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后,亿万总裁每天黏着我求哄 连载中

闪婚后,亿万总裁每天黏着我求哄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八千梦 主角:安然顾凌泽

《闪婚后,亿万总裁每天黏着我求哄》小说好看吗 安然顾凌泽最后结局如何

《闪婚后,亿万总裁每天黏着我求哄》小说介绍

《闪婚后,亿万总裁每天黏着我求哄》是八千梦创作的豪门总裁小说,主角安然顾凌泽在八千梦的笔下变得活灵活现,就好像置身其中一样,是一本值得阅读的豪门总裁小说,《闪婚后,亿万总裁每天黏着我求哄》讲的是:“难道我的身材就那么不值得你多看一眼吗?”安然往沙发的另外一侧挪动,紧张的心跳加快说……

《闪婚后,亿万总裁每天黏着我求哄》小说试读

“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袒护她。昨夜就她一个人陪着凌泽!”方初丹反驳。

“昨夜李医生交代佣人给我药帮他注射。”安然解释。

“安然你真是把你的无知当免死金牌吗?而且李医生绝对不可能让一个外人给凌泽注射药物!”方初丹指责。

苏菡芝的脸色顿时也变得难看起来!

“小然,你在没有弄清楚是什么药物之前千不该万不该给凌泽注入,这是最基本的原则问题。所以是哪个佣人你还记得吗?”苏菡芝就事论事的说道。

“奶奶,是我疏忽了!真的抱歉,那个佣人我记得。”安然压低了声音,她完全没想到在顾家竟然也有人敢借用她的手对顾凌泽下手。

“一句抱歉有用吗?做错了事情就要负责。妈,你说呢?”方初丹太了解苏菡芝,她相信这一次她也绝对不可能袒护她,毕竟关系到她最爱的孙子。

“事关生死,责任必究。小然我让你去认一下顾家的佣人,你若是能找出是谁给你的药,你的责任才能减轻。”苏菡芝做事向来公道,还是给安然最后机会。

安然抱着最后一线希望跟随她们来认人,但终究她没有认出那个人。

客厅里,一排排佣人有序的离开,气氛凝固到了极点。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方初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像审问犯人一样质问。

“药的确是我注射的,但有谁会愚蠢到杀人还留下证据?我是被人陷害的!”安然冷静为自己辩解。

“话虽如此,但有的人也许就会利用这种正常逻辑思维来替自己开脱。”方初丹铁了心认定是她。

“奶奶,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冤枉的。”安然向苏菡芝投去求助的目光,在顾家她唯一指望得上的就只有她了。

苏菡芝刚要开口,张姨匆匆拿着一个纸箱盒走了进来。

“老太太,夫人,这是回收废品的云奶奶那边搜出的快递纸箱盒,上面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收货地址是我们顾家。可是我们顾家向来是没人网购的。”

安然一脸茫然的看向快递纸箱,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所以安然你最近有没有网购?拿出你的手机让我们检查!”方初丹走到她身边伸出了手。

安然立刻掏出手机递给了她,她印象自己也很久没有网购了,所以她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方初丹点开了她的网购记录,放大其中一个订单。

“你为什么在网上购买了这么多水合氯醛?你没记错的话你是卫校专业,你应该知道这液体有什么作用!”

安然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网购记录突然增加的这个购买信息,这下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没有购买,网购签收的这个时间我一直都跟顾凌泽在一起,我没有拿过任何快递。”安然铁定的说道。

“你慌什么?心虚吗?我们等李医生那边的结果才知道你到底给凌泽注入了什么药物。”方初丹说完立刻拨通了李煜的电话,她刻意开了免提。

除了人证,所有的物证都指向安然!顾凌泽体内确实有过量的水合氯醛!

“安然,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方初丹露出得意的神色。

安然回想她来到顾家发生的一切,从她被误认为佣人再到给顾凌泽注射药剂,这每一桩事明显有人背后操纵。

都说豪门是非多,今天她算是领教了但她绝对不做替罪羔羊。

“我是被冤枉的,从我踏入顾家开始就被有心人设计陷害。奶奶,你在顾家比我久,顾凌泽出事最大的受益者是谁你应该比我清楚。”安然微微咬牙,她绝对不会做这个替罪羔羊。

这句话像是截到了方初丹的痛处,她的眸光变得凌厉起来。

“我们顾家一直都是和和睦睦,又怎么会有人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倒是你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还想污蔑她人。”

安然红了眼眶看向苏菡芝,她目光再也没有了最初的慈祥。

“安然,奶奶很想相信你,但你得有证据。”苏菡芝失望的目光盯着安然。

安然委屈的垂下头,她嫁到顾家完全没有任何防备,谁知突然天降一个滔天的罪名给了她。除非现在顾凌泽突然醒来证明那一个时间点她从未出过门拿快递。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安然证实,有人给我的照片。妈你也先看一下!”方初丹将手中的照片递给了苏菡芝。

苏菡芝扫了一眼后气得狠狠的将照片丢在了桌上。

桌上的照片可以清楚的看到安然跟一个男子正在拥抱,照片上也清楚的显示着具体日跟时间,因为这天刚好是顾凌泽迎娶安然。

这下她可不单单是杀人的罪名,还被扣上红杏出墙的罪名了。

“安然,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苏菡芝气得声音颤抖。

安然连忙捡起桌上的照片看了一眼,她整个人顿时瘫软下来。

竟然有人**下了她跟赵混单在医院里拥抱的照片,更可怕的是她跟赵混单的的确确发生了关系。

“安然,你跟这个男的是什么关系?这个时候你已经是凌泽的未婚妻,如果你说他只是你的朋友,那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你应该明白?”方初丹这一次就是要置于她死地。

“是我没有处理好跟异性之间的关系。”安然承认了自己错误。

“所以之前安家那边说你是清白之身看来是个谜,老实交代你的第一次还在吗?”方初丹咄咄逼人的追问。

事实上关于这个问题身为长辈的苏菡芝比方初丹还介意,因为顾家人都清楚顾凌泽不近女色,所以自然也希望他的老婆是个清白之身。

“我配不上顾凌泽!”安然干脆承认,照片的出现无疑是让她罪加一等,她根本无力辩驳。

“好一个安然,当我们顾家的人好欺负是吗?妈,你看看这样的货色我们该怎么处理?”方初丹更是得意。

苏菡芝气得不停的咳嗽起来,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太大。

“对不起,这照片我没法解释清楚但顾凌泽我从来没有想过害他,至于照片上的人我跟他只有一面之缘。”安然的目光扫了一眼照片上的赵混单,心中满是无奈。压死她最后一根稻草的竟是他!

“妈,我建议马上让安然跟凌泽离婚,让她归还本该属于我们顾家的东西。若是凌泽这一次熬不下去,那她也要承担法律责任。”方初丹见苏菡芝不吭声主张道。

“这件事交给你处理了,也许我真的是老了看不清人了。”苏菡芝垂下浑浊的眸子直摇头站起身准备离开。

方初丹露出得意的笑容走到安然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手上的传家宝戒指。

“来人把安然抓起来,顺便把她手上的戒指摘下。”

“谁敢动我的老婆,是活腻了吗?”一个掷地有声的声音从门外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