头,才发现江蓁蓁被衣领勒着脖子,脸色发紫,口吐白沫。


险些当场去了。


许怀瑾:“……江蓁蓁,你没事儿吧?你别吓我啊……”


江蓁蓁微笑。


大哥,原来你不是想谋杀啊。


见江蓁蓁没事,许怀瑾给她戴上了一个面具,领着她去了庙会。


“这是庙会么?”


“嗯,每年这个时候,都有人到这里祈福,听说很灵,所以我才专程带你来的。”


江蓁蓁点点头,映入眼帘,是挂满红灯笼热闹的街市,心情大好。


真是,许多年没来人间了。


两人戴着面具,穿梭在人群中,所有人都戴着面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别走散了。”许怀瑾牵住江蓁蓁的手。


江蓁蓁的手柔若无骨,许怀瑾只觉得手里牵着一团棉花,心里忍不住跳了跳。


可一回头,却发现江蓁蓁手里拿着肉串,美滋滋地吃着,满嘴流油。


许怀瑾嘴角一抽。


在江蓁蓁心里,他好像还比不上一串肉串。


两人顺着人群,吃喝玩乐,而后顺着上山,烧了几炷香。


“你是说,这地方很灵是吧?”江蓁蓁吞下最后一口肉串,眼神亮晶晶的。


许怀瑾笑着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想求什么?姻缘吗?”


“我都成亲了,求啥姻缘?”


许怀瑾脸色瞬间不太好看:“那你想求什么?”


江蓁蓁摆了摆手,没搭理他,而是十分虔诚地跪在佛像面前。


佛像之上,金光闪闪地坐着一个人。


他低头看着所有信徒,时不时露出和善的笑。


而后,只听下方的小姑娘十分虔诚地说道:“愿我能将空间天帝那个毛头小子,从椅子上拽下来,狠狠地揍一顿!”


“如果能顶替他的位置,那就再好不过。”


说得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佛像上的人险些没坐稳。


这里是空间,里面所有的神,其实都是空间里的任务者,只是任务工作不一样,江蓁蓁是恶毒女配任务组,而像佛像上坐着的,就是信仰任务组。


他们大致要做的,就是在小说世界里蹲着,聆听小说世界里人物的祈祷,时不时灵验几个,然后维持这个世界的一种平衡。


搁这儿工作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任务者,如此荒唐的祈祷。


也不知道是哪个组的,真不怕被神官穿小鞋吗?


任务者低头一看,突然瞥见那小姑娘身上的煞气,不由得怔了一下。


这煞气……似乎是从地狱里带出来的啊。


他正看着那小姑娘,那小姑娘突然抬头,四目相对。


江蓁蓁看到任务者之后,有点失望:“你管这里?”


看来她的祈祷没用了。


任务者尴尬笑笑:“不知同行是哪个任务者的啊?”


“恶毒女配任务组。”


“幸会幸会。”任务者十分客气,“听说你们哪个组,KPI不行,好多人都被炒了,说起来,你看上去是从地狱被提起来的?能从地狱被提为任务者,看来你实力很强啊。”


江蓁蓁摆摆手,一点不客气:“那是自然。”


任务者更客套了:“不知同行进地狱之前,是在哪儿过活?”


“极乐崖。”


任务者脸色瞬间变了:“极……极乐崖?!我听说你们崖主江蓁蓁,被关进地狱后,居然将地狱搅得翻天覆地,险些叫空间大乱,听说地狱里的魂魄,很多都被她炸来吃了……”


“算了算了,不说她了,想想都觉得害怕。”任务者有几分忌惮,不敢继续往下说:“对了,还没请教同行名字。”


江蓁蓁露出八颗大白牙:“我就是江蓁蓁。”


任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