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爷的错婚诱妻 连载中

九爷的错婚诱妻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程安安 主角:苏皖傅景行

苏皖傅景行主角的小说完结版《九爷的错婚诱妻》全集

《九爷的错婚诱妻》小说介绍

短篇言情小说《九爷的错婚诱妻》,是由作者“程安安”精心打造的,书中的关键角色是苏皖傅景行,详情介绍:傅老夫人松了一口气,对傅景行道:“在你雅苑的宅子里,你现在就过去吧。”*傅景行坐在雅苑私.宅的古风……

《九爷的错婚诱妻》小说试读

第12章

苏钟灵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满脸期待的看着岑桂兰:“妈,真的吗?可是......爸爸和爷爷他们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岑桂兰皱眉道:“我一个牌友的老公,听说是那位林总裁的手下,很得器重,今天我请了她,她说想办法把林总裁请过来,应该没问题。”

“我现在不说......是怕万一有什么变故。而且......也戳戳那小贱人的锐气!

再说了,我如果说出来,你其他几个堂姐妹如果动了心思怎么办?如果你真的到了林总裁的青睐,那才是在你爸和爷爷面前长脸啊!”

岑桂兰这么一说,苏钟灵才连连点头,抱着岑桂兰:“妈,还是你聪明!你对我最好了......”

岑桂兰笑了笑:“当然了,妈妈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当年你爸为了娶那小贱人的妈妈,拿到她的嫁妆,委屈我们母女,一直等那小贱人的妈死了,才把我们接近门。

外面多少人说我是狐狸精?我自然想要我的女儿扬眉吐气,更要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你!”

苏钟灵连连点头。

岑桂兰从柜子里拿出一套抹胸的高定镶钻礼服:“换上,今天一定要艳压群芳,苏皖嫁的那死瘸子就算来了,又如何?他是傅家的废人,哪里比得上林大总裁?”

傅景行在外人看来,不过是被京都傅家贬到北城老宅这边来的,名义上是修养,外人看来应该是弃子了。

这跟家世好、权利在手的林总裁,自然是无法相比!

苏钟灵看着岑桂兰取出来的衣服,是这一季杂志上的限量款,价值七位数!

自从苏万名的公司快破产后,还是第一次买那么贵的衣服!

*

苏皖上了小阁楼,逼仄的小阁楼,今天却格外的整洁清新,开阔的都能看到外面照射进来的阳光!

苏皖脸色微微一变,她之前住在这里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睡过的破床垫,她的行李箱、一些旧书,还有妈妈留给她的那个木箱以及里面的信物、照片,全都不见了!

放着的,是贴着角落放置的一些盒子和不用的旧物,整齐有序,没有一点属于她的东西!

别的也就算了,可是......妈妈留给她的遗物和照片,那是她的命根子!

一定是苏钟灵母女!

自己才嫁去傅家一天,她们就那么迫不及待把自己的东西扔了!

苏皖红着眼眶,下楼,嘭一声推开苏钟灵卧房的门!

苏钟灵刚换好衣服,两母女被苏皖推门的动静吓了一跳,纷纷皱眉古怪的看着她,满脸不悦。

“我的东西呢?”苏皖沉着脸,冷冷的睨着岑桂兰。

岑桂兰吓的直抚胸口,道:“一惊一乍的,你当真是没家教!”

说罢,根本不理苏皖,小心翼翼的给苏钟灵整理着衣服。

见苏皖冷冷站在门口没走,岑桂兰想着她这两年在苏家也一向唯唯诺诺,便没放在心上:

“你那些破烂我都丢了,你既然嫁人了,也不会回来住了,那些东西都发霉了,留着有什么用?你要的话,去后院的杂物房找找看,也许还有些没丢掉!”

看着苏钟灵身上华贵的礼服,苏皖冷笑:“我嫁人救苏家,却连一个拥有阁楼的资格都没有!你的女儿什么都不做,却能买那么奢华的礼服,兰姨,午夜梦回,你就不怕我妈妈的魂魄找你麻烦吗?”

“胡说八道什么?吓唬谁呢?滚出去!”岑桂兰被说的背脊发凉,忙推苏皖出门,将房门关上了。

岑桂兰跟苏皖的生母本事最要好的闺蜜,她极度苏皖生母的家世,当时不顾自己怀着身孕,让自己的未婚夫苏万名去勾引她。

千金小姐,没有感情经历,最怕缠郎,当时甜言蜜语一哄,就跟苏万名好了。

当时被苏皖外祖一家极力反对,苏万名哄着她带着苏皖外婆偷偷给的嫁妆跟她私奔!

后来苏皖外祖家的人气的跟她生母断了联系,苏万名见她生母没有利用价值,抛弃妻女,将岑桂兰母女接回来。

至此,苏皖母亲才知道真相,气的当场吐血,郁郁而终。

最后苏皖被小阿姨收养。

这些,苏皖并不是很清楚。

岑桂兰心虚,苏皖这么一说,她自然更愤怒。

苏皖红着眼睛去后院,听到她离去的脚步声,苏钟灵有些担忧的说道:“妈,要是爸爸发现生气了怎么办?”

岑桂兰冷哼一声,指了指自己的房间:“放心吧,她最重要的两样东西在我那儿,她不敢发脾气!”

苏钟灵笑了笑,再不管苏皖,两母女开始精心的化妆、配首饰。

立秋后的天还是很热,苏皖在后院的杂物房找了半天,也只看到几本破书和妈妈留给她的那个木匣子。

木匣子里空空如也,里面的照片和一对妈妈留给她的血玉耳坠消失不见了!

肯定是岑桂兰母女干的!

苏皖站起来,又生气又委屈。

这对母女,她一定要给她们一个教训,想办法拿回那些东西才是!

“皖皖,你怎么在这里?还满头大汗的?傅九爷呢?他怎么还不来?”正失神,苏万名走了过来,皱着眉头,不满的看着苏皖。

“我妈留给我的东西,都被岑桂兰让人丢了,我妈留给我的照片和遗物和都不见了!”苏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着苏万名。

希望这个男人,还有一点点的良知,有一点点愧疚之心!

看着苏皖那么冷漠的眼神,苏万名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冷道:“不见就不见了,你妈都死那么久了,有什么关系?”

苏皖面色愈冷!

苏万名意识到不妙:“苏皖,你别给我出什么幺蛾子!不然你那个病秧子弟弟就等着病死吧!不就是一些破照片首饰吗?你给谁摆脸色?我跟你说,我全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傅九爷来了,你马上给他打电话,问他到哪里了!”

傅景行纵然再不被傅家重视,那也是傅家的人,傅老夫人最心疼的幺子!

那可是傅家!

苏皖冷冷扫了苏万名一眼,本想告诉他,傅景行不会来了。

可是......这样,他们还不够丢脸。

她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