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爷的错婚诱妻 连载中

九爷的错婚诱妻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程安安 主角:苏皖傅景行

独家九爷的错婚诱妻全本大结局小说阅读

《九爷的错婚诱妻》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皖傅景行的短篇言情小说《九爷的错婚诱妻》,本书是由作者“程安安”创作编写,书中精彩内容是:岑桂兰话说的直白,一边说,一边将苏钟灵往傅景行面前推。苏钟灵故作羞涩,转头嗔了一声:“妈,……

《九爷的错婚诱妻》小说试读

第7章

夜幕降临。

吃过晚饭后,苏皖就开始紧张。

傅老夫人满脸喜气,虽然没办婚礼,可傅家到处都贴着喜字。

佣人们也都拿到了红包和喜糖,她一直在催促苏皖快些去洗澡休息。

“阿九的房间里,奶奶都让人给你准备了各种款式的睡衣,你今天晚上,可要加油哦!”

傅老夫人朝着苏皖挤眉弄眼。

苏皖微微叹了口气:“老夫人,我,我们要睡一间房吗?”

“当然了,你们都是夫妻了,肯定要睡一间房啊。我还等着早点抱重孙子呢。”傅老夫人笑了笑,盯着苏皖的肚子。

苏皖脸色爆红,心里也不安心。

看的出来傅老夫人是真心喜欢她,她现在怀着别人的孩子......多少有些内疚。

“还有,你应该改口叫我奶奶了,还叫老夫人?”傅老夫人笑着说道。

苏皖垂头,低声道:“奶奶......”

“唉,乖孩子!”

傅老夫人从盒子里取出一个手镯,递给苏皖:“这是给你见面礼,这个啊,是给你的改口费!”

说着,又塞给了苏皖一个大红包!

苏皖一脸感动,连连推辞:“不行,奶奶,无功不受禄,我不能要。”

“怎么不能要?你是我傅家的媳妇儿,这是最大的功劳,快去,快进去!”老夫人说着,把她推进了傅景行的房间。

屋子里有些黑,只开了两盏壁灯,窗帘也没拉开。

一进去,屋子里就有男人的气息,混合着一股熟悉的木质香气,让她不由蹙紧了眉头。

怎么回事?

这味道......为什么有种奇怪的熟悉感?

黑暗中,她有些辩不清楚方向,陌生的环境和气息,更让她不安。

“来了?”

忽然,一道男人沉冷的声音传来,下了她一跳。

她愣了一下,这声音......听起来好耳熟。

莫名的,让她觉得有些像那天晚上的男人。

只是......那晚太慌太害怕,又过去一个多月,她记得不大清楚。

况且,那晚的男人,也不可能是傅景行!

那晚的男人,身体很健康。

而傅景行,是个年老体衰又双腿残疾的男人,听说他还有怪癖,脾气很不好,杀人不眨眼......

苏皖莫名的有些害怕。

“你,你好。”苏皖哆哆嗦嗦的,说了那么一句话。

她努力朝那边的男人看去,却只见他坐在轮椅上,身影模糊,却也能看出来他很高,跟她想象中的枯槁的老男人似乎不太一样。

“过来!”

男人一手搭在轮椅的副手上,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淡声说了一句。

幽暗的灯光下,只能看到他一双幽暗的眼睛正在泛光。

苏皖吞了口唾沫,犹犹豫豫的走过去。

心里害怕极了!

越是走近,男人身上的气息就越发的强烈。

那种熟悉的感觉越是强烈。

“傅,傅先生,你,你好。我们是,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苏皖慢慢靠近,吞吞吐吐的说了那么一句话。

傅景行冷笑一声。

这个女人,还真是势力。

为了钱嫁给他这种残废,一见面就这样说,还真是心机!

“你是苏家的那个女儿?”

待苏皖在他面前站定,傅景行才清冷的问了一声。

“是,是我......”苏皖道。

“很好,知道自己的义务吗?”

傅景行似乎冷哼了一声,黑暗中,能够看出来他的手指格外的修长,略微撑着下巴,给她的感觉,压迫而又矜贵。

外界的传闻,是不是有什么偏差?

“义,义务?”苏皖吞吞吐吐的。

“妻子的义务,怎么?苏家人没跟你说么?”傅景行声音冰冷,听不出一丝起伏。

“我,我......”

苏皖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来。

“过来,帮我脱衣服,洗澡!”傅景行又冷冷道。

苏皖脸颊一下就红了。

倏然,傅景行忽然伸手捏住她的手腕往他的方向一拉!

苏皖没有防备,而且没想到傅景行的力气那么大,不由就朝着他身上扑去!

下一刻,苏皖整个人跌入他的怀里!

熟悉的气息,傅景行也闻到了。

脑海中......一下就想起那晚的女孩。

甜甜的沐浴露香气,像是一颗水分饱满的蜜瓜。

不似其他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反而无比清新。

如果不是今天见过了程安安,他甚至都要怀疑,面前这个苏皖就是那晚的女孩了。

他猛的推了一下她,伸手掐着她的脖子:“这么主动?怎么?伺候过很多男人吗?”

傅景行的话让苏皖又羞又怒:“傅先生,就算你是个病人,也麻烦你说话客气一些!你,你放开我。”

她脖子被掐着,说话吞吞吐吐的,带着些许窒息的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装模作样!”

傅景行冷哼一声,感觉她呼吸困难,松开她:“帮我洗澡,从此以后,伺候我衣食住行,就是你的任务。”

苏皖微微松了一口气,站起来咳了几声,适应了黑暗后,在昏黄的灯光下看到了开关,摸索着过去,啪一声,将房间的灯给打开了!

“傅先生,我......我一个人只怕扶不动你,能再叫一个佣人,啊——”

回头的瞬间,苏皖忽然大叫一声,目光落在傅景行的脸颊时,吓的连连后退,摔倒在地上!

房门外,正趴着偷听的傅老夫人听到这尖叫声,满意的点点头,悄悄挥手跟自己的女佣一起退了下去。

嘴里还念叨着:“抱重孙子有希望喽!”

卧房内,傅景行冷着脸睨着苏皖。

如果不是他克制着,此刻只怕忍不住站起来了!

居然......是她?!

这个不检点的女人!

那个前几天在医院碰到的,怀孕了说要打胎的女人!

怪不得,怪不得奶奶说她生理期,要过几天才能去孕检!

原来,她是在拖延时间?

所以,她的孩子已经打掉了,嫁到傅家来的,还是在肚子里?